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五章進益

第二百二十五章進益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4080

齊悅到家又是一片歡騰,哭的哭笑的笑,好容易才安靜下來。

這邊二夫人親自來了,一進門就哭。

幾日不見,二夫人整個人的狀態更不好了,齊悅嚇壞了,她不懂診脈,也沒得各種數據檢查,急的要請安老大夫來。

「我沒事,我的病我知道,倒是你掉了層皮…。」二夫人拉住她,擦淚說道,又盯著她看,剛止住的眼淚又涌了出來。

「嬸母,我沒有掉層皮,只是顱腦損傷,養一養就好了。」齊悅笑說道,「我是大夫,我自己知道。」

二夫人這才安了心,拉著齊悅的手捨不得放開。

「你快些回去,你這身子出不得門,見不得風,動不得氣,你要是有個什麼不好,我可怎麼辦?」齊悅說道。

這一句我可怎麼辦,讓二夫人原本灰暗的眼又瞬時增添了光彩。

「你放心,為了你,我也要撐下去,直到…」她說道,說道這裡又停下,「月娘,跟我去京城。」

又是京城。

「嬸母,你現在絕對不能出門!」齊悅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真的,我看病真的不行,要是外科手術我沒問題,但真正能讓病人痊癒的還是安老大夫這樣的,你要是實在擔心你嫂嫂的病,就要找一個好大府,太醫什麼的。」

二夫人看著她帶著幾分焦急還要勸。

「嬸母,就是要去,也得等你身子養好了,大夫說能出門了,我就陪你走一趟。」齊悅說道,握住她的手,帶著幾分期盼,「我也想出門啊,我還沒去過京城呢。嬸母,京城一定很大很好吧?」

二夫人的神情帶著幾分凄然悲壯。

「是,京城很大。」她慢慢說道,握緊了齊悅的手,眼神堅定,「嬸母一定會帶你去的。」

在家歇了一日,齊悅便又上班了。

「我在家歇著,還不如去千金堂。有大夫守著我,豈不是更好?」齊悅笑道。

阿如阿好這才不說話,小心的扶著她坐了馬車來到千金堂。

來到病房,安老大夫正在給傷者診脈,旁邊有兩個男人陪著。

見齊悅進來,兩個男人噗通就跪下了,一句話不說沖齊悅叩頭。

「行了,別跪來跪去了。」齊悅擺手說道,她站在安老大夫身邊,認真的看他診脈查問調整藥方。

安老大夫看完這傷者。又轉身為齊悅診脈。

「安老大夫,我應該沒問題了。你還是快些回去吧。」齊悅說道,這算下來安老大夫已經在這裡呆了將近半個月了,「這個傷者再過四天就能出院了。」

說這話,她忍不住彎身施禮。

「多謝安大夫救我命。」她說道。

安老大夫忙攙扶她。

「伺候師父,本是弟子之責。」他含笑說道。

「哎呀安大夫。」齊悅忍不住跺腳,「你就別寒磣我了,這次要不是有你。我,還有他,誰也活不了!還師什麼啊。史書上倒也能留下一個笑話。」

某某女瘋魔給人劈胸剖腹治病結果雙雙亡故大家要以引為戒之類的趣聞雜談。

安老大夫被她逗笑了。

「沒有你,他一定死了。」他整容說道,「師父,此等神技,必得天佑。」

劉普成此時走進來,聽到他們的話笑了。

「都別謙讓了,互相為師。」他說道。

「是,老師。」齊悅也笑著看著他恭敬的說道。

「瞧這輩分亂的。」劉普成對安老大夫笑道。

一片歡笑聲大夫,安老大夫的馬車走的看不見,齊悅等人還站在門口久久的看著。

「身子還沒好,進去坐著。」劉普成對齊悅說道。

齊悅點點頭,進去在病房裡看望那個傷者。

「別怕,多下來走走。」齊悅說道,指導這兩個男人扶著傷者在屋內慢走,「做些雙肩前聳…」

「大夫,大哥這裡真的…」一個男人實在是忍不住指著傷者的胸口問,「裡面是鐵絲捆著?」

齊悅點點頭。

「不用取出來的,會和骨頭長在一起。」她含笑說道。

面前的男人們神情驚悚。

「大哥,你真成鐵打的了…」年紀小的那個喃喃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

「你家住得遠嗎?」她又問道,「雖然出院,安老大夫開的葯你們回去吃,但還是要定期做傷口消毒,你是親自過來還是我教給你?」

三個男人同時點頭。

「我們過來我們過來,再遠也要過來。」他們齊聲說道。

開什麼玩笑,嚇都嚇死了,還敢自己弄。

說這話胡三進來了,身後跟著兩個弟子捧著托盤。

「吃藥換藥了。」胡三說道,對這幾個男人他始終沒有好臉色。

傷者先吃了葯,然後躺下,由其做換藥消毒,齊悅在一旁親自看著指點著。

「師父,你也該吃藥了。」胡三轉向齊悅,一臉笑恭敬的說道。

齊悅說了聲好,又囑咐傷者不要怕繼續活動才走出去了。

「住院費是不是該交一交了?」這邊齊悅走出去了,胡三才冷著臉看著這幾個男人說道,「還有,打傷我師父的事,我師父大人大量不追究了,但你們打算怎麼給個說法?」

這邊辦公室里,齊悅喝了葯,對面的劉普成翻看面前的幾張紙。

「…不錯,淺顯易懂讓大家都知道做手術雖然可怕一些,但的確是在治病….」他一邊點頭說道。

「我想好了,先發放這樣的廣告紙,然後呢再印一些小冊子,講一些疾病預防什麼的小常識。」齊悅放下藥碗,苦的吐舌頭,含糊說道。

胡三進門聽到了,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