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九章樂業

第二百一十九章樂業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783

鵲枝敲響齊悅的家門時,齊悅正在吃早飯。

看到鵲枝來,齊悅很高興,阿好則哼了聲,扭過頭不理會。

當初謝老夫人本來是要把齊悅原本的用的大丫頭都給過來,但鵲枝卻不肯走,不僅沒走,反而不知怎麼花言巧語的哄的謝氏竟然把她留在世子院子里。

「還好意思上門,別耽誤了你鵲枝大姐的前程。」阿好哼聲說道。

鵲枝面色微微尷尬,但並沒有不安。

齊悅也沒覺得如何,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嘛。

「你怎麼來了?吃過沒?」她笑問道。

「奴婢還沒來看過少夫人,今日正好得空出門,就跑來看一看,也好安心。」鵲枝施禮說道,目光掃過齊悅的飯桌。

桌上擺著兩碟菜,一盤子炸果子再有一碗粥,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在環視下屋子,桌椅板凳擺設乾淨整潔,只是怎麼看都極其簡單。

一切的一切跟侯府相比果然是天上地下。

鵲枝不由再次慶幸自己當時沒跟來。

「謝謝你有心了。」齊悅笑道,請她吃。

「不了,我也不敢久留,知道少夫人好,我就安心了。」鵲枝忙笑道。

「師父師父。」門外傳來咚咚的敲門聲,伴著急急的呼聲。

齊悅三口兩口咽下粥。

「是胡三。」她說道。

元寶已經打開了門。

「師父,師父讓你快去,有個重症床創傷,師父懷疑是內出血。」胡三喘氣說道。

「阿好,你送鵲枝。」齊悅說道,自己利索的起身,就跑了出去。

阿如跟著就去了。

「少夫人不用」鵲枝忙說道,再看院子里已經沒人了。

「鵲枝大姐走吧。」阿好不咸不淡的說道。

「我留在家裡,是想世子爺將來看到我也能記得少夫人。這樣世子爺也忘不了少夫人…」鵲枝笑著低聲說道。

阿好冷笑一聲打斷她。

「走吧,你自己惦記著吧,我們是不稀罕了。」她說道。

鵲枝微微紅了臉。

「人往高處走,又有什麼錯。」她說道。

「沒錯,但是來笑我們往低處走的就錯了。」阿好回道,一面打開門,「再說,誰過得好還說不定呢。」

哎呦我的天。鵲枝看著她想笑又不敢笑,最終什麼也沒說走了。

千金堂里,齊悅查看傷者,而傷者四周的家屬也在查看她。

看著齊悅掀開蓋在傷者身上最後一個遮羞單子,男人們再也看不下去了。

「哎哎哎,你這女人幹什麼?」粗漢子們都忍不住喊道。

「我在檢查,我是大夫,別擔心。」齊悅說道,「我姓齊,是千金堂的大夫。你們不信,可以上街打聽一下。」

男人們將信將疑。看著齊悅接著檢查。

「…頭部上,前胸的傷最重,送來時,已經昏迷,我首先進行了止血,護腦,但現在看來情況還是不好。根據脈相,是傷及五臟六腑了。」劉普成說道。

齊悅點頭,看著張同遞上的病人診斷。一面接過阿如遞來聽診器。

「…循環呼吸系統沒有異常。」她聽診後,摘下說道,「左胸腔有積液。」

劉普成得到確定,點了點頭。

「病人一直沒有蘇醒?」齊悅看向傷者。

劉普成點點頭。

「失血過多以及顱腦損傷,確實會昏迷,昨夜接診,是按頭部傷重點診治的,灌了疏風理氣湯,但還是沒醒來,然後我又進行了脈診,才發現是內臟問題。」他說道。

齊悅皺眉,她的視線落在傷者的身上,ct啊ct,一到這時候真是想念的抓心撓肺啊…

她伸手抓了抓頭。

「老師,把他弄醒。」她說道,「問診和按診確定病位。」

劉普成點點頭,取過金針,開始在傷者素s、百會、神闕等穴運針,之後張同拿來了艾灸。

這時候齊悅就幫不上忙了,她認真的看,不得不說,效果真厲害。

一炷香的時間,傷者悠悠醒過來,醒來便發出一聲聲的呻吟,身子也縮了起來。

「好漢。」齊悅喊道,一面讓弟子們按住他的手腳,「你聽到我說話沒?」

這一聲好漢讓傷者看向她,齊悅伸手在他面前晃。

「好漢,我是大夫,我現在要給你診治,你要告訴我哪裡痛。」她大聲說道,一面說話,伸手就開始沿著脖頸按下去。

「老子不痛…」好漢咬牙說道。

齊悅一臉黑線,她說好漢可不是這個意思。

「痛就是痛,痛不是什麼丟人的事,那些不知道痛的只是死人。」她大聲說道,手上力氣加大。

傷者終於發出一聲哀嚎。

「痛,這裡痛…」

「這裡呢?」

「痛…」

看著男人不斷加大的痛呼,以及渾身冒汗,四周的男人都紅了眼。

「喂,你這女人…」其說道。

話沒說完被劉普成攔住。

「你們的這位大哥傷在五臟六腑,因為看不到,所以必須要知道到底哪裡受傷,人的身體不會說謊,只能這樣來找到最重的傷情部位。」他說道。

男人們便不再說話了。

這邊齊悅又是問又是按,終於探查完了,但卻出了一頭的汗,沉吟半晌無語。

屋子裡所有人都看著她。

「我懷疑是縱膈血腫」她喃喃說道,眉頭緊鎖,看著男人胸口的傷口。

那是什麼?

屋子裡的人看著她不解。

講課用的木板被推過來,齊悅拿起炭條,快速的在上面勾畫出一個人形解剖圖。

「這裡,就是縱膈」她用炭條重重的圈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