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八章熱鬧

第二百二十八章熱鬧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616

相比於春意濃濃的江南,漠北之地還是一片荒涼,營地的高處,四五人正對著前方指點說什麼,空一隻鴿子。

「常爺,你家的信又來了。」一個大漢看到了喊道。

裹著暗紅斗篷,穿著虎豹紋武官服,下巴上長出一層青青胡茬的常雲成停下說話,一向淡定的神情微微波動下,似乎有些忐忑。

他說聲告罪,便走開幾步,這邊侍衛已經從信鴿上取下信筒遞給他。

「你說小常怎麼回事,家裡的信如此頻繁?」身後的人好奇的問道。

「多管閑事,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鐵石心腸,丟下老婆孩子一走四五年就沒惦記過。」旁邊的人笑道。

先前說話的人笑罵聲,又恍然點頭。

「小常這一趟回去時候不斷,估計是種下兒子了。」他嘿嘿笑道,「所以才接到信是這般又是高興又是害怕的,當初我老婆生的時候,我都這樣。」

他們說到這裡時,看向常雲成。

常雲成已經打開信再看,忽的身子僵硬,旋即又劇烈顫抖,忍不住發出一聲嚎叫,將這邊的人嚇了一跳。

再看常雲成攥緊手裡的信竟然疾步走開了。

「看樣子是生了。」大家笑道。

「而且一定是兒子。」有人補充道。

一時間氣氛歡悅。

「走,走,今晚加餐,宣府總兵新送來的好酒,咱們好好的喝一喝。」為首的男人大聲說道。

軍嚴,尤其是此時冬夏交接之際正是東奴最易來犯的時候,嚴禁飲酒,這些粗漢子們苦守此地別無樂趣,最大的樂趣就是痛快的喝酒了,聞言轟然叫好,呼啦啦的都向營地涌去。

常雲成這邊駐守的地方是一個叫做保安州的邊鎮。邊鎮之地自不能與內地繁華相比,所見之處破敗。

軍營就在州城邊,而常雲成等將官則是居住在州城內。

夜色下來時,將官官廳里氣氛熱烈。

大廳亦是破舊,桌椅板凳也雜七雜味酒香味四溢。

里里外外擺了十幾張桌子,擺滿了大碗的肉菜,大碗的酒。一個個吃的狼吞虎咽,喝的酒灑滿身。

朝糧餉,但還是比不得在內地吃得好,難得遇到上官宴請,所有人都敞開肚皮吃喝。

「喝,喝,這是高興事,生兒子最高興了。」幾個人圍著常雲成灌酒。

常雲成來者不拒哈哈笑著一碗接一碗,很快就喝的腳步虛浮。

「沒有生兒子。」他笑著說道。

沒生?大家愣了下,不過這時候誰還管著這個。吃肉喝酒就是了。

「那就是懷上了,早晚得生。」有人大聲說道。不由分說又舉過來一碗酒。

常雲成哈哈笑著接過,一飲而盡,他笑的厲害,似乎眼淚都出來了,終於腳步一個踉蹌,絆倒了下趴在桌子上,只是笑。卻起不來了。

「真是,這才喝了多少,怎麼就醉成這樣了?」大家嚷嚷道。「常爺一向千杯不醉的好酒量呢。」

「知道要生兒子了,高興嘛,人高興了就什麼,那句話怎麼說自己醉?」有人說道,想要掉個書帶,沒掉成。

「酒不醉人人自醉。」有書吏忙補充道。

「對,對。」大家笑道,看常雲成這樣,也不好再勸他,便讓侍衛扶他進去。

常雲成被從桌子上攙扶起來,還不肯走,伸手又去夠酒碗,死死的抓住一個。

「乾杯!」他大聲喊道,顫抖著舉起來,手已經不穩了,灑了一半。

大家又是笑呼啦的都舉起酒碗。

「乾杯!」大家跟著喊道,各自一飲而盡。

常雲成也喝了,這才哈哈大笑將酒碗摔在地上,再次跌趴在桌上。

「乾杯」他再次喃喃一句徹底醉過去了。

自從得知處理一些小傷不花錢後,來千金堂的人驟然多了起來,來了之後發現還有個女大夫,於是有些不方便與男大夫談的婦人們也多了起來,因為不會診脈,又沒有各種化驗可做,一開始齊悅應付的有些手忙腳亂。

「方劑診脈是很重要,但作為大夫,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另外一種必需添加的葯。」劉普成笑著對前來恨不得一夜之間學會所有本事的齊悅說道。

「什麼?」齊悅問道。

「心意。」劉普成拍了拍心口說道。

齊悅看著劉普成想笑。

「你越來越像我爸了。」她嘀咕道,總是愛給她上思想政治課,她想要跟他上手術,而他卻總是嘮嘮叨叨的說些別的。

不過,現在想聽那些嘮叨卻是聽不到了。

「齊娘子,我覺得你對病的興趣很大。」劉普成又說道。

這不對嗎?

齊悅不解的看他,她要治病可不是就是對病感興趣嗎?

「我是說,只是單單的看這個病,而不是這個人。」劉普成說道。

什麼意思?

齊悅更不解了。

「病人身體有病,心裡會緊張,心裡緊張擔憂,精神低迷焦躁,那麼肝損腎衰,所以那句老話才會說病由心生。」劉普成含笑說道,「作為病人信任依賴的醫者,除了對症開藥,還要解其憂心,給其痊癒的希望,這有時候反而比藥石更有效,她們找你來,你多和她們說說話,醫技望聞問切,除了切,還有望聞問嘛。」

齊悅哦了聲,認真地想他的話。

現代醫院裡,每天等著看病的病人排隊排到大門口,每個人進來問個兩三句話,單子一開,該檢查檢查,該住院住院,跟病人聊天?開玩笑吧。

齊悅想起在鄉下衛生院,老院長抱著大搪瓷茶缸,跟來看病的病人一聊就是半日,從這條腿什麼時候疼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