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五章稚子

第二百三十五章稚子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17 14:40  字數:4262

今天更得早,看完的朋友還可以接著睡哈哈

*********************

齊悅被她問的愣了下,哈哈笑了。

小孩子的思維果然很發散…

「是啊,是啊,你父親,你曾祖父都漂亮。」她笑道。

王巧兒看了眼王同業。

「我太爺爺這麼老了,你也看得上啊?你這麼想嫁人嗎?」她軟聲細語說道,神態依舊保持那種端莊,但說出來的話可真是…

一時間齊悅以為面前站的不是王同業的重孫女,而是劉老太爺的重孫女。

一般的毒舌啊。

王同業大為尷尬,伸手拉住王巧兒,捂住她的嘴連聲嗨。

「你看你看齊娘子給你惹麻煩了。」他搖頭苦笑道。

齊悅笑了笑坐下來。

「沒事,小孩子嘛,自來就是想什麼說什麼,無邪嘛。」她笑道。

這王巧兒對自己這麼大敵意,是因為楊夫人說媒的緣故吧。

可以理解,小孩子嘛聽到自己的父親再去,心裡肯定是抗拒排斥的。

「齊娘子,是這樣,那時候你病著,我呢跟定西候起了口角,所以一衝動在人前說了與你結親的話。」王同業收正神色,說道。

這件事齊悅倒沒聽說,那時候大家都忙著,只關心她能不能活過來,根本就沒人去關注王同業說了什麼,所以自然也沒人告訴齊悅。

原來是這麼回事。

「這件事,是我唐突了,所以這才來請媒人來說,要不然,對齊娘子的清譽有損。」王同業說道,說到這裡又笑了,「這樣好了,齊娘子拒絕了我們。便是我們王家一廂情願,娘子的清譽得以保全了。」

齊悅聽到這裡心裡終於釋然,先前還有的那點尷尬便消散了。

就是說嘛,王家怎麼可能真的看上自己,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嘛。

「王老爺,這個你也敢胡來。」齊悅笑道,「那萬一我要是答應了,你們可怎麼辦?真娶我過門啊?」

王同業眼光。

「真的。自然真的,這種事怎麼能開玩笑。」他立刻說道,神態嚴肅。

一會兒能開一會兒不能開,齊悅哈哈笑了。

「話說回來,這次讓王老爺你擔心了。」她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整容說道,一面起身沖王同業施禮。

王同業眼憾。

「齊娘子這話見外了。」他說道。

二人說這話,阿如從外邊進來了,捧著一個小盒子。

「娘子,體溫計用完了已經消過毒了。你收起來吧。」她說道,又對王同業施禮。

齊悅點點頭。伸手接過放在桌子上。

「還要用下血壓計。」阿如說道。

「那邊柜子里。」齊悅說道,「你拿著吧,護理上用的多。」

「別,那邊人多事雜,萬一摔了碰了壞了就糟了。」阿如說道,自己過去柜子里拿血壓計。

王同業好奇的看著。

「這東西既然這麼有用,那就再做一些唄。」他忍不住說道。

齊悅笑了搖頭。

「做不出來的。」她說道。

阿如也轉過身。點點頭。

「娘子的東西都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她說道。

「那這可是無比珍貴啊。」王同業驚訝道。

阿如點點頭,拿著血壓計出去了。

這邊王同業和齊悅繼續說話,問她恢復的怎麼樣。安老大夫的葯還吃著否。

他們說話,王巧兒慢慢的從椅子上起來,因為她期間再沒說話,王同業便不再注意她。

王巧兒站在桌子前,伸手抓過放在一旁的裝有溫度計的小盒子。

齊悅看到了,停下說話。

「巧兒,放下別動。」王同業忙喝道。

王巧兒已經伸手打開盒子了。

「哇。」她發出一聲驚呼,「好漂亮的水晶啊。」

她抬頭看齊悅,帶著滿滿的渴望。

「娘子,我可以看看嗎?」她問道。

「能,看看吧,但是別拿,這個小孩子不能玩的。」齊悅說道。

王巧兒便低頭看著盒子,一副驚奇的樣子。

「是水晶做的簪子嗎?」她問道。

「不是簪子,是用來量體溫的。」齊悅含笑答道。

這時外邊有弟子過來了。

「師父,可方便問診?」弟子問道,身後跟著一個老婦,有些忐忑的往這裡探頭看。

王同業立刻起身告辭。

「我來就是讓娘子安心,那就不打擾了。」他說道。

齊悅也不再客氣,站起來送他。

「巧兒,走了。」王同業喊道一面伸手去拉王巧兒。

王巧兒還在看溫度計,然後應了聲,一面轉身,一面手輕輕一帶,那小盒子便向地上跌落下去。

伴著一聲驚呼,小盒子倒扣在地上。

屋子裡的人都愣住了,獃獃看著地上碎裂的溫度計。

不知哪裡滾出的幾滴水滴在其r/>

碎了….

王同業大怒,抬手給了王巧兒一巴掌。

「你乾的好事!」他怒喝道。

王巧兒哇的大哭。

這哭聲讓齊悅回過神,她忙抓過一旁的紙,屋外的弟子也衝進來,卻站在那裡手足無措。

「沒事,沒事。」齊悅小心的將水銀收拾了,交給弟子,「找土裡深埋了。」

弟子應聲是臉色白白的捧著出去了。

這邊王同業還在怒罵王巧兒,王巧兒大哭。

「沒事,沒事,小孩子家不是故意的。」齊悅忙勸道。

「壞了娘子你的東西,還要你來安慰,是我過分了。」王同業忙收住口,神色尷尬難過,「我這就走了,一會兒再來給娘子賠禮。」

他說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