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三章為安

第二百四十三章為安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3 03:55  字數:3590

>加更,最近有點情緒,嗯,已經調整過來了,沒問題了,那周末會多更的!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我也不會讓我失望的!

在經過一段令人窒息的安靜後,齊悅發出一聲低呼。

賭贏了!老天保佑!謝謝各路菩薩!

「找到了。」棺材仔喊道。

齊悅小心的翻著腸子,慢慢的將整個銀勺子露出來。

「我來拿出來。」棺材仔說道,伸手用鑷子就伸了過去。

「慢著。」齊悅喊道,伸手握住了棺材仔的手。

大家都嚇了一跳,雖然隔著厚厚的手套,棺材仔也因為這突然的接觸僵了下。

齊悅將棺材仔的手拉出來,小心的分離周圍組織,露出腸壁,然後大家便看到銀勺子的下端穿過了腸子,而就在勺子頭緊挨的地方一根大血管展露在眼前。

「這是髂動脈」她說道,第一次聲音帶上顫音,「看這樣子,再晚一點,就要磨破了,大出血啊,死不過是十幾分鐘的事真是運氣太好了。」

送來前大出血她救不得,手術中大出血她就完蛋了.

「是說你還是這小子?」棺材仔忽的問道。

齊悅忍不住笑了。

「都是。」她笑道,一面小心的拿出銀勺子,縫合了了磨破的腸壁。

手術室內的緊張氣氛一掃而光。

「給,拿著帶好了,下次可別再給吃了。」齊悅將消毒後的銀勺子遞給通判夫人笑道。

通判夫人看著這個銀勺子,神情複雜。

「再也不帶了。」她哽咽道,「再來一次,我就先死了算了。」

齊悅笑著安慰她。

「有好些小孩子,從幾個月就開始往嘴裡吃東西,小孩子呢就是用嘴來認識世界的,這是本能根本就照看不到,小公子第一次這樣,已經七歲了,很不錯了說明你這個當娘的真的很盡責了。」她笑道。

通判夫人這幾日幾乎自責的恨不得去死,聽了齊悅的話,心裡忍不住熱乎乎的。

「齊娘子,謝謝你。」她抬起頭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最終只是說道。

齊悅沖她笑了笑。

「你也休息一下吧,還在重症監護有護士們看著,你們也幫不上忙,心裡多少踏實些了,歇息一下吧。」她說道,又想到什麼,「只是,你們不能回府,得在這裡住院條件簡陋了些,夫人你委屈….」

別說住院了,就是此時讓她去睡大街她都眼不眨一下。

「不委屈,不委屈。」通判夫人忙忙的說道,一面看著病房,「還有兩張空床呢,地方也不小,足夠我們住了。」

那兩張床其實不是讓你們住的¨齊悅扯了扯嘴角,不過算了,現代還有高級病房呢,依著通判夫婦的身份,住個單間也不算為過了。

忙完了這邊齊悅還是休息不得,又趕到隔壁奶媽這邊。

奶媽一家和通判夫人一家都見過了,雙方都有些尷尬,但很快就化解了,各自哭了一場,通判夫人讓奶媽好好養病通判府不會扔下她不管的,這讓奶媽感激涕零。

阿如已經被調到通判公子那邊了,這邊是張同帶著一個弟子進行護理,看到記錄上大便次數以及顏色都正常了,齊悅才鬆了口氣,將最後兩針白毛夏枯草注射了,便要那邊提取的工作可以停止了,接下來就是靠正規的中草藥湯藥了。

巡查完病房,前邊門診那邊又排起了長隊,還好劉普成分擔了主要的部分,說什麼也要齊悅回家休息。

「這邊病人剛做完手術,那邊還有一個剛穩定些的,我還是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齊悅堅決拒絕。

手術危險,手術後更危險,劉普成知道這個道理,如今也的確離不開,萬一出點差池,前功盡棄就太可惜了,只得如此。

「看來我們需要再招兩個大夫了。」他捻須說道,看著熱鬧的大廳,排隊等候看病的人,跟以前望聞問切不同,這裡還有手術,那可是耗費心神的事,單單靠他們兩個,遲早是賺不過來的。

「記得要個內科在要個外科。」齊悅聽見了說道。

「什麼內科外科?」劉普成不解問道。

齊悅拍拍額頭,這裡的大夫可是全科。

「就是一個像老師你這樣專攻傷科的,一個像安老大夫那樣的。」她笑道。

劉普成笑著點頭,不敢耽誤又忙去接診了。

齊悅來到宿舍,卻沒有睡成,因為二夫人找來了。

「怎麼幾天不回家?」她扶著丫頭采青進來問道,一臉的擔憂,看到齊悅的樣子更是又驚又急,「怎麼熬成這樣了?看看這臉色這眼,天啊,這手」

她說著哭起來。

「采青,去,把我的錢取出來給月娘…」她又喊采青。

齊悅忙拉著她坐下,笑著勸慰。

「我真不是缺錢。」她說道。

「不缺錢,你這麼拚命做什麼?」二夫人拭淚說道,根本不信。

拚命嗎?齊悅愣了下,沒感覺啊,她本來就是做這個的,不幹這個,還真不知道幹什麼。

「月娘,你別怕,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怕。

」二夫人拉著齊悅的手,低頭看著她的手,又是皺起眉頭,「這手成了這樣,可怎麼好,太糙了,這才出來多久采青,采青,去家裡拿那些香膏來¨」

采青應聲就要走,齊悅忙攔住,好容易才勸說一會兒再去拿才罷。

「月娘,王家向你提親了?」二夫人問道。

都知道了么?齊悅笑了,也沒隱瞞,點點頭。

二夫人抓緊她的手。

「月娘,咱可不能答應。」她忙說道,「你聽我的,你的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