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四章作孽(粉紅711加更)

第二百五十四章作孽(粉紅711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6 09:32  字數:4288

這張標題太貼切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說,我寫錯了已經來不及了吧,我想說我原本是說四十已經來不及了吧

那麼,我豁出去了,我說了我就咽下去,絕不能掉在地上,但請大家體諒,我一天加不過來我慢慢加,我絕不會食言!!!!!

我!!豁出去了!!!順便大家可以去新浪微博上給我點燈了~

br/>

常雲成邁進門。

「怎麼樣?」定西候急忙忙問,一面往他身後看,沒有看到期盼的身影,頓時拉下臉,「沒用的東西!」

「她說她治不了。」常雲成說道。

定西候一腳踹在他身上。

「呸。」他啐道,「什麼治不了,人家不肯治。」

「她不是那種人!」常雲成回頭低聲吼道。

定西候被他吼的更沒好氣,再次抬腳踹。

「你吼什麼吼,你有什麼資格吼我!」他氣道,「要不是你們母子兩個自己作孽,哪有今天的事!」

常雲成垂在身側的手攥起。

定西候越說越氣。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怎麼會有今天!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齊月娘還是他定西候的兒媳婦,滿城的權貴人家都得對他恭敬有加!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哪裡會有今日,齊月娘榮耀一分,定西侯府就被羞辱一分!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定西候府怎麼會成為滿城人的笑話!

「都是你們!娶什麼左右夫人!看上人家什麼姑娘!這下好了!報應來了吧!」定西候吼聲罵道。

「都是他們?常榮!你說話要不要良心!」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外邊傳來。

定西候和常雲成都聞聲看去。

謝老夫人拄著拐疾步而來,攙扶的小丫頭都跟不上。

管家在身旁跑著。

「侯爺,謝老夫人來了…」他喊道。

廢話!我還沒瞎!定西候瞪了管家一眼。

「您老怎麼來了…」定西候說道。

謝老夫人將拐杖一頓。

「我又一個女兒要死在你們家,我難道不能來看看最後一眼嗎?」她喘氣說道。

「母親,你慢點。」謝大老爺跟過來。他人胖,走的越發氣喘吁吁。

「慢點,慢點你妹妹就又少了一個!」謝老夫人回頭罵道。

她說完又看常雲成,眼圈都紅了。

「我的兒」她哭道,向常雲成伸手。

常雲成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外祖母,你別急你的身子要緊…」他啞聲說道。

「我的這身子有什麼用啊!有什麼用啊!」謝老夫人大哭,「怎麼不讓我去死啊!怎麼死的不是我啊!」

謝大老爺汗顏。

「娘,妹妹還沒…什麼呢。」他忙低聲勸道。

謝老夫人啐了他一臉。

「早晚得被這常家害死!」她喊道。

曾經的記憶又跳出來。定西候只覺得雙耳嗡嗡響。

那時候還有母親在,她一個人抵住了幾乎掀了定西候府的謝家眾人,現在母親不在了,他…他會不會被謝家人生吃了?

當年謝家祖上跟著高祖打天下是專門負責哨探的,而且還是尖哨,那些哨探乾的最危險最緊張的事,人人都養成了怪癖,比如剝人頭皮,比如吃人

據說謝家祖上就是抓了韃子就挖心出來生吃的主….

定西候不由後退兩步。

看著定西候瞬時慘然的面容,謝大老爺有些於心不忍。這個妹夫是蠢的令人可憐。

「母親,還是先去看看妹妹。安老大夫也下車了。」他忙低聲說道。

謝老夫人不再看定西候,哭著往屋子裡去了。

安老大夫診脈,神色沉重。

「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喃喃說道,帶著不可置信,「不就是染了風寒鼻塞氣喘,怎麼突然就就」

聽他這樣說,再看謝氏已經一口氣不如一口氣的樣子。屋子裡的人終於死心了。

「梅兒啊。」謝老夫人坐下來就哭。

「別哭,別哭。」安大夫忙勸道,一面抬頭看常雲成。「可找我師父看過了?」

他師父?

定西候等人沒反應過來。

「她,說治不得。」常雲成答道,知道安老大夫說的是誰。

定西候等人這也才反應過來。

安老大夫稱她為師父!安老大夫的師父!她也當得!

定西候只覺得滿口苦澀。

「都是她自己得罪了月娘,要不然如今也不會求救不得。」他大聲說道。

「她得罪了?」謝老夫人上前一步,紅著眼看著定西候,「常榮,就算最初是她本意,但是摺子誰上的?」

「我,我是聽她說才如此的!」定西候哼聲說道。

「她說?」謝老夫人一步上前,「她說讓你死,你就去死啊?」

定西候氣的臉發白。

「一個巴掌拍不響,常榮,要不是你動了心思,就憑她一個婦人在後宅鬧騰,能鬧騰來聖旨?」謝老夫人頓拐杖喊道,「你自己無情無義,你自己丟人喪臉,你自己惹來的禍,往別人身上推什麼!說是因為正梅跟齊月娘有仇不得求醫,呸!」

她說到這裡啐了口,虧得定西候一直提防著,及時的跳開。

「你要是把她當兒媳婦,當個家人看,你會上摺子?常榮,人都不傻,誰對誰好,誰不把誰當回事,誰心裡都清楚!你裝什麼委屈無辜啊!」她接著罵道,「還兒媳婦,你拍著頭想一想,人家喊過你父親嗎?」

定西候白著臉瞪眼,喊過父親嗎?

他不由自主的想著。

一開始是沒喊,後來…

喊過!她喊過,他想起來了,那時候他聽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