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九章冷遇

第二百三十九章冷遇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19 20:27  字數:3690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黃子喬很快給齊悅送來了消息,常雲成沒有受傷。

齊悅自嘲了笑了笑。

「莫非我是下意識的想要他受傷?」她自言自語,吐吐舌頭,「我果然是個惡毒的女人,想給前前男友下毒,又想前男友斷胳膊瘸腿…」

她晃著手進去了。

「要不得啊要不得。」她嘴裡哼著。

「師父,什麼要不得?」胡三從一旁經過問道。

「沒什麼。」齊悅笑道。

「多嘴。」一旁的阿如瞪他一眼。

胡三笑著應聲是,剛轉身,劉普成就從外邊走來了。

「小齊,通判大人家請醫呢。」他說道。

胡三一下子高興的跳起來。

「師父,是通判大人家呢,這可是個大戶人家,看,真的有這些人肯請我們了。」他喊道。

齊悅也覺得很高興,她這幾日終於對這府城的醫療系統有個大概的認識,這裡的醫院以大夫名氣定地位,再以規模大小定地位,根據地位接診的人群也不同。

這樣層層劃分下來,千金堂劉普成略有名氣,但偏是主攻跌打損傷,因此充其量也就是社區門診的地位,來看病的都是窮苦之人,也只有這些人才終日勞作,所以也才常常會受傷,那些端坐在家中,出入馬車轎子,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貴人,千金堂這種跌打損傷館完全跟他們牽扯不上關係。

黃子喬那次純屬他自己倒霉,再說當時知府大人也不是單請千金堂的,而是不分大魚小蝦都請了。

再明顯點比方,當初在定西候府,主子們看病有固定的大夫,下人們看病也有固定的大夫。而千金堂,便是連給侯府下人看病都不夠資格的。

雖然已經齊娘子剖腹救人的神技名氣傳開了,但由於這個技藝太過於駭人,聽到人多數是當做傳奇,且用的機會並不多,所以千金堂要成為永慶府數一數二的大醫院,前路還是漫漫啊,這是一個上等人掌控一切的世界,所以要想徹底打響名氣。還是得得到這些人的認可。

當然知府大人那樣的就不指望了。

齊悅相信自己不會那麼背運,總會遇到知恩圖報慧眼識才的人,這只是時間問題。

「是什麼病?」齊悅高興的問道,但想到人家畢竟是生病,自己這麼高興實在是有點違背職業道德。忙又收了笑。

「是個奶媽,腿上生了個瘡,吃了幾天葯不見好,那個大夫建議說不行就割掉,那奶媽害怕,聽說我們這裡擅長刀割外傷,便找過來了。」劉普成說道。「外邊小廝等著呢。」

「上門問診啊?」齊悅皺眉。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人才能養成來醫院的習慣。

「有人請上門就已經不錯了,快去,快去,師父我讓他們備車。」胡三說道。忙忙的跑出去了。

好吧,一切都需要個時間過程,齊悅說道,拿起自己的藥箱。

「那我去了。」她說道。

劉普成點點頭。看著她走出去。

通判大人家中此時正熱鬧著,今日是小公子七歲生日。幼子必然要更看重一些,再加上通判夫人一向人緣好,因此各家各戶都來湊熱鬧。

作為永慶府身份最高的謝氏自然坐在最尊貴的客位上,由通判夫人親自陪著說話,當楊夫人走進來時,謝氏連個笑臉都沒給,還冷哼一聲。

通判夫人自然是個人精,立刻看出二人之間有過節了。

但又很奇怪,像楊夫人這樣八面玲瓏,又善於做媒的人,一向人緣極好,別人也輕易不去得罪,前幾天謝氏和楊夫人還好的不得了,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她用眼神詢問其他人,其他人顯然也是剛知道,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道。

好在這種貴婦人間你和我好我和你不好了的事常見,通判夫人自有應對,將二人都安置好了,誰也沒有感覺到冷遇,廳堂里依舊其樂融融,笑語喧嘩。

「夫人,二門請了個大夫。」一個婆子走到通判夫人身邊低聲說道。

「做什麼?」通判夫人隨口問道。

「寶媽腿上長的那個瘡總不見好,所以找了千金堂的一個大夫來割掉。」婆子說道。

謝氏正和人說話,千金堂三個字是她很敏感的,立刻聽到了,轉過頭來。

「..家裡近日女眷外客多,讓注意點,別衝撞了。」通判夫人說道。

「沒事,夫人,這次是個女大夫呢。」婆子笑道,「就是那個傳的很神的齊..」

她說到這裡忽的停下來,因為謝氏正冷冷的看著她。

傳的很神…名氣很大的那個齊..定西候府夫人的前兒媳婦…

婆子頓時尷尬。

通判夫人也反應過來了,神情也有些尷尬。

「就是個奶媽,也是看哥兒的,很重要,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往家裡請的。」謝氏淡淡說道,「尤其是大夫,那可是關係性命的,請之前可得看好了。」

通判夫人還能不明白什麼意思,瞪了一眼那婆子。

「還不快趕出去,胡鬧什麼。」她低聲喝道。

婆子忙應聲,還沒轉身,又有人說話了。

「怎麼能是胡鬧呢?」楊夫人含笑道,「那齊娘子的醫術很好的,多有名氣啊。」

隔著這麼遠,竟然也能聽得清楚!也不知道操的什麼心!

謝氏冷冷看著她。

楊夫人這一說話,屋子裡的說笑便小了,大家都看向這幾人。

「楊夫人這麼篤定,是被她開過腹啊還是剖過肚啊?」謝氏不咸不淡的問道。

楊夫人頓時被問的臉紅了,這叫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