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一章難逃

第二百二十一章難逃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805

手術室里頓時亂了套,看著噴出來的血,胡三很乾脆的眼一黑暈了過去,張同渾身哆嗦,雖然沒有暈倒,但也跟暈過去沒區別。

「齊悅!」棺材仔喊道,伸手就要去按住。

這一聲齊悅讓齊悅回過神。

「紗布!」她喊道。

那邊的阿如已經完全不能自制了,手扶著器械架子勉強站住。

棺材仔伸手拿過厚厚的一沓子布,齊悅開始填充。

「調整手術床,頭低腳高!」她喊道。

阿如胡三張同已經靠不上了,棺材仔對這個床不熟悉,聽了便站過去要自己抬起來,劉普成忙伸手過去搖動床位,那活動的床板便慢慢的升高了。

「鋸子」齊悅又伸手。

棺材仔愣了下。

「要做什麼?」他問道。

「我要完全劈開胸骨。」齊悅說道。

棺材仔看著她,露在口罩外的眼瞪大,呼吸更加急促。

「都這樣還要劈開…。」他顫聲說道。

「是,這是有大動脈分支破裂出血,沒有體外循環技術,我要馬上找到出血位置縫合…紗布,給我紗布,填塞壓迫止血…」齊悅說道,一面手下不停,白布一塊一塊的填塞進去,「阿如,輸血!」

阿如想要應聲是,可是卻抖得發不出聲音。

棺材仔伸手拿過。

「怎麼做?」他喊道,看著這從來未見過的器械。

劉普成邁上前,拿過針頭接上管子,刺入傷者靜脈。

伴著齊悅再次擴大切口,整個手術室似乎變成了屠宰場。

外邊也亂了套,看到裡面胡三都暈了過去,外邊雖然沒有那麼直觀的看到胸腔血涌,但也嚇得哇哇亂叫。

原本被勸說在一旁等候的傷者家屬此時也急了。

「出什麼事了?出什麼事了?」他們喊著就撲上來。

幾個弟子想要攔住他們,但卻被推開了。

為首的男人撲在隔扇上。透過空子看進去,正好看到齊悅舉起一把鋸在傷者胸口拉。

「殺人啊!」男人發出一聲嚎叫,雙手咚的抓住隔扇。

力量之大,讓整個隔扇都抖了起來。

幾個弟子們慌忙湧上來阻攔他。

「這是手術,在手術,不要怕。」他們亂亂的喊道。

「哥!哥!上當了!」門外栓子衝進來大聲喊道,「人家說了,他們千金堂是騙子。是拿人人做什麼練習…練習技術的!」

這句話和方才男人看到的場面做了印證,男人頓時大怒。

「砸門!」他喊道,就沖手術室的門衝去。

咚咚的撞門聲讓手術室里的人也驚呆了。

「頂住門,絕對不能讓他們進來。」齊悅喊道。

劉普成立刻就衝過去死死的頂住門,阿如哆嗦著也想要跑過去,剛邁腳就摔倒了,但硬是爬了過去。

「不能進,手術結束之前不能進。」劉普成大聲喊道。

門外怒罵聲撞門聲不斷。

外邊的弟子們聽到師傅的喊,也都回過神,拼著命撲上來。又是攔又是拉。

這四個男人力氣大,很快甩到一片弟子。一個男人舉起一把椅子,重重的砸向門。

張同劉普成阿如死死的抵住。

對於這一切,齊悅似乎都聽不到,她已經擴開了切口,除去了填塞壓迫白布,開始解剖縱膈局部。

棺材仔拿著虹吸,將血液不斷的吸出。好讓她視野清楚。

兩個人的額頭上都是汗,罩衫內的衣裳也都濕透了。

「找到了!」齊悅發出一聲低呼,「左頸總動脈…血管鉗」

她伸手。棺材仔一手拿著虹吸,一手準確的拿過鉗子遞過來。

「最小的縫線。」齊悅說道,再次伸手。

針線準確遞過來,她眨著眼,不顧眼睛的澀疼,開始縫補。

「還是有滲血」她喃喃說道,再一次伸手。

棺材仔的線再次遞過來,看著她一次又一次的縫補,時間還有嘈雜聲似乎被隔絕了,這一刻除了耳朵的嗡嗡響,他們什麼也聽不到。

屋子裡沙漏一點點的流淌,已經整整過去三個半時辰了。

棺材仔從沙漏上收回視線,接著專註的看著齊悅的手,那雙靈巧的手在人體內翻飛。

安老大夫就是在這種時候停在了千金堂外。

喧鬧聲幾乎掀翻了整個院子。

安小大夫聽得後邊的怒罵嚎叫,嚇的臉都白了。

「父親,千金堂肯定惹上麻煩了,咱們可別進去。」他慌忙說道。

安小大夫心急如焚。

「快點推我進去!」他一棍子打道。

安小大夫無法只得推著進去,這一次,沒人理會他們,也沒人給他們鋪設門板,所有的弟子都沖向後院,前堂空無一人。

外邊街上的人聽到熱鬧也都跑進來,將後堂的門都堵死了,好容易安小大夫才推著父親擠進去。

院子里如同餃子開了鍋。

弟子們東倒西歪,三個兩個四五個的各自和一個壯漢拉扯,或者抱腿或者抱腰,總之不管那壯漢如何大拳頭的亂打,他們死死的不肯鬆手。

一個壯漢發狂般的嘶吼一聲,盪開了抓著自己的四個弟子,整個人都撞向屋門。

安小大夫側頭移開視線。

「這是怎麼了?」安老大夫大聲的問道,神情焦急。

「說是殺人呢…」有圍觀的群眾說道。

這一次屋門被撞開半扇,男人叫著要衝進去,地上的弟子奮力撲上去,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腿腳。

那男人怒吼著踢打,卻摔不開。

就在這時門被打開了。

「喊什麼喊,快走開,手術做完了!」劉普成喊道。

這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