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五章危急(粉紅731)

第二百五十五章危急(粉紅731)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6 09:32  字數:4087

錯字可能顧不上了,等過了這段再改吧,我先去睡了,明日再繼續

************************

常雲成第一個向屋子裡衝去,謝老夫人緊接著進去。

屋子裡周太醫從床邊站起來,沖大家搖頭。

常雲成一腳跪在床邊。

「那,夫人的衣裳都準備好了現在換吧…」有個婆子下意識的說道。

這話說出來,被站得近的謝老夫人一個拐杖就打了過去。

看著那婆子跌坐在地上想哭又不敢哭,站在人後的周姨娘不由拍了拍心口。

幸好說著話的不是她…雖然她心裡已經在狂喊這句話了。

「死!死,死也要儘力了才死!」謝老夫人喃喃說道,攥緊了拐杖,猛地一頓,「山不來,我就去!來人,抬夫人,我們追她去。」

作為主人的定西候完全被忽視了,謝老夫人並謝大老爺指揮著人,雞飛狗跳的抬謝氏。

「侯爺,這樣折騰夫人,可怎麼好..」周姨娘擠過來站在定西候身邊,憂急說道,一面拿手帕擦淚,「夫人,要是半路上,或者在外邊咽了氣…那…那成何體統啊!」

定西候神情獃滯,看著滿院子的人亂鬨哄。

娘..

你怎麼就比這謝家的老夫人死的早了呢….

「侯爺。」周姨娘搖著他的胳膊,「齊月娘明顯是嫉恨夫人的,她不會治的,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巧就出外診了….送過去…被人家拒絕豈不是更丟臉…」

定西候被搖回過神。

他猛地甩手。

「她不是那種人!」他吼道。

周姨娘猝不及防跌退幾步,看著定西候神情驚訝。

她不是那種人?

他們,憑什麼都認為她不是那種人?!

她為什麼不能是那種人!!

三里台村裡。齊悅只覺得鼻子痒痒,她抬手背揉了下,手上滿是血。

這是她來這裡後見得最嚴重的一次創傷了。

院子里,傷者倒在地上,犁頭戳中了他的大腿,血流如注,不,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胸口。

犁頭上帶著的一根竹竿穿透了傷者的胸。

這場景慘烈之極。擠在院門外圍觀的人不斷是爆發出哭聲。

嚇得..

「師父,救不得了,救不得了..」就連幾個弟子也忍不住喃喃說道。

「閉嘴!」齊悅喝道,「什麼時候輪到你們說救不得!」

弟子們回過神,帶著幾分慚愧應聲是。繼續忙碌。

「師父,不行啊失血太多了。」一個弟子喊道,他的手上身上也染滿了血。

齊悅咬住下唇。

大出血,如果不補充血,根本就不可能存活了!

輸血!輸血!輸血!

她抬起頭,目光落在院中的瓜藤上。

「摘南瓜藤洗凈。」她喊道。

弟子不知道這是要做什麼,但緊急時候遵從師父已經是深入骨髓的理念。一個應聲是沖南瓜藤就去了。

「家屬。」齊悅又喊道。

院子里地上擠著的老老小小惶惶的看過來。

這是一個女人帶著從三歲到十歲的三個孩子,另有一個老婦已經暈倒在地上了。

「我需要血,你的孩子是既有可能最合適的,所以我要他們的血。」齊悅說道。

婦人面色慘白。伸手將三個孩子緊緊抱住,如同看妖魔鬼怪一般看著齊悅。

「不,不。」她搖頭顫聲說道。

「不,你別怕。只要一點點,對孩子沒有傷害。」齊悅忙解釋道。

婦人還是抱著孩子神情驚恐的搖頭。

「我的。用我的。」那昏迷的老婦醒來聽到了,就像這邊爬,「用我的,他是我兒子,用我的。」

時間緊迫來不及了。

齊悅不再理會這三人,直接沖她過去,為了方便她半跪在地上。

「針筒,輸液瓶。」她喊道。

一個弟子搬著藥箱衝過來。

消毒,針刺,抽血。

外邊的人群再次爆發出騷動,別說女人孩子了,就連男人們都嚇得面色蒼白。

這,這是,這真是前所未有的場景啊。

「南瓜藤好了。」那邊弟子喊道。

這邊齊悅抽取了兩針筒血,實在抽不出來了,那老婦驚嚇過度整個人已經僵硬了,齊悅可以肯定自己再抽下去老婦會被嚇死的。

以前他們急診都會帶著輸液器,只是曾經的三根管子已經報廢了一根,剩下的兩根更多時候要充作引流管,不再被帶出去了,因此緊急輸液輸液陷入困境。

所幸南瓜藤大小粗細跟管子相似,她飛快的將注入血的瓷瓶與其連接起來,接上針筒針頭倒掛。

這不過是幾眨眼的時刻,但齊悅似乎過了一輩子。

血從針頭中滴下來。

齊悅握拳發出一聲呼喝。

「師父,你不是說血型不對不能輸血嗎?會要命的?」張同問道。

「什麼事也沒有絕對。」齊悅說道,將針頭刺入傷者靜脈,自有弟子拿來支架掛住瓷瓶。

齊悅抬頭看著瓷瓶,南瓜藤管子隱隱可見紅色。

「輸血的歷史,在輸血發明的最初三百年,沒有血型吻合,甚至沒有血管吻合,奪去了很多人的性命,但儘管如此,也到底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她嘆氣說道,「所以,很多時候,治病就跟賭一樣。」

三百…三百年….

怎麼他從來沒聽說過?

看來莫非師父的師父真的是神仙般的人物?

拿這些技藝,都是來自海外仙山,在那裡自然不知春夏秋冬。

張同抬頭由南瓜藤做成的輸血器,不知道該露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