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九章揭開

第二百二十九章揭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934

「.惡婦,你竟然還敢出來見人?」劉老太爺濃眉倒豎,厲聲喝道。

「我又不像你,連自己的親骨肉都能害,有什麼不敢見人的。」齊悅笑道,站在門檻上居高臨下。

這一句話讓四周更加熱鬧起來,想起一片嗡嗡的議論。

「惡婦,休得胡言亂語!」劉老太爺可是知道這婦人是如何的伶牙俐齒,又沒臉沒皮鬼心眼多,忙大聲反駁,「自己家事不凈,少來說別人。」

「所以啊,你幹嘛來說我?」齊悅點頭說道。

「世風日下,我自然說的。」劉老太爺哼聲說道,「定西候為人不修,逆旨抗命,老夫已經上書到官府…」

他的話沒說完,齊悅就哈哈笑著打斷了。

「喂,老太爺,那你到底是說定西候不該休我還是我就該休啊?」她笑道,「你到底是替我說話還是替侯府說話啊?你想清楚了再說,怎麼也得讓我們其個人情,可別最後豬里外不是人就不好了。」

四周哄得笑了,雖然不知道豬什麼意思,但聽說起來很是有趣,一時間笑聲四起,劉老太爺餘下的話便被蓋住了。

好容易笑聲小了,劉老太爺扯著嗓子才得以喊道。

「早該休,就不該娶!」

「行了,老太爺,我這裡忙得很,你要是沒別的事,就回去吧啊,別鬧了。」齊悅搖頭說道,帶著幾分不耐煩擺擺手。

這種打法小孩子的做派讓劉老太爺實在是控制不住脾氣了。

「你這不祥的惡婦怎好治病救人,小心天理不容。」他顫聲喝道,伸手指天。

齊悅深吸一口氣,邁出來一步。

「劉老太爺,你能不能別把不吉不祥的掛在嘴上。」她肅容說道,「從來不沒有不吉不祥的事。只有不吉不祥的人心!什麼樣人便會看到什麼樣的事!」

她說到這裡,扭頭喊了聲燕兒。

早就站在門邊人後的燕兒立刻跑出來。

「燕兒,你介不介意讓大家知道你的事?」齊悅彎身低聲問道。

燕兒搖搖頭,別說說她的事,就是要她去死,這孩子也不會有半點遲疑。

看到燕兒出來,要說什麼的劉老太爺愣住了,如果不是這個名字。他幾乎認不出來了。

本來嘛,就沒看清過自己這個孫女長什麼樣,更何況如今又換了個樣子。

換了樣子….

劉老太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小女孩。

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頭,尖尖的臉頰,穿著齊悅特意給她定製的小號護士服裝,看上去很是可愛,雖然嘴邊的一道疤痕看起來有些遺憾。

可愛…

劉老太爺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把這個詞用在這個孩子身上。

「這個孩子,原本是兔唇,也就是你們常說的兔缺兒。」齊悅拉著燕兒對眾人說道。

此言一出街上人的頓時大驚失色。又要避開的又有涌著要來看的。

「就因為這個,她生下來。就要被她的親爺爺溺死,好容易經過母親拚死哀求得以保全一命,在備受冷眼又要被親爺爺逼著趕出家門到廟裡送死。」齊悅說道。

燕兒面對湧來涌去的人群,沒有絲毫的退避驚恐,反而往前站一站,挺直腰背。讓大家看的更清楚。

看吧,她現在已經不是醜小鴨了,她已經是白天鵝了。雖然還不夠美,不過一定會變的更美的。

「不吉祥?掃把星?」齊悅接著說道,「不,都不是,這不過是一種病。」

圍觀的人聽到這裡面上少了些恐懼,多了一些好奇,於是涌過來的人更多了,將劉老太爺擠的都站不住了。

「既然是病,那就可以治,所以我給她治了,雖然並不能完全和正常人一樣,但已經不會那麼可怕。」齊悅接著說道。

圍觀的人看著燕兒認真地看指指點點,發出驚嘆。

「你以為縫好了就不是兔缺兒了嗎?」劉老太爺哼聲說道,「誰也改變不了她是兔缺兒的事實!改變不了她不吉的事實!改變不了你們是不吉祥的事實!」

「是,沒錯,改變不了,但不是我們,是你!」齊悅豎眉喝道,「姓劉的,這種病是遺傳的,定西侯府從來沒有這種,那只有你們家,我敢打賭你們家一定還有另外的兔缺兒!我要是賭輸了,我當街給你下跪!」

這齊娘子最愛和人打賭,可惜上一次王慶春縮頭烏龜跑了,大家沒看到下跪的好戲,這一次應該能看到了吧?

一時間大家的注意力又從燕兒身上轉開,看向劉老太爺。

剛才作為大家的注意焦點,劉老太爺很高興,但現在他卻覺得如同置身烤盤,渾身不自在。

「姓劉的,你敢不敢對著你的聖人先師,說一句我是不是輸了!你敢說,我就敢跪!」齊悅再次邁上前一步,看著劉老太爺厲聲喝道。

劉老太爺面色發白,額頭上一層汗,麵皮抽動,不知道是被汗水打濕還是方才擁擠的緣故,他的鬚髮衣衫都有些凌亂,哪裡還有半點方才的氣勢。

「快說啊,這有什麼可不敢的。」

圍觀的閑漢起鬨道。

而此時的齊悅其實比劉老太爺好不到哪裡去,她的手心也緊張的冒汗,這可真是賭啊…

「燕兒。」一個老婦人的聲音此時傳來。

從人群里擠過來一個矮胖的老婦,面色驚愕的看著燕兒。

燕兒也看到她了,神色猶豫,沒有動也沒有開口。

「你是燕兒?」老婦推開扶著自己的人,幾步就衝過來,不可置信的打量燕兒,又抓住她的臉,瞪眼看口鼻,「你的你的怎麼好了?」

「祖母。」燕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