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章嘗試

第二百五十章嘗試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4 07:36  字數:3882

怎麼最近是舊人大聚會嗎?

先是王慶春,又是周姨娘。

或者說是舊敵大翻身?

這些灰溜溜而去的人,如今怎麼都光鮮的又回來了?

王慶春一身官袍,而如今的周姨娘亦是服飾華貴,如果不小心的看的話,還以為是定西候侯府夫人出遊呢。

「月娘。」周姨娘緩步走過來,眼閃閃,神情哀痛憐惜,就好像失散的骨肉再見一般。

真是…

太噁心了…

齊悅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她收回視線一句話不說抬腳就走。

「月娘。」周姨娘在後喊了幾聲,被齊悅拋在身後了。

骨傷劉普成更拿手,收治這個病人齊悅倒是不忙,劉普成負責病房的時候,門診就由她來接手,千金堂里忙而不亂。

周姨娘的事被她拋在腦後,跟她有什麼關係?她就不信,周姨娘還敢跑出定西侯府來害她!不過這女人厲害啊,竟然還能翻身,可見男人靠不住啊。

齊悅搖搖頭嘆口氣,旋即又笑了,想必謝氏的日子不好過了吧,不過那都跟她無關了,日子好過不好過,都是自己過的。

接下來幾天,齊悅讓胡三打制的各種瓶瓶罐罐逐漸完備。

「我還是覺得有些荒謬。」齊悅笑道,一面摸摸耳朵,「這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劉普成不解的問道。

齊悅只是笑,也說不上來。

「這種葯叫青黴素。」她想了想說道,「是從青黴菌,我以前給你們說過,導致我們生病的是各種細菌,這些細菌呢並不都是壞的,也是互相抑制的,所以葯,從某程度上來說。也就是細菌。」

「就是相生相剋,以毒攻毒。」張同說道。

齊悅點點頭。

「青黴素呢,很厲害,它是一種能夠殺死細菌的細菌,也就是說,它能讓致病菌不得存活,自然也不會危害人體,從而起到治病的作用。效果非常明顯,明顯到什麼地步呢」她看向眾人,伸出手指,「上次那位奶媽的敗血症,把它注射入人體,能夠在一兩個時辰之內,完全控制病情,像淋病,梅毒,鼠疫。肺炎,產褥熱等等。對它來說都是輕而易舉就能治好的病。」

不過這些病症報出來,大家並沒有出現齊悅臆想r/>

「什麼叫淋病?」劉普成問道,「梅毒?鼠疫?可是死鼠病?產褥」

「好了好了。」齊悅抬手制止。

她知道有些病症是從外國傳來的,所以也許此時還沒有人知道。

如果要解釋這些病症,那估計半天也說不清。

「總之它很厲害很厲害,曾經被稱為救命黃金。」她乾脆利索的說道。

劉普成等人都露出激動的神情。

「不過,那是在有效提取的情況下。」齊悅又攤手說道。「就目前來說,大家還是不要抱希望的好。」

「可是它畢竟是被人提出出來的是不是?」劉普成含笑說道。

齊悅翻個白眼。

沒錯,可是這世上這麼多人。卻最終只被那幾個人研究出來。

她齊悅可不是什麼物理生物學家

不過,她是站在諸多前輩的肩膀上的。

也許…

「那好吧,我們努力吧,如果真能得到這種葯,那我們就…」齊悅握起手,「我們就創造了歷史」

大家都很高興,但依舊沒有齊悅想像。

「創造歷史是什麼意思?」胡三好學的問道。

「沒什麼。」齊悅頹然說道。

瓶瓶罐罐很快就齊全了,因為有提取注射劑的先例,這些東西並不難制,甚至培養基也是現成的。

齊悅並沒有把這個當成即可就要實現的事來抓,目前來說,她更願意依靠

「最初這種葯從發現到找到高純度提取足足用了十年。」齊悅喃喃說道,「我要是能一年之內弄出有效的注射劑來,那可真是天大的運氣了。」

因為是長遠計劃,所以決定建個實驗室,為了得到足夠的黴菌,又因為有病菌試驗,所以必須遠離府城,王同業來千金堂看病時聽到了弟子們的討論,熱情的提供了自己城外鄉下的住宅。

「娘子不是要瓜嗎?」他笑著邀請,「我們家就有一片瓜園,不止瓜園,還有果園,種著梅子橘子…」

齊悅聽到這裡已經心動了,又親自去看,確定王同業家人日常不住這裡,就是個種植園,採收時節給管事下人們住的,遠近適響到旁人正常生活,物資豐富,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

齊悅交了租金租下了王家的莊園,一番整修之後,乾脆把劑的實驗室也一塊搬了過去。

「就當是我們千金堂的製藥廠吧。」她含笑說道。

一擔擔的瓜青橘子被送了進來,齊悅親自看著大家堆放。

「怎麼爛霉的快怎麼放。」她指揮道。

「這些都能做成藥?」王謙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齊悅回過頭,先看到王謙,然後又看到王謙身後猛地縮回的小腦袋。

「嗨,嗨。」她忙走過去,「熊孩子可不能來這裡,這可不是玩的。」

王巧兒從父親身後探出頭,對齊悅怒目而視。

她雖然不知道熊孩子是什麼意思,但知道肯定不是好詞。

「這裡有細菌,身上如果有傷口,不小心被感染了就糟了。」齊悅整容說道,「重則喪命,輕則鋸掉胳膊或者腿。」

這話嚇得王巧兒臉色發白,掉頭就走。

王謙也有些驚訝。

「那娘子豈不是在做很危險的事?」他問道,帶著幾分擔憂。

「當大夫跟當兵一樣的,都是行軍打仗,自然有危險。」齊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