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章出頭

第二百三十章出頭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588

街上的人都散去了,齊悅的辦公室里,阿如端了杯茶遞給老婦人。

老婦人的手還緊緊的拉著燕兒,一刻也不捨得鬆開。

「少夫人你猜的沒錯。」她說道,氣息還有些不穩,看著齊悅,「他們劉家是有過這樣的孩子,就是我生的,不是,就是那老不死的生的女兒!」

齊悅也不知道說什麼,乾笑兩聲。

「那個,叫我齊悅就行了。」她說道,「我不是少夫人了。」

老婦人看著她。

「你這孩子,傻什麼,哪有這樣便宜了他們的,快別傻了,他們讓你不高興了,憑什麼你要讓他們高興,就不走,看誰噁心誰。」她說道。

齊悅扯了扯嘴角,這老婦人還真…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不就是欺負你娘家沒人嗎?我來替你出頭,我這就去定西侯府罵,他們要是不讓你進門,我就讓那老不死的寫東西罵臭定西候府,這老東西,也就這點本事了。」老婦人恨恨說道。

「不用不用。」齊悅汗顏。

這邊老婦人長出了口氣,又轉頭看著燕兒,神情寵溺。

「我要帶燕兒回去。」她說道,說到這裡又猛地豎眉,「這個定西候府,竟然趕她們孤兒寡母的出來,好好的侯府小姐,她們侯府小姐身份不在乎,但還是我們劉家媳婦呢,我們劉家的媳婦被趕出門,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劉家媳婦,其實休書不是早已經寫過了…

齊悅心內說道,不過此時自然不會說出口。

「只是燕兒她…」她說道。

劉老婦人打斷她。

「燕兒是我們劉家的孩子,我自然要帶她回去。」她不容拒絕的說道,一面看向門外,緊緊握住燕兒的手,「他們劉家欠燕兒的都要給我還回來!」

是欠你的吧…齊悅再次抹汗。

果然越壓抑越變態,這看上去唯唯諾諾的老婦爆發起來竟然也這樣兇猛。

這一下,劉老太爺只怕有罪受了。

不過。這真是普大喜奔的事,齊悅忍不住笑起來。

沒錯,欠了的是遲早要還的。

常春蘭母女最終還是被劉老婦人接走了。

燕兒鬧著不要離開齊悅,喊著要學醫。

「學,想學什麼就學什麼。」劉老婦人一點磕絆都不打的答道,拉著燕兒的手,看她的眼神如同心肝寶貝,「你什麼時候想來。祖母套車送你,想學什麼咱們就學什麼,想去哪就去哪,以後你在咱們家橫著走,誰敢說你一句,祖母撕爛她的嘴。」

這話讓常春蘭都聽不下去了。

「少夫人,你等著啊,我這就去定西候府罵,讓他們欺負你…」老婦人又說道。

嚇得齊悅忙擺手,催著常春蘭快些將人弄走。

看著車呼啦啦的遠去了。齊悅站在門口好一陣沒動。

這樣結局最好了。

離婚的女人在這個時候到底是不好過啊,她們畢竟跟自己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你就不是女人了嗎?」阿如不愛聽這話。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卻沒說什麼。

「你,也很想世子爺吧。」阿如遲疑一下低聲問道。

齊悅忙擺手。

「嗨,可別瞎說啊,你想隨便想,別安我頭上。」她忙說道。

嘴硬吧。

「要是不想,幹嘛喊他的名字?」阿如脫口說道。

齊悅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

「你瞎說什麼?誰。誰喊過他的名字…我不說夢話的…你少誆我你又聽牆角…」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世子爺對你也是有情的,一定會有辦法的,少夫人…」阿如看著她。帶著幾分熱切說道。

這話倒讓齊悅冷靜下來。

「開弓沒有回頭箭,阿如,別瞎想了。」她笑道,伸手拍了拍阿如的肩頭,「白紙黑字,已成定局,如果我回頭,那我先前做的就成了笑話嗎?好了別胡思亂想了,你要是真為我好,真想我高興一些,不如…」

阿如抬眼看著她。

齊悅摸了摸鼻頭。

「晚上多弄幾個菜,再來一壺小酒…」她笑道。

阿如哼了聲,甩手先進去了。

雖然齊悅和常春蘭再三勸解,事後劉老夫人還是到定西侯府鬧了一場,相比於劉老太爺的毒舌,劉老夫人的撒潑更讓定西候受不了。

劉老夫人很少在人前露過面,做親家七定西候還是第一次見這位老夫人,以為幾乎不見人面的老夫人是個面泥一般的,沒想到竟然是個炮仗。

也真是奇怪了,一個炮仗怎麼能半輩子啞火?又為什麼突然就炸了?而且還是炸在他們定西候府?

「我家的兒媳婦你們趕出去也就罷了,自己家那麼好的兒媳婦也趕出去,真是有了後娘就有後爹。」劉老夫人坐在大廳里,冷笑說道。

如今定西候對上門找事的人又恢復了以往的應對,簡單一個字,躲。

眼不見心不煩。

女眷自然又謝氏陪著,謝氏最忌諱的就是後娘這個詞,早已經鐵青的臉更加鐵青了。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但這劉老夫人則完全無視這個基本交際準則,不對,應該是完全遵循這個原則,只不過反過來。

「我們家的事,輪到你來多嘴,管好你自己家的事吧。」謝氏冷冷說道。

「天下事天下人管,憑什麼別人管不到?你既然敢做就敢讓人說!當初皇帝新登大位,跟皇后吵架,要廢了皇后,滿朝的大臣上書斥責皇帝,皇帝和皇后的事也是家事吧,怎麼?那些管的大臣們就成了多管閑事了?你家的事比皇帝家的事還厲害?」劉老夫人哼聲說道。

謝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