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五章舊人

第二百四十五章舊人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3 03:55  字數:4232

六月一場雨後,永慶府一掃悶熱,大街上被雨水打散的人一瞬間又都涌了出來。

「讓讓,讓讓。」有嘈雜的聲音喊道,然后街道上飛奔來一群人,抬著一個門板。

站在藥鋪外無聊看街景的夥計立刻站起來。

有生意了!

「千金堂在哪裡?」為首的人大聲喊道。

街上立刻有人指給他們。

人群從藥鋪夥計面前亂鬨哄的過去了。

夥計嘆口氣,用手拍了拍衣裳繼續無聊。

「我們這裡也能治跌打損傷的..」他懶洋洋的說道,一面回過身,藥鋪里空蕩蕩的,一點人氣都沒,他都懶得進去,裡面傳來說話聲,似乎還有一個男人的哭聲。

「…他們搶生意,我沒意見,醫館,醫館也是生意,但是他們這樣踩我就不對了..」一個身材幹瘦的男人坐在屋子裡說道。

四周散坐這四個男人,面色都有些不好。

說話的男人抬起頭,面色氣憤,眼圈烏黑,臉頰紅腫,顯然被人打過。

「…說都是我的緣故,那奶媽才被鋸了腿..憑什麼啊,哪有這樣誣陷人的。」他憤憤說道,情緒激動牽動了傷口,不由疼的半邊臉變形,眼淚都快下來了。

這便是給奶媽最初看病,挑破毒瘡的大夫,雖然齊悅勸了奶媽兒子不能怪這個大夫,但奶媽兒子到底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帶人找了這大夫的晦氣。

大夫不服質問。

「那齊娘子說了,就是你沒做好消毒,害的我娘感染…感染破傷風…敗血症什麼的…」奶媽兒子呸聲說道。

「荒唐,荒唐,自來都是這般救治,憑什麼她說不對!」大夫氣道。

「憑什麼?」奶奶兒子叉腰喊道,「就憑她救了我娘的命!你不服嗎?」

「我不服!」乾瘦大夫委屈的說道,「病本來就千變萬化。不可測,治得好是她的命,治不好也是她的命,憑什麼這樣欺負人!」

屋子裡的四人都嘆口氣。

「因為人家治好了,你沒治好,咱們當大夫行醫,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無情。」其中一個年長的說道,「罷了。你也別往心裡去,病人家屬鬧事多得是,誰還沒遇到過,就是那千金堂,不是也被砸了兩三次嘛。」

這倒是事實。

乾瘦男人低著頭不說話。

「就是嘛,老周,你也別怪人家千金堂,人家身後可是有知府大人通判大人好多大人撐腰的,要怪就怪你沒人家後台硬吧。」另一個年輕些的不咸不淡的說道。

瘦大夫立刻又不服氣的抬起頭。

「行了,我們行醫之人。憑的是技藝,可不是後台。再有後台,也沒人敢把自己的命交給你隨便玩。」年長的大夫沉聲喝道。

年輕人笑了笑應聲是不再說話了。

外邊雨停了大家喝了最後一杯茶便也散了。

年輕人和乾瘦大夫走在一個方向。

「最近生意是差了很多啊。」他感嘆道。

「是啊,我估計是要關門了。」乾瘦大夫垂頭說道。

當大夫行醫很簡單,但也很難,決定你這個大夫能不能混下去的,除了百姓的認可,別無他物。

百姓認可你的行醫本事。會來找你看病,否則你就是給自己安上神醫的名號,拜的師傅多麼有名。自己沒本事,一樣吃不開。

所以這就是這個行當的無情,但這也是對生命的有情。

人命之重,容不得半點敷衍作假。

「千金堂在哪裡啊?」街邊忽的有人問,手裡還拿著一張紙。

立刻又熱情的路人給他指路。

看著這一幕,兩人臉上都露出艷羨。

「千金堂的生意可真是好的不得了了。」年輕人嘀咕一聲,「一個女人竟然比我等男子還要厲害。」

他說著嘿嘿笑,順手拍了拍瘦男人的肩頭。

瘦男人哼了聲。

「來日方長。」他說道。

千金堂可真忙,從早上睜開眼一直到天黑排隊的人都沒斷過,胡三曾經覺得建的有些多浪費錢的病房也被擠滿了,以至於最後齊悅不得不狠下心,需要住院的才能住,那些花錢買心安的一概不允許。

「是說把這些給別的藥鋪?」胡三看著齊悅寫的藥方,驚訝道。

「是啊,一定要大家都加強消毒殺菌意識,這樣才能避免各種感染,避免小傷口要人命的事。」齊悅說道,一面看著自己寫的,注意事項以及消毒湯藥的配置。

「那怎麼成,師父,這是咱們千金堂的秘方!」胡三瞪眼喊道。

「秘方?這算什麼秘方?這應該是人人皆知的常識。」齊悅笑道,「公共衛生防疫而已。」

「什麼啊,師父,咱們這個這麼厲害,城北的普濟堂,就一個止癢的葯,撐著他們一個藥鋪,止癢的啊,師父,那都看得比性命還重千金不換呢,你,你,咱們這個…」胡三急的跳腳,乾脆伸手將這張紙摟在懷裡,「反正誰也別想不花錢要走我這個。」

齊悅被他逗笑了。

「胡三啊,可是,如果不普及這個,奶媽的事還會出現,我們不能次次都這麼幸運能救治了。」她說道。

「那也不管我們的事,是他們的事。」胡三哼聲說道,「正好,大家都選擇我們這裡,不就解決了。」

齊悅搖頭。

「胡三,我們千金堂要做最好的,這最好的不是水落石出,而應該是水漲船高。」她說道。

胡三看劉普成也點頭了,這才不情不願的應聲是。

天黑之後,齊悅才和阿如走出千金堂。

「餓死了,我方才見食堂做的是大包子,不如咱們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