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一章賭氣

第二百三十一章賭氣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793

這邊謝氏氣憤難耐,找到定西候發脾氣。

「那個賤婢,就是一顆老鼠屎,只要她在,就壞了我們定西侯府這一鍋湯!」謝氏咬牙說道。

定西候坐在一圈書畫在這些畫上美景/>

「那你去殺了她?」他哦了聲漫不經心的說道。

謝氏氣的拍了下桌子。

「侯爺,我再說正經的。」她提高聲音說道。

定西候哦了聲,這才抬起頭看她。

「侯爺,有這女人在,我們侯府的名聲就被她毀了。」謝氏說道。

「那怎麼辦?」定西候問道。

是的,沒錯,這個女人就像一根刺,扎在肉里,一天不拔出來就一天的提醒他,自己受的這些恥辱。

他被皇帝耍了!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趕她走!」謝氏說道。

「怎麼趕啊?這永慶府又不是咱們家,你覺得咱們趕就能趕走嗎?」定西候搖頭說道。

這個女人是個怎麼樣的女人,難道他們還不清楚嗎?

趕她,到時候,誰不頂誰被誰趕呢…

還有王家那些不知羞恥的東西!竟然還說要…

「趕走她!」定西候猛地坐直身子喊道,漲紅了臉。

這是他們定西侯家的兒媳婦!這輩子就算是棄婦也只能是他們家的棄婦!

謝氏被他這突然的喊嚇了一跳。

「她現在有什麼,不就是個大夫嘛,下三濫的大夫。」謝氏冷笑道,「上不得檯面的下賤人,我就不信了,我們堂堂的侯府,還奈何不了她了!」

定西候又沒了精神,重新縮回字畫里。

「還有,雲成的親事我要繼續辦。」謝氏接著說道。

「怎麼辦?」定西候問道。「他不是不同意嗎?」

謝氏攥緊手。

「當初,你母親讓雲成娶那賤婢的時候,他不是也不同意嗎?」她淡淡說道。

既然那時的不喜能變成如今的難捨,那麼,饒家姑娘為什麼就不能呢?

難道饒家的姑娘,還比不得一個乞丐嗎?

大家看他們侯府笑話,不就是看他們雞飛蛋打嗎?只要他們娶了新婦,一切就塵埃落定。那時候,大家就看清楚,到底是誰雞飛蛋打,是誰活該,是誰自作自受!

「蘇媽媽,請楊夫人來。」謝氏轉過身大聲喊道。

劉老夫人弄巧成拙,讓自己背了黑鍋的事,齊悅並不知道,她因為燕兒以及劉老夫人的事,受到觸動。開始畫一張圖。

阿如胡三都在一旁看著。

「兔唇有這麼多種啊?」阿如好奇的問道。

齊悅點點頭,一面開始寫字。

「…給孩子一個機會。給生命一個機會…千金堂免費唇齶裂手術治療…」

胡三念出來,面色遲疑了一下。

「免費啊?」他說道。

齊悅寫完最後一筆。

「是啊,越窮的人越捨不得看病,如果不免費的話,他們可能不會將有限的錢用在不值得用的地方。」她說道,一面嘆口氣,「這無關人性。是現實無奈。」

胡三哦了聲。

「去吧,印製出來,散發開。尤其是偏遠之地。」齊悅說道。

胡三應聲是,拿著畫,扯了扯阿如的衣角,阿如瞪他一眼,但還是跟了出來。

「幹什麼?」她問道。

「這間醫館,齊娘子已經花了很多錢了,又給這些弟子們提高了工錢,還有每日用的葯,布」胡三板著手指算道,「…伙食費…現在完全是在虧本啊師父就是再有錢,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啊。」

阿如皺了皺眉頭。

「我知道了,我會給她說,你快去吧。」她說道。

胡三這才走了。

傍晚回家的路上,阿如就委婉的說了這個事。

「錢啊,這個我還真沒什麼感覺。」齊悅笑道,每次回家她都喜歡穿過最熱鬧的那條街,「因為原本就不是我的。」

「可是,你就不想讓自己過得好一點嗎?」阿如問道。

想起家裡那些簡單的擺設,簡單的一日三餐,再想想以前侯府的日子,真的是不能比啊。

「好?」齊悅笑道,「什麼叫好?這就很好了。」

她抬起頭看著夜色正逐漸彌散的天空。

「阿如,我享受過的,是你們這一輩子想都想不到的,而我能享受那樣的日子,卻是拜你們所賜。」她說道,看著阿如笑。

啊?阿如聽不懂。

幾千年的累計沉澱,社會進化,才有了現代社會的一生下來就享受著生活的她,卻從來沒有想過感恩,一切都已經成了理所當然,現在有了對比,才知道曾經毫不在意的那些是多麼珍貴。

「所以,享受過那樣好日子的我,現在是該為你們做些事了。」齊悅笑道,「這是我的榮幸,你別擔心我,錢這東西,就是用來花的。」

「可是」阿如還要說什麼,齊悅伸手拍了下她的肩頭。

「走吧,別可是了,好日子,有手有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天下最好的日子了。」她笑道,自己先大步而去。

四月十乞丐義診的日子,也是大佛寺的大香會。

一大早寺廟外就車馬相接,富貴人家的家僕手拿棍棒擋開要撲上來求施捨的乞丐,衣衫富貴珠光寶氣的女眷們用扇子半遮掩著臉面款步走進寺廟,胭脂香氣幾乎能蓋過香火氣。

謝氏下車的時候,正好看到楊夫人家的車馬,她忙走過去,楊夫人正扶著小丫頭下車,看到她笑了。

「小姐少爺也來了。」楊夫人看著謝氏身後的三女一子笑道。

常淑蘭常慧蘭常雲宏沖楊夫人施禮,被奶媽抱在懷裡的常雅蘭也有模有樣的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