|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七章一心(加更)

第二百五十七章一心(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7 03:44  字數:4085

>我低估了大家的熱情,可是趕鴨子上架了,我本身寫得慢大家別刻意等,我儘力的在寫,我也不說四十什麼的的,我豁出去了,這個月還不了下個月,不就是雙更三更嗎,不會食言,但保證數量相比我更要保證質量,所以晚了慢了請見諒。

齊悅一咬牙剛要說話,常雲成已經站出來。

「都滾出去!」他厲聲喝道,同時拔出一旁侍衛的腰刀。

伴著他拔出刀,身邊的侍衛也紛紛站出來拔刀。

日光下齊刷刷的刀閃著寒光。

「清場!如有不聽者!以亂民論之!」常雲成看著圍在院子里的百姓,慢慢的沉聲喝道。

亂民!那就意味著殺無赦!

百姓們面色青白。

人終於都退了出去。

「你瘋了!」齊悅驚訝的喊道,看著常雲成,「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萬一¨」

沒有解釋沒有保證沒有一句和善合理的話,就這樣拔刀相對,生硬的驅趕這些充滿質疑的人們,治好了什麼也好說,但萬一治不好,可想而知,會有什麼後果!

「那是我的事。」常雲成打斷她,背對著她,看著門外,「你去做你的事,其他的事跟你無關。」

「世子爺這也是為了母親,孝心可以理解。」周太醫百忙之中不忘說道,當然最主要的目的是提醒齊悅快點手術,萬一人死了,就沒得手術看了…

他只是為了母親嗎?當然不是….

齊悅看著這個男人的背影神情複雜。

「現在準備胸外緊急手術,目的拔出異物,修復受損。」她轉過身看向幾位弟子,「第一步全麻,劉江,從現在起你負責麻醉。」

被喚作劉江的弟子三十歲左右手上身上都是血,聞言渾身發抖,但他挺直胸膛大聲的應聲是,轉身在醫藥箱里將所有的麻藥都取出來。

「現在要準備炭火,再摘南瓜藤洗凈備用!」齊悅說道。

另有弟子應聲就去,炭火也是自備的,就是考慮到急救遇到各種狀況,隨著完善,急救車已經快要成為一個移動手術室了,除了沒有簡易房搭建。

「現在進行氣管切開手術目的取出氣管異物。」齊悅再次說道,伸手點著幾個弟子,「你,你,你們做我的助手,雖然你們沒有上過手術,但是每次你們都看了,現在你就是阿如,你就是張同。」

她說的是自然是各人的位置,說到這裡看向張同。

「大師兄從現在起,你就是小棺的位置。」她說道。

第一助手!第一助手!

張同應聲是。

「更衣,消毒!」他喊道。

周太醫看著弟子們利索的站到一邊,將身上的被污染的罩衫帽子頭罩手套一起摘下堆在一起,緊接著一個弟子捧著一瓷瓶在這些人身上噴洒,另一個弟子取出一疊發黃散發著藥味的布分發,大家擦拭手,直到手肘部位。

周太醫看的不錯眼珠,乾脆也站過去,伸著手。

「我也要。」他說道。

弟子一句話沒多說利索的給他噴洒,扔塊布,只不過罩衣沒他的份,因為兩場手術要更換衣裳,所以不能跟無關的人浪費。

這期間取來石灰燒酒的弟子已經在院子里開始場地消毒。

「為什麼做這些?」周太醫大聲的問。

不過沒人回答他。

這邊竹竿穿胸的傷者進行麻醉,那邊齊悅已經跪在地上面對謝氏開始手術了。

幸好她習慣將自己的藥箱帶著,不管是問診還是出急診急救,要不然想做手術也做不了。

消毒,局麻,執刀。

切了…

周太醫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冒出來,興奮的太陽穴鼓鼓的跳。

切了!

他心裡狂喊著,脖子啊!那是脖子啊!

「拉鉤側牽。」齊悅說道,提醒有些僵硬的張同。

「是。」張同顫聲說道,他自然也跪在地上,回想著棺材仔的樣子,用兩個鐵片仲向刀口處。

卻到底無法控制哆嗦,跟鈍性分離的齊悅的刀碰上。

齊悅下意識的就要抬手重重的打掉張同的手。

這在手術室,主刀醫生是會毫不猶豫做出的動作以及警告。

她生生的忍住,也沒說話騰出那隻觸診氣管的手做好牽引。

張同漲紅了臉,又是慚愧又是緊張的拉好。

「這這是氣管!!」周太醫在一旁忍不住喊道,指著隨著齊悅的切割分離暴露出來的氣管。

氣管啊!看啊!活人的氣管啊!

他幾乎想要大喊大叫!

齊悅夾起炭火里的鐵筷子止血。

周太醫再次喊起來。

活人啊!活人啊!救命啊!

好在只有這一個人叫,齊悅和弟子們都各自忙碌,如同沒聽到也沒看到。

一隻手捂住了周太醫的嘴。

「你,也滾出去。」常雲成低聲喝道。

周太醫總算知道為什麼這裡要被清場了,自己一個大夫還如此失態,要是那些百姓,那些血緣至親們看見了

非得炸了窩不可!

「諾不挪了¨」他看著常雲成嗚嗚的說話。

常雲成鬆開手。

「我不說了。」周太醫清楚的表達一下,並且自己伸手捂住嘴。

看到氣管了,齊悅拿著刀的手停下來。

她低頭看身邊放著的手術器械。

沒有氣管撐開鉗…

這鑷子也不知道夠不夠用¨

「你知道大概卡在哪個位置嗎?」她扭頭問道。

捂著嘴的周太醫忙放下手,沒有半點遲疑的點頭。

「這裡。」他也跪下來,伸手在謝氏的咽喉上指了下。

哈,哈,我碰到剝開的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