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七章表率

第二百二十七章表率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946

眼前的女童孩子,哪裡還有半點侯府小小姐的樣子,穿著最普通的小花褂子,抓鬢只綁了兩根紅繩,就是街上跑的那些窮苦人家的孩子。

「我,我賣餅子。」燕兒結結巴巴答道。

「我是問你怎麼出來賣餅子了?」齊悅喊道,幾步上前,抓住燕兒左看右看。

街邊的閑漢尋熱鬧被打斷很沒好氣,再看這女子長得漂亮的很,忍不住就要開口調戲,卻聽到路人低聲說是齊娘子啊,是千金堂的齊娘子啊,是那位神醫啊…

兩個閑漢頓時打個哆嗦。

雖然沒見過,但齊娘子這個名字如今在永慶府可是有名的很。

乞丐之身成為侯府少夫人,又奉旨和離,會剖腹療傷之技藝,敢帶著人去打架,而城子們都是她的跟班,只要她吆喝一聲,肯定會有一大群呼啦啦的跟著,指哪打哪…

閑漢轉過身躡手躡腳的忙要溜走。

「站著。」身後傳來女人的喝聲。

她說站著,兩個閑漢還真不敢走。

「娘子」他們轉過身,陪笑著施禮,「我們我們不知道…」

「餅子的錢。」齊悅沉臉說道。

閑漢忙從身上掏出一把錢塞給燕兒,這才忙忙的跑開了。

跟著燕兒來到臨近城門的一條胡同里,七拐間門前。

門開了半扇,院子里兩個婦人正在說話。

「常家娘子啊,這些衣服可要快些漿洗了,人家急著要呢。」一個婦人說道。

穿著素衫裙的常春蘭點頭。

「放心吧,王大姐。」她帶著感激的笑說道,一面用手扶起垂下的頭髮,「我一定洗好。」

婦人這才點點頭往外走。

「多謝大姐給我介紹的活。」常春蘭跟在後面連連道謝,再抬起身便愣住了。

齊悅拉著燕兒站在門口看著她,一旁的阿如亦是滿臉驚愕。

小小的院子里有些雜亂。晾曬的衣服佔去了所有空地。

「我和燕兒從侯府搬出來了。」常春蘭搬出兩張小凳子,一面將手在身上擦了擦,說道,「坐吧,這裡比較亂,就不請你去屋子裡坐了,也沒有茶…」

「我不是來聽你說這個的。」齊悅打斷她,也不坐。「你幹什麼啊?好好的搬出來做什麼?是他們趕你出來了?」

「不是,是燕兒要出來的,燕兒本來想去跟舅母一起住的,娘不讓…」燕兒忙忙說道。

常春蘭拉住她。

「去,燒水去。」她說道。

燕兒雖然不舍,但還是聽話的去了。

「大姐,到怎麼出什麼事了?」齊悅才不信這個,整容問道。

常春蘭笑了,用泡的發脹發白的手抿了抿頭髮。

「學你啊。」她說道。

齊悅拍頭。

「你學我做什麼啊!」她吐口氣說道,「你能跟我一樣嗎?」

常春蘭依舊含笑。

「是。我沒你那麼能幹。」她說道。

齊悅跺腳。

「這不是能不能幹的事。」她急道,「我。我」

我跟你們不一樣,我已經習慣了自己撐起天的生活,但是你這個土生土長以父以夫為天地的古代人可不一樣啊。

要命,就這樣跑出來,可怎成?民眾的口水都能淹死她。

「那你不是幹了嗎」常春蘭問道。

「我,我有手藝,就是出來了自己也能活得好好的。」齊悅瞪眼說道。

「我雖然沒有你的那種手藝。但是我也有手。」常春蘭含笑說道,一面伸出自己的手看,「看。我這雙手也能養活自己和燕兒呢,原來只要想活,就真的能想怎麼活就怎麼活啊。」

這也算是自己的蝴蝶翅膀?

齊悅看著常春蘭有些無語,如果不是自己做出表率,她是絕對不敢如此做的吧?

可是,真是該死,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表率,對自己來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那好吧,你既然學我,就跟我走吧。」齊悅最終說道。

「要是想要投靠你,一開始我就去了。」常春蘭說道,搖搖頭,「再說,你又去投靠誰了?還不是靠自己?」

「狗屁。」齊悅說道。

常春蘭愕然,走過來的燕兒聽的有趣。

「狗屁。」她跟著學了句。

齊悅忙伸手掩住她的嘴,帶著幾分尷尬。

「壞毛病不許學我。」她恐嚇道。

燕兒哈哈笑。

常春蘭也笑了。

「我哪裡是投靠自己,我不是搬走了侯府半分家當嘛,這是你祖母的家當,你當然也可以享受。」齊悅說道,拉起燕兒的手,「我們燕兒已經受了很多罪了,已經該受夠了,接下來就是享福享樂,要把從前缺失的歡笑快樂都補回來。」

她說這話矮下身,看著燕兒。

「苦難不一定都是人生,有的人生也不需要苦難,同樣能有成就,我們燕兒已經過了逆境了,那麼以後,只要享受順境就夠了。」她說道,也抬起頭看常春蘭,「大姐,你既然學我,那麼就學著我去過好日子,我們只過好日子,不受苦不受氣,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燕兒看著齊悅笑的更開心了。

常春蘭眼圈微微發紅,但這次她沒有再掉眼淚,而是點點頭。

第二天齊悅來上班時,身後就多了一條小尾巴。

「我是齊娘子的助手。」燕兒大大方方的對好奇的弟子們自我介紹。

大家自然認得她,此時此刻燕兒也不再蒙著面巾了,就那樣吧嘴上的傷疤展露於外。

「傷口長得真么好啊。」弟子們紛紛說道。

同樣是被人看到傷疤議論,但這裡的議論讓燕兒無比的自在。

「嗯,再過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