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四章無關

第二百三十四章無關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17 14:40  字數:374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棺材仔再次來到千金堂的時候,是趕著車來的,車上被黑布罩著從後門進來。

除了日常工作中的教學,齊悅還是堅持每天一次的課堂教學。

當輪班上課的弟子們走進來教室的時候,發現講台上擺著一片被黑布罩住的東西,也不知道什麼,大家好奇的猜測。

齊悅待人都走進來在自己的桌子前站好,沒錯,大家還是不習慣老師站著他們坐著,而齊悅也不習慣坐著講課,於是大家便都保持站著。

「好了,今天我們來認識一下人體的器官。」齊悅說道。

一面抬手,棺材仔扯開了黑布,露出一排十幾個黑瓦罐。

弟子們瞪大眼,有些不明白。

「現在,我們向這些大體老師的捐獻表達謝意。」齊悅說道,自己先俯身對面前的黑瓦罐鞠躬。

雖然在古代來說,這些捐獻者並非自願….

弟子們不解,但依舊亂亂的跟著施禮。

棺材仔在一旁愣了下,看著滿屋子人都在施禮,他站著反而看起來很突兀,遲疑一刻,他慢慢的也彎下身子。

做完這個儀式,齊悅站起身,戴上鹿皮手套。

「我們治病,就是幫助我們的器官身體和病魔對抗,那麼我們首先就要了解我們自己的身體器官…」她說道,伸手從一個瓦罐里抓起一物拿出來。

「我們今天先來認識下內臟…

課堂里一陣沉默之後,便發出哇的轟聲亂作一團。

「…所有人吐了兩天…食堂里被要求半點肉腥也不見…」

常雲成看到這裡,忍不住拍著桌子哈哈大笑。

手裡這張紙比原本用信鴿傳的要大的多,寫的東西也多,原來除了保持信鴿報平安外。他還要求侍衛每個月寫一封詳細情況的信。

「…胡三除了在這裡吐,還跑到城裡殺豬匠家,每日守著看殺豬,然後每日暈倒,如今已經學會殺豬了,但還是見血就暈…」

常雲成再次仰頭大笑。

笑著笑著將信又從頭看了遍,似乎眼前能浮現千金堂的點點滴滴..

不對啊!

他猛地坐正,將信從頭到尾認真看一遍,是千金堂的點點滴滴。並不是齊悅的點點滴滴。

除了齊娘子來上班了,接診,講課,這些重複的事,就沒有別的描述。反而其他人倒是佔了篇幅。

誰要看胡三暈不暈弟子們吐不吐的,還有棺材仔..

這個棺材仔要常駐千金堂了么?

常雲成的手攥起來。

那女人每日都是做這些事嗎?如此的枯燥重複單調…

她高興嗎?

常雲成鬆開了手,只覺得滿嘴苦澀。

高興如何,不高興又如何?他又能如何?除了陪著她高興與不高興,已經不能再左右她高興還是不高興,她的高興不高興,都與自己。無關…

無關了…

常雲成垂下頭久久不動。

屋門外有人大步走進來。

「常爺,你的家信。」一個大漢說道,手裡還翻看著一封信,「哎?你的信不是剛送來嗎?怎麼又有一封?」

常雲成已經恢復了神情。將一本書壓住了攤在桌上的那封信。

「我看看。」他說道,似乎也有些驚訝。

大漢將信遞給他。

常雲成接過,這是謝氏寫來的,字字都是感念擔憂。看的常雲成心裡又是酸又是暖。

看到後邊,常雲成的臉色僵住了。

「怎麼了?」大漢忙問道。「可是家裡有事?」

常雲成僵硬的笑了笑。

「沒事。」他說道。

這樣子怎麼會是沒事,大漢也不是傻子,但顯然是不方便說的事。

「有事你記得說話,兄弟們都在呢。」他說道。

常雲成點點頭說聲多謝。

大漢便告辭出去了。

這邊常雲成深吸一口氣,再次看了眼信紙。

「..縱然你不在,也要為你說成一門親,為母決不讓你成為他人恥笑。」

常雲成只覺得雙目刺痛,他想要撕爛這封信,但卻又雙手無力,抖動一刻放到一邊,提起筆開始寫回信。

此時的街道上,一匹馬疾馳,雖然邊關之城,但貿易繁華,因此街市上倒也熱鬧,那馬上少年英姿立刻引得大姑娘小媳婦們側目。

「小江哥,小江哥..請你吃茶啊…」

「小江哥,小江哥..嘗嘗新做的羊肉..」

邊關民風開放,好些女子乾脆招手喚。

以往那聽到喚聲必然報以英俊迷死人的笑以回饋女子們厚愛的江海,這次卻似乎沒聽到,催馬疾馳而去,留下一地破碎的心。

「世子爺!」江海風一般的衝進常雲成的屋子,大聲喊道。

常雲成正將寫好的信疊好,就看著江海衝進來,臉上似乎頂著大太陽進來了,臉上燦爛的笑幾乎能將人融化。

「什麼?」常雲成皺眉道,目光落在江海手裡抱著的一個大包袱。

「世子爺,你要寄家信吧?」江海眼睛亮晶晶問道。

常雲成將信裝好。

「如何?」他淡淡道。

話音剛落,那個大包袱就猛地被推到眼前,差點撞到他的下巴。

「世子爺,把這個捎給齊娘子吧。」江海大聲說道,帶著一臉的期盼。

齊娘子…

常雲成看著江海,不由想起了和齊月娘的第一次見面。

怎麼能說第一次呢?他們其實早就見過了,只是,那一次她才到了自己眼裡吧。

那女人一副囂張的模樣大搖大擺的進來…

再看到自己時,驚嚇的神情…

栩栩如生的浮現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