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九章討巧

第二百四十九章討巧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4 07:36  字數:3976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色降下來時,千金堂的後院里飄散著飯菜的香氣。

掛著食堂二字的屋子前排起了長隊。

這個食堂是為了解決弟子們吃飯的,後來隨著住院的病人多起來,一則價格低廉,二來病號飯是齊悅親自看過擬定的,病人家屬等也來這裡打飯,所以在醫館食堂吃飯的人越來越多。

原本的一個大師傅便忙不過來,胡三又臨時找了兩個做飯的,按照齊悅說的將弟子用餐和病人用餐分隔開。

這些做飯的都是從弟子家屬中優先挑選的,雖然工錢沒有弟子們拿的多,但福利待遇一樣,自己學徒還能給家裡人創造就業機會,一時間弟子們幹勁更足。

胡三自然會抱怨待遇太好,浪費錢。

「這叫歸屬感。」齊悅笑道。

「師父,你真是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什麼歸屬感不歸屬感的,兒子還敢忤逆老子不成?」胡三說道。

「既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那麼,當父親讓兒子過得好一些不是理所當然嘛。」齊悅笑道。

阿如敲門,齊悅放下書。

「吃飯了。」阿如端著兩個盤子進來。

她如今也習慣齊悅這種簡單快餐的方式,雖然簡單兩菜一湯,但葷素飯湯搭配得當。

「你別聽胡三嚷嚷,我看過賬本了,食堂那邊哪裡虧,還盈餘呢。」她一邊吃一邊說道。

齊悅笑了。

「還有好些人問幾道湯的做法呢。」阿如接著說道,「你知道胡三怎麼說?」

「怎麼說?」齊悅笑著問,雖然她知道胡三會怎麼說,但聊天不就是這樣才叫聊天么。

「要錢唄,吹噓了一番怎麼秘方秘技什麼藥王祖傳之類的。」阿如笑道,「真是太厚臉皮了。」

「臉皮厚。但是心好。」齊悅說道,停著筷子看著阿如,「阿如,你們進行的怎麼樣了?」

「什麼?」阿如沒聽懂,看齊悅。

齊悅沖她擠擠眼。

「什麼時候..成親?」她壓低聲說道。

阿如臉騰的紅了。

「娘子什麼時候成親,我就什麼時候成親。」她卻並沒有向以前那樣害羞跑出去,而是瞪眼說道,將手裡的碗筷放下。

「那可不行。」齊悅哈哈笑了,「那你這輩子豈不是嫁不出去了。」

阿如看著她。

「娘子能這樣過一輩子。我為什麼不能。」她說道。

齊悅笑了笑,轉著手裡的筷子低下頭。

「娘子,其實,楊夫人那次說的事…」阿如遲疑一下,咬牙說道。

話沒說完門外傳來弟子的說話聲。

「師父。王大公子求見。」

阿如受驚,手裡的碗筷不小心發出亂響。

「進來吧。」齊悅忙說道,一面站起身來。

一身素常服的王謙邁進來,看到她們在吃飯,便忙含笑道歉。

「打擾了。」他說道。

「說什麼話呢,坐,坐。」齊悅笑道。

王謙坐下來。微微嗅了下。

「千金堂的飯菜果然不錯,怪不得人都說除了醫館,飯館也能開的。」他含笑說道。

「阿如,打一份來請王公子嘗嘗。」齊悅笑道。

「這真是不好意思了。」王謙含笑說道。卻沒有拒絕。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還專門撿飯點來…

阿如應聲是,收拾自己的碗筷,看了眼王謙,低頭出去了。

飯菜很快送過來。阿如沒有出去,站在一旁收拾齊悅的書。

「果然美味。」王謙嘗了口說道。

齊悅笑了笑。自己也接著吃。

「王公子是專門來找我吃飯的?」她笑道。

王謙細嚼慢咽,將口裡的咽下,坐正才說話。

「其實應該是要來請娘子吃飯的。」他說道。

齊悅咬著筷子笑,挑了挑眉。

「這飯可是從我工錢里扣的。」她笑道,「記得走的時候把錢給我。」

王謙笑了。

「娘子在城中各個醫館散發的那個應急救治手則,不知道可能給我一些?」他說道。

「你要那個做什麼?」齊悅不解道。

「我想,除了永慶府,其他的地方也是需要的。」王謙含笑說道。

齊悅恍然,這個王謙好像是什麼地方的什麼官。

「哎呀,真是官者父母心。」她笑道,「有你這樣的好父母官,真是百姓之福。」

她說這放下碗筷,親自去柜子里翻找,拿出厚厚一摞。

這些都是胡三去散發,但是被城中醫館藥鋪拒絕的那些。

「要是不夠,你再來和我要。」她高興的說道。

「要是不夠,我自己能印,怎麼還能讓娘子出錢。」王謙說道,站起身來,雙手接過。

看著王謙帶著小廝慢悠悠的消失在街道上,阿如不由嘆口氣。

「他可真會討娘子歡心。」她喃喃說道。

不像世子爺,想要討歡心,要麼不會,要麼討了也不會說…

真是傻的..可憐..

齊悅送走王謙就去查房了,等一圈走完下來,吃飯洗刷配藥護理的喧嘩告一段落,千金堂里開始享受夜色的安靜了。

她剛坐下來接著看書,門又被敲了敲。

「老師,你怎麼還沒走?」齊悅看著走進來的劉普成忙站起來。

劉普成神色激動,將手裡拿著的甜瓜放在桌子上。

「飯後水果已經吃了。」齊悅笑道,一面伸手抓過來,「不過,可以當宵夜。」

「哎呀不是讓你吃的。」劉普成忙又拿回來,「張同說,這可以為葯?」

他神情激動,齊悅愣了下。

「哦,這個啊。」她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