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三章情怯

第二百二十三章情怯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720

已經過了子時,千金堂里卻如同白日一般。

病床上齊悅依舊閉著眼方才的呢喃似乎是錯覺。

「我真的看到了!」阿如哭著說道,不知道是要說服眾人還是要說服自己,「世子爺,你也聽到了是不是?少夫人在喊你的名字¨」

常雲成依舊半跪在床邊,緊緊的握著齊悅的手,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死死看著那個依舊沉睡的女人。

她在喊自己,她在喊自己,他不會聽錯的。

他的腦子只重複著這句話。

這個時候她在喊自己的名字….

如果,如果沒有離開,今天的事怎麼會發生

可是這世上從來沒有如果。

他說過別人欺負她時,他會第一時間出來幫她

可是他從來沒做到過,他做的也僅僅是說說。

他什麼也做不到,什麼也不能給她。

常雲成將頭再次埋在齊悅的身側,身子不可自制的發抖。

「師父暫時沒事了。」這邊安老大夫終於問診結束了。

這句話說出來,就連隔壁病床的男人覺得一顆心終於從嘴裡放下了,雖然他的心依舊吊在嗓子眼,那是自從得知自己的胸口被劈開又摘了一根骨頭之後的反應。

屋子裡的其他人也喜不自禁的發出一聲聲壓抑的歡呼。

阿如和阿好哭著抱在一起。

「那她怎麼還不醒?」劉普成是大夫,還能保持冷靜問道。

暫時沒事,那以後呢?

劉普成這句話問出來,高興的人們頓時又緊張起來,看向安老大夫。

阿如阿好抱在一起,流著淚動也不敢動。

「先吃藥吧。」安老大夫最終只是說道。

鶴嘴壺取來,劉普成親自灌藥,不知道是因為強灌藥不舒服,還是葯太苦了·昏迷眉頭,頭輕輕的晃動。

「有反應!真的有反應!」站得近的胡三嗷的一聲叫起來,指著床上齊悅,然後就放聲大哭。

「師父我對不起你啊·我沒用啊。」他伸手啪啪的打自己的耳光,「我胡三原本就不算個人啊,是我死纏爛打非要喊你當師父,我哪裡配啊,我知道自己不配啊,你卻真的把我當徒弟啊,比親兄弟還親·比親兒子還親….」

這話聽起來很好笑,但此時此刻沒人笑。

「¨那些錢說給我就給我,我要多少就給多少,那些圖紙那些連工匠都驚奇連連的圖紙啊,師父啊,親兒子也沒這麼親的啊,我沒用啊,我什麼都做不了啊·除了惹禍就是添亂,我是爛泥扶不上牆啊,做手術我暈倒·你被人打我暈倒,我還活著幹什麼啊!我活著有什麼用啊!」胡三捶胸頓足幾近癲狂。

劉普成搖搖頭示意兩個弟子架他出去。

安老大夫說了病人需要靜養,屋子裡的人這才都依依不捨的退了出去。

自始至終常雲成一直跪在床前,一動不動。

「世子爺,您去休息一下吧,是不是趕了幾天」阿如遲疑一下說道。

常雲成沒有理會。

阿好擦淚端來一杯水。

「世子爺,那你多少喝點水..」她哽咽說道,「你這樣,少夫人知道心裡也會不安的。」

讓她不安…

自己什麼也給不了她,連句好聽話都沒說過·從來都是她讓著自己,哄著自己

讓她不安,你常雲成還是不是個人…

常雲成抬起頭接過茶杯一口氣喝了。

「飯。」他乾澀的嗓子終於能吐出字來。

阿如忙點頭。

「快去。」她說道。

阿好忙忙的去了,不多時端了飯菜過來,常雲成狼吞虎咽的吃了個乾淨。

阿如和阿好看著又開始哭。

這是餓了幾天了啊,從京城到這裡·是不是一路上都沒停過,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常雲成吃過飯,人也精神了一點。

「你們去歇著吧,我來守著她。」常雲成說道。

阿如和阿好搖頭。

「你們去吧,你們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守著她護著她,她能指望的只有你們了。」常雲成啞聲說道,「能真正照顧她的也只有你們。」

阿如低頭拭淚,應聲是,又去看了看這邊的病人,按照要求量了體溫看了血壓,又拿過聽診器聽診了心肺。

病人看著阿如,五大三粗的漢子竟忍不住眼圈發紅。

「小娘子,你是好漢。」他說道。

阿如被他說的愣了下。

「我對不起你們,你們竟然還如此照顧我¨你們的娘子如此危急,你竟然還能不忘做這些」病人啞聲說道,指了指阿如手裡的血壓計聽診器。

阿如低頭看了看手裡的東西。如說我辛苦。」

他說著笑起來。

「我辛苦,我辛苦什麼啊,我能辛苦是我活該,是我榮幸¨」他說道,再一次將頭埋在床上,「月娘,我不敢想」

旁邊的病人從來沒有這樣期盼自己痛,痛暈過就好了。

他又是傷心又是難過又是羞愧,恨不得去死,卻偏偏死不了。

他終於忍不住嗚嗚起來。

「這位爺,是我害了您夫人,我的命不值錢,我死不足惜¨」他哭道。

常雲成猛的站起來了,幾步邁到他這邊,如同一座山威壓罩住這個病床上的男人。

男人刀里來刀里去,什麼陣仗見過但在這個男人面前竟然覺得一瞬間窒息。

「你的命以前很不值錢,但從現在起,你的命是她給的,所以很值錢!」常雲成啞聲說道「你要是給我死了,管青牛,你們燕雲寨一百三十六口,都會給你陪葬的。」

男人面色驟然青紫。

「你.你怎麼知道我¨」他結結巴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