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八章安居

第二百一十八章安居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943

抱歉早上出門早沒來得及更新

*******************

三月十家的日子,一大早來幫忙的人就擠滿了院子,其實東西都已經搬好了,今日也不過是個祭灶等做個儀式。

將鑰匙交給翠芝,齊悅再次看了眼王家的這個宅子,點頭告辭。

「齊娘子,你幹嘛非要再去買別的房子,這裡你也可以買下來啊。」翠芝說道,帶著幾分不舍。

齊悅笑了。

「那邊離千金堂更近,這樣我值夜班也方便些。」她說道。

當然不是這個理由,翠芝知道,既然齊悅不說,她也不再問。

「有空找我來玩。」齊悅笑道,拍了拍她的手,轉身坐上車。

街上的弟子們已經熱熱鬧鬧的遠去了,阿如跟著坐上去,沖翠芝擺擺手,馬車慢慢的走開了。

翠芝一直送到巷子口站在那裡還捨不得收回視線。

「姑娘,回去吧。」王家來的婆子笑道,「也沒待多久,姑娘還捨不得齊娘子呢?」

翠芝也坐上車,嘆口氣。

「還真捨不得。」她說道。

車夫牽著馬前行,婆子在一旁坐著笑。

「齊娘子這麼好啊,能讓翠芝捨得老太太捨不得她?」她打趣道。

這話到家後,便被傳開了,引得王老太太都來打趣她。

「要不說女生外向我養了翠芝這麼多年,幾天就被別人勾走了。」老太太笑道。

屋子裡陪坐的媳婦孫子孫子媳婦們也跟著笑。

「要是齊娘子是個男人,我還真求老太太把我給她呢。」翠芝說道,一點也不怕,給老太太捶著肩頭說道。

這話讓屋子裡又笑起來。

「你這丫頭沒羞沒臊的。」老太太說道,卻並沒有半點責怪。

「那齊娘子真這麼好啊?」一個孫子媳婦問道,帶著幾分好奇,上一次齊悅來打架,她們這些女眷是沒親眼看到。只是後來聽自己男人孩子們講,再加上外邊那些傳言,實在是想不出這個女人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王大公子也在一旁,慢慢的喝茶聽他們說話。

「是啊。」翠芝說道,「也說不上哪裡好,反正,就是跟她在一起,感覺。嗯,很…很舒服。」

她斟酌著詞語,一面歪頭想著。

「舒服?」

這是什麼評價,大家笑著互相問。

「大哥,你說呢?」有人問王大公子。

王大公子被問得愣了下,放下茶杯。

「許是心思寧靜吧。」他說道。

翠芝點點頭。

「對對,就是,跟齊娘子在一起,特別的自在,什麼都不用想。說什麼都沒事。」她笑道。

老太太伸手戳她頭。

「還不如直接說是齊娘子嬌慣你。」她笑道。

屋子裡笑聲再起,王大公子放下茶杯走出去了。

老太太看著他的背影。

「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讓我嘗嘗,跟著齊娘子在一起是個怎麼的感覺。」她似笑非笑道。

齊悅的新宅子里也是很熱鬧,送走了千金堂的弟子們,門外又來了意外的人。

「舅母」燕兒一看到齊悅,就忘了母親來之前千叮嚀萬囑咐的稱呼問題,直接哭著喊道,張手撲過來。

齊悅笑著張手接住。

「好。我們燕兒又長肉了!」她笑道,將燕兒掂了掂放下來。

常春蘭邁步進來,看著齊悅又開始哭。

「哭什麼。大姐。」齊悅笑道,拉住她的手,一面請她屋子裡坐,自己則拉著燕兒給她檢查一下。

「不錯,傷口長得不錯。」她滿意的說道,「再過一段我給你做個修復。」

燕兒點點頭。

常春蘭將一個包袱塞給她,也不往屋子裡坐。

「這是二妹三妹托我送來的東西算是喬遷之喜的賀禮,我也不敢久留,這就走了,知道你好好的,我們就放心了。」她說道。

齊悅接過來道謝,知道她們在家不得自由,要仰仗謝氏,如今自己和定西候府的關係極其惡劣,常春蘭這趟出來真是冒了風險,不再留她。

燕兒依依不捨哭著被常春蘭拉走了。

常春蘭帶著孩子悄悄的進門,還沒走到自己院子里,就被兩個丫頭攔住了。

「大小姐,夫人請你過去。」她們似笑非笑說道。

常春蘭心裡咯噔一聲,立刻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果然來到謝氏院子里,常淑蘭常慧蘭都在屋子裡低著頭站著,意外的還有常雲起也在。

「你去哪裡了?」謝氏看著常春蘭冷冷問道。

常春蘭低著頭。

「去街上買了些東西。」她說道。

謝氏啪的一拍桌子。

「你覺得我是傻得還是死的啊?」她冷笑道。

「母親,是我…」常淑蘭開口要說話。

「母親,是我帶燕兒去看齊月娘了,我想讓她看看燕兒的傷。」常春蘭立刻說道,接過了常淑蘭的話。

謝氏冷笑一聲。

「既然如此,你還不如搬到她哪裡住著,這樣看著多方便。」她說道。

常春蘭跪在地上,還沒說話,不知什麼時候站到門外的燕兒衝進來了。

「我就去跟舅母一塊住,我才不要跟你一塊住!壞人!」她大聲喊道。

說罷扭頭就跑出去了。

謝氏氣的渾身發抖,常春蘭忙追了出去。

「讓她們走!」謝氏喊道。

常淑蘭和常慧蘭低著頭也不敢說話。

「母親,別生氣了,小孩子家理她呢。」常雲起捧茶過來說道。

謝氏接過稍微舒了口氣。

「你明日就縣試了,別在這裡了,去早點休息吧。」她說道,「你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