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二章求救

第二百四十二章求救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3 03:55  字數:375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通判家小公子得病的消息,謝氏很快就知道了,因為自從得知饒家背信棄義後,她便忙著給常雲成另選人家,便更多的和府城的夫人們走動,好打聽誰家有合適的品貌良好的女子,只是因為不能低於饒家這一條讓很多人被直接格擋在謝氏眼門外。

邀請通判夫人來做客,那時候是小公子第二次肚子疼的時候,通判夫人婉拒了。

得知通判夫人愛子不舒服,謝氏自然要去探望一下。

馬車剛到了通判府門前,就見門打開了,一輛車急惶惶的衝出來。

「是通判夫人的車。」謝氏忙掀起帘子,「是要出去?」

蘇媽媽忙上前去問。

車猛地被攔住,坐在車裡按照大夫囑咐不敢讓兒子亂動屈身的通判夫婦差點摔倒,懷裡的兒子也因此停頓發出一聲痛嚎。

「幹什麼?」通判大人大怒喝道。

門外走進的蘇媽媽被這吼聲嚇了一跳。

似乎來得..不巧?

「是定西候府,我們夫人…」蘇媽媽忙施禮說道。

定西侯府四個字傳入車內,通判夫婦只覺得心內發苦。

這不是給添堵嗎?

都是因為你們,人家如今連門都不肯上,你們還來!還來湊熱鬧,這要是被人家知道,送去不肯接診,可怎麼辦!

「快滾,快滾。」通判夫人猛地掀開帘子哭喊道,「離我們家遠點!別再害我們了!」

馬車又是急又不敢走得快的離開了,留下定西候府的馬車杵在通判府門外。

通判夫婦沒有下車,甚至沒有正面說一句客氣話,反而是罵..

罵讓她滾!

謝氏坐在馬車裡面色青白,渾身發抖。

混帳!混賬!

通判夫婦瘋了嗎?瘋了嗎?

蘇媽媽也面色蒼白。作為謝氏的貼身婆子,一向走出去比一般人家的夫人小姐還要有體面,這種迎頭當街被喝罵的事,還是頭一次,看著通判府門房的下人投來的視線,蘇媽媽一瞬間羞憤欲死!

「大人夫人這是怎麼了?」她咬牙深吸一口氣,想要自己給自己打個圓場。

門房上的男人們哼了聲。

作為通判府的下人,他們自然與主子同仇敵愾。

要不是那日因為定西侯府,他們怎麼會趕那位齊神醫出去。沒錯,他們通判府絕不會幹這種事,他們是受了定西侯府的要挾!

如今這要挾幾乎要害了他們小公子的命,這就不是要挾那麼簡單了,這簡直是仇人了!

「我們小公子要去千金堂求齊神醫治病!」門房的人豎眉大聲說道。伸手一指,「你們快走,別讓齊神醫知道你們來過,耽誤了我們公子的救治,你們擔得起嗎?」

謝氏在車裡聽得清清楚楚,她的眼不由一黑。

混帳!!

你們家小公子,跟我有什麼關係!怎麼這話里話外。好像是我害你們小公子生病!

通判府的人果然都瘋了!

千金堂!齊神醫!

謝氏喘氣閉上眼,手緊緊的攥起來。

混賬!

通判夫婦可不管定西候夫人又沒有被氣死在門外,他們眼裡如今只有自己的兒子,誰敢擋路。紅了眼的夫婦二人就敢跟誰拚命。

府城衙役開路,停在千金堂門前,讓排隊的百姓嚇得鳥獸散。

千金堂又惹麻煩了?怎麼官府的人來了?

引導的弟子,大廳里忙碌的阿如等人以及正被救治清洗處置傷口的人都愣了。看向門外。

「大夫,大夫。救命啊。」通判府的管家先開路,扶著帽子冒著汗跑進來。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引導弟子顫聲問道,如果不是日常訓練以及用的多了,這句話他還真差點說不出來。

要是擱在別的時候,管家爺早一腳將這攔路的弟子踹開了。

不長眼的東西,看不到是誰來了嗎?永慶府的三當家啊!你們掌柜的還不快些跪著來迎接!

「我們是通判府的,我們小公子腹痛難忍,請齊娘子救治。」管家到底見多識廣反應機敏應對得體,簡單快捷的說道。

求醫的?

弟子愣了下,才反應過來。

「有急診。」他忙喊道。

護士站里的人此時也回過神了。

「擔架,移動床。」阿如喊道。

弟子們忙推起一旁的床就過去了,大廳里重新恢復了忙碌。

「這個,這我不急,先給大人家的孩子看要緊..」幾個排隊的人忙忙的四處躲開,甚至幾個正在處理傷口的也要讓開,被阿如哭笑不得的抓住。

「急診自有齊娘子看,跟你們這個無關的。」她說道。

大家這才忐忑不安的坐下來。

齊悅和劉普成已經聞聲出來了。

看到走出來的年輕小娘子,雖然沒見過,但一眼就能認出。

通判夫人有些羞愧,她上前就要行大禮。

「齊娘子,求求你救救我兒子,我,我給你跪下賠不是…」她流淚說道。

齊悅忙制止她。

「我能治自然會治,你們別急。」她說道,戴上手套開始問診。

待聽了說是吃了銀勺子,她也嚇了一跳。

「拉不出來嗎?」她問道,伸手輕輕的開始按小公子的肚子。

才一碰觸,小公子發出更大的嚎叫,嚇得大家哆嗦一下。

「拉不出來。」通判大人說道一面將那位大夫話說了。「齊娘子,你快剖肚子拿出來吧。」

剖開肚子拿出來,說的真簡單..

齊悅皺眉。

根本就不知道異物在哪裡,怎麼剖開啊,這不是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