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章挑撥

第二百二十章挑撥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0

各種必需的湯藥熬制起來,手術室也開始消毒。

日常用於講課的屋子被當做大夫辦公室,此時齊悅挑選出的手術人員都站在這裡,除了棺材仔。

麻醉劉普成,器械阿如張同胡三,這三人還兼任第二第三助手,至於第一助手,則非棺材仔不可。

這一次的手術不同於以前,大面積的開胸,對於弟子們來說,還是很大的刺激,唯一能信任的就只有這個常與死人相伴的棺材仔了。

「但是最重要的問題還有一個。」齊悅說道,「那就是輸血,這次開胸雖然還不知道出血量,但輸血肯定是不可避免的,我現在沒有驗血紙,那麼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自體輸血。」

「自體輸血?」劉普成問道,「是自己的血輸給自己?」

「沒錯,原本這種輸血是需要稀釋的,但是,體外循環血液回收機..這些東西…」齊悅說道,嘆了口氣。

這些東西都沒有…

「那就只有豁出去了,開胸之後,我會結紮動脈,讓他的血重新流入循環血內,再用虹吸吸取內出血,靜脈注射輸回…」齊悅說道,一面用炭條在黑板上寫寫畫畫,「這樣,也許能避免失血性休克了。」

這個劉普成他們也不懂。

「小齊,你不要怕,我們當大夫的,只要問心無愧,就無所畏懼。」他含笑說道。

齊悅點點頭。

「老師我沒有害怕。」她亦是含笑說道,「我只是想要做到最好。」

她說完,放下手裡的炭條。

「老師,小棺來了,你給他講解一下今天的手術。」她說道.

劉普成點點頭說聲好。

「那麼大家準備吧。」齊悅拍拍手,「胡三跟我走,我們去找工具。」

齊悅和胡三奔出千金堂時。一輛馬車正向永慶府駛來。

「果真如此?」安老大夫神情凝重問道。

「是的,父親,城外都傳遍了,那肯定是假不了了。」安小大夫說道,一面帶著難掩的激動,「那個女人無婦德,定西候府早該…」

他的話沒說完,安老大夫拿起一旁的拐杖給了他一下。

「滾出去,再對師祖不敬,我禁你行醫!」他沉聲喝道。

師祖!安小大夫雖然心內憤憤。但還知道父親有些事是說到做到的,當下不敢說話坐了出去。

棺材仔趕過來時,與進門的齊悅正好碰頭。

「你來了。太好了,快去,我們要開會在討論下手術。」齊悅直接開口說道。

棺材仔的視線落在她的手裡。

鑿子鋸子鐵鉗子鐵絲….

「都拿去煮了。」齊悅將東西一股腦的交給兩個弟子。

這兩個弟子臉色發白的抱著去了。

屋子裡,原本寫滿的黑板還擺著,劉普成引著棺材仔逐一看過去。這邊齊悅又拿起炭條,開始講解。

「…這次手術我採用的是胸骨正中切口,切開皮膚…」她說道,一面在胸口剖析圖上上做出標示,「…自上而下鋸開胸骨…」

聽到這裡,胡三等人忍不住啊了一聲。伸手掩住嘴。

「那.那..」他結結巴巴的開口。

「這個方案對胸膜腔阻止損傷小,手術顯露好。」齊悅說道,沒有理會胡三。接著講解,「然後我會探查縱膈胸腺直到找到血腫,清除,縫合出血點…」

棺材仔認真的盯著她的手筆,眼睛閃閃發亮。

以前只是看死人。終於有機會看活人了….

活人剖開啊….

這真是太刺激了….

「消除血腫之後,我會用鐵絲固定胸骨。然後採用次全層連續縫合…」齊悅接著說道,一面在黑板上快速的寫寫畫畫。

劉普成等人聽得停止了呼吸,手術還沒開始,但光聽齊悅將來,就覺得渾身汗毛倒豎。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技藝啊,天啊,這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

講解完要講解的,讓大家對手術有了初步的認識,齊悅放下手裡的炭條,深吸一口氣。

「那麼,我們開始吧。」她說道。

「是。」劉普成等人齊聲答道。

他們說著話走出教室,開始往消毒室走去,蹲在院里的病人家屬看到了。

「喂,喂!」他們頓時大聲喊道,伸手指著棺材仔,「這晦氣人進來做什麼?」

棺材仔停下腳。

「他是我助手。」齊悅說道,「這次手術能不能成功全看他了。」

這話說得那幾個男人都瞪大眼,一時沒反應過來看著齊悅拉著棺材仔進去了。

「三哥。」一個男人回過神,看著為首的男人說道,「這事行不行啊,怎麼看起來這裡的行事都怪怪的?」

被喚作三哥的男人低頭看了眼手裡的那張紙,也就是齊悅讓他簽署的什麼手術告知書。

「栓子,你拿著這個,去街上找個人看看,到底寫的什麼。」他低聲說道。

栓子應聲是,接過那張紙出去了,千金堂里弟子們忙碌沒人注意,再說,這手術也是要家屬迴避,出來後直接進重症監護室,家屬也是不允許進的,這些人在不在這裡,倒也無所謂。

栓子出了門,也不知道該問誰,但他腦子靈活,知道如果在千金堂附近問,說不定這些人會和千金堂串通,不會告訴他實話,於是他便徑直走了出去。

走出東街沒多遠,正好看到一個藥鋪,既然都是醫者,那麼內行肯定懂內行,栓子抬腳進去了。

他拉住一個小夥計,將文書遞給他。

「小兄弟,你給我念念上面寫的什麼?」他說道。

小夥計一看這人既不是抓藥又不是問診,哪裡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