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四章春雨

第二百二十四章春雨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0

齊悅醒來後的第三天,迎來了今年的第一場春雨。

「頭部高位。」齊悅說道,然後看著阿如將自己調整好體位。

阿如給她墊好,然後拿筆記下來。

「鹽水來了。」阿好捧著一個蓋碗碎步進來,肩頭被雨水打濕一片。

齊悅含笑張開嘴,讓阿如為自己做口腔護理。

剛做完,聽得那邊的病床上管青牛一陣呻吟。

「看看他怎麼樣?」齊悅忙說道。

阿如便忙過去了,低聲詢問。

「還是疼。」她說道。

「這位大哥,開胸手術是所有外科手術中最疼痛的一個。」齊悅說道,一面看著這邊,「你盡量用腹式呼吸…」說這話又看阿如,「你還記得吧當初子喬用過….」

阿如點點頭,翻出本子來看。

「…術後咳痰怎麼樣?」齊悅又問道。

聽她們這邊絮絮叨叨談論自己的病,管青牛轉過頭來。

「你是被我的人打傷的?」管青牛又問道。

多說話也能緩解疼痛,想來這些日子,千金堂的人雖然沒將他扔出去不管,但除了正常護理外,估計沒人肯理他,自然沒人陪他多說話了,對於自己怎麼躺在這裡,怎麼接受的治療,大夫又怎麼辦打傷了,他只知道個模糊。

齊悅笑了笑。

「這不能全怪你的人。」她說道,深吸一口氣,「這些事畢竟匪夷所思,大家被嚇到也是正常的,還是這種治療大家見的太少了,不知者不為過。算我倒霉吧。」

管青牛看著她。

「真的是把我的胸切開?」他問道,瞪大眼。

「是的。」齊悅說道,一面伸出手,「你跟我做一下肢體活動..」

管青牛看著她,卻不敢伸手。

「一定要活動,這樣既可以促進呼吸運動,又能防止肺不張啊關節僵硬啊手臂攣縮啊什麼的。」齊悅說道,一面再次做出動作示範。

安老大夫此時進來了,嚇了一跳。

「師父。你現在不要多說話也不要亂動。」他說道。

齊悅吐吐舌頭,忙放下手。

安老大夫分別給二人做了檢查,藥房里也送葯來了,管青牛和齊悅都喝了葯。

「引流管一直正常吧?」齊悅放下藥碗又問道。

阿如將這幾天的護理記錄拿過來給她看。

「安大夫謝謝你,這個病人竟然沒有出現術後併發症。你是怎麼做的?」齊悅忍不住問道。

她才做完手術就暈過了去,術後那些要緊的護理觀察都沒有來得及做,甚至連說都沒說過,沒想到這個管青牛竟然在這個粗糙的手術下闖過了危險期。

肺部感染心律失常以及失血…

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呢。

安老大夫被她問的反而一愣。

「這個,怎麼說呢?」他捻須沉吟一刻,「初時肺經蘊熱,高熱。胸悶、咳喘氣促納差…」

齊悅一邊翻看記錄,阿如都詳細的記下了。

「沒錯,這就是肺部感染。」她說道,「沒有靜脈點滴以及抗生素。你是怎麼治好的?」

安老大夫笑了。

「也沒什麼,雖然不知道師父是怎麼做的,但此病人肺臟損傷,氣滯血瘀腑氣不通。當清熱解毒活血化瘀,通里攻下。方可宣發肅降,通調水道,所以我用了厚朴枳實行氣,消痞除滿,再加以柴胡陳皮疏肝理氣調中,當歸….」他慢慢說道。

他說的話,齊悅幾乎全都不懂,但她認真的聽,一個字也不放過。

第七天的時候,齊悅能下床了,在認真查看了管青牛的狀況下,準備拔管了。

沒有親眼看到手術場面,安老大夫遺憾不已,這一次連拔管也不肯錯過。

病床前站了一圈人。

經過這一次昏迷,齊悅深感傳授知識的重要性,所以決定每一次診治都是一次教授,讓弟子們全部來看。

蓋在管青牛身上的單子被掀開,這個管青牛的護理換藥消毒什麼的主要是阿如和胡三負責的,因此大多數弟子都是一次看到傷口,有人一陣眼暈轉過頭。

「好好看!」齊悅嚴厲喝道。

那弟子被嚇了一跳,忙轉過頭。

「怕什麼怕,這就跟上戰場打仗一樣,連敵人的面都不敢正視,還談什麼打勝仗!」齊悅豎眉喝道。

這還是齊悅第一次這樣凶的說話,弟子們都不由站好了,認真看著這邊,半點視線不敢錯開。

齊悅這才取過聽診器,認真的聽了。

「阿如,你來聽聽,告訴我怎麼樣?」她說道。

阿如點點頭伸手接過,認真的聽。

「呼吸聲..呼吸聲很清楚。」她說道。

齊悅點點頭,示意下一個弟子來。

四五個弟子聽診過後,齊悅給他們講解了各種癥狀的反應。

「好漢,我現在要給你拔管。」她看向管青牛。

管青牛的確是個好漢,但好漢被這麼多人圍觀著,且想到自己胸口插著兩個管子要被拔出來,那種緊張恐懼是無法控制的。

「你深呼吸,然後屏住氣。」齊悅說道,「不要怕。」

伴著她這句話,在場的人竟忍不住都跟著深吸一口氣屏住了。

「別緊張,我說讓你深呼吸你再做。」齊悅笑道,伸手開始拆傷口的布,傷口更裸露於外了,看著那從肉皮中穿出的管子,還是有弟子到底受不了,一陣反胃。

很快引流

管被拔出來。

「消毒。」齊悅伸手。

阿如忙將托盤舉過來。

「大夫,大夫,我的心要跳出來…」管青牛顫聲說道,面對仇人的刀都眼睛不眨一下的漢子,此時竟然有些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