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五章說客

第二百一十五章說客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4080

夜色里的千金堂點起燈,街上白日的喧囂也散去了。

齊悅戴上口罩手套拿著聽診器走進掛著「病房」燈籠的室內。

四張病床病人,打了夾板的腿被兩條房樑上垂下的寬頻子吊起來,此時那半張床板支了起來,男人正被伺候著吃飯,另有一個老者正好奇的研究這床。

「怎麼就支起來了?」他嘀嘀咕咕的說道。

聽到腳步響,三人都看過來。

「齊娘子啊,您過來了。」三人忙熱情的打招呼,老者更是感激的點頭哈腰。

「吃的什麼?」齊悅含笑問道。

「是按齊娘子說的,豆芽骨頭湯。」喂飯婦人說道。

齊悅嗅了嗅。

「嗯,真香,大姐好手藝。」她笑道。

婦人哪裡這樣被人誇讚過,頓時紅了臉訕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個女子長得好又能幹關鍵是給人的感覺又是那麼好,至於怎麼好她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願意聽這女人說話。

這麼好的女人定西候府怎麼就不要了呢?

果然富貴人家不是她這等村婦能明白的。

齊悅給傷者做完了檢查,又笑著囑咐幾句注意事項。

外邊有負責護理的弟子進來送葯了。

「齊娘子,什麼時候能出院?」老者問道。

「五天後吧。」齊悅說道。

其實這種傷是最好不要移動的,擱在現代醫院最少也得住個十天半月,但…

齊悅看著傷者一家互相遞個眼神明顯的鬆口氣。

一則大家到底是不習慣,二來這費用…

齊悅走出病房,看到劉普成的屋子還亮著燈,今晚是他值班。

齊悅站到屋門口時,劉普成正在和張同說話,兩個人站在桌子前拿著算籌正算著什麼。

「….工料錢是夠了,但其他的還是不夠啊…」張同低聲說道。

「我老家還有塊地。先賣了」劉普成低聲說道。

他們說到這裡時,齊悅在外敲了敲門。

看到齊悅站在門板師徒二人帶著幾分緊張忙收拾起來。

「齊娘子,你怎麼還沒走呢?」劉普成說道。

張同也恭敬的喊了聲師父。

「這就走了,今晚就辛苦老師了。」齊悅含笑說道。

「你這孩子,總是說這麼客氣的話。」劉普成搖頭說道。

齊悅沒問他們在算什麼,劉普成自然也不會說。

齊悅帶著翠芝走出千金堂,夜色掩蓋下,歡悅的神情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悵然。

她默默的看著點點星空,要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白日就好了。

白日里忙忙碌碌,安靜下來真是…難熬的寂寞。

「齊娘子。」翠芝走在她身邊,忍不住開口,「你這樣,不累嗎?」

「這樣?」齊悅掩去黯然,重新恢復含笑面容,側頭看她,「我想,當人總是要累的吧。看怎麼說了,做自己喜歡的事就不累。」

翠芝點點頭笑了。

不過。齊悅回頭看了眼千金堂,沒錢可就要累了。

沒錢寸步難行,沒錢在古代居也不易啊。

夜色深深燈火通明。

常雲成將經,蘇媽媽沖他擺擺手。

炕上謝氏閉著眼似乎睡著了。

「這是我給母親抄的經,在佛前供過了。」常雲成低聲對蘇媽媽說道。

蘇媽媽點點頭,看著他欲言又止。

「我後日晚上啟程,家裡就不驚動了。我給父親叩個頭就走了。」常雲成接著說道。

蘇媽媽面色一白,這邊謝氏猛地坐起來了。

「你現在就走,別等後日了。」她豎眉喝道。

常雲成走到她面前。挨著炕半跪下。

「母親,你在家要保重,不要和父親置氣,悶了多出去走走,我每月都會讓人送信回來的。」他說道。

謝氏喘著氣,死死的看著常雲成。

「四年前因為娶了那女人,你就甩手走了,如今又是因為娶妻要走嗎?」她咬牙說道。

常雲成垂頭,又抬起頭。

「不是的,母親,當初我走,其實不是因為娶妻什麼的。」他說道。

只是不願意呆在這個家而已。

謝氏冷笑。

「你現在會說這個了。」她根本不信。

常雲成笑了笑,沒有爭辯。

「雲成,成了親再走好不好?」謝氏軟下來,帶著哀求說道。

常雲成看著她。

「母親,我已經如你的願,還請母親也如我的願。」他說道。

謝氏再次怒意滿面。

「這麼說你還是為了那個女人?」她冷冷說道。

常雲成垂下頭。

「這個,說不說已經沒有什麼意思了,母親。」他說道,他抬起頭,拉住謝氏的衣袖,「我不會不成親的,等我找到我如願的那個人,我一定會成親的,母親,可好?」

謝氏神色稍緩。

「那饒家姑娘」她又說道。

「母親,她不如我願。」常雲成簡單說道打斷了謝氏的話。

謝氏將手攥了攥。

是,只有那個女人如你的願…

「時候不早了,你歇息去吧。」她躺回去,淡淡說道,「啟程的事還是讓管家來辦吧,出征大事,怎麼好這樣就走,好像我們見不得人似的。」

尤其還是在這個時候!見不得人的是那女人,可不是他們定西侯府!

常雲成嗯了聲,謝過母親,但跪著沒起來。

「你還要說什麼?」謝氏到底是了解他,問道。

「月娘的…」常雲成開口說道,月娘兩個字滑過嘴邊,只覺得心一陣刺痛,「的嫁妝,給她吧。」

謝氏猛地坐起來。

「嫁妝?她有什麼嫁妝!」她豎眉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