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四章之隔

第二百一十四章之隔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4057

經過這一事,定西候府那個神醫少夫人不再是少夫人的消息在平民百姓

怎麼好好的定西候府就不要她了呢?百姓們議論紛紛。

「..還能什麼?女人嘛,肯定是不守婦道」

「…聽說這個少夫人總是在外邊跑,還和男人們混在一起」

這人剛說完這句話,身後被重重的踹了一腳。

「哎呦哪個孫子¨」這人撲倒在地上氣急敗壞的跳起來回頭罵道。

身後站著三個高大男人,手裡拿著刀槍弓箭,腰裡肩上背著幾隻野雞兔子,雖然年紀不等,但相似的眉眼表明這幾人是兄弟血緣。

此時這三兄弟瞪著豹子般的眼看著眼前這人。

「..大山兄弟啊。」那人立刻彎下身,堆起笑說道。

「你說什麼呢?」正的男人沉聲問道。

「沒,沒…」那人扯嘴笑道。

「齊娘子是神醫,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再讓我聽到誰說她壞話…」獵戶將手裡的鐵叉往地上一頓,鋒利的鐵叉頓時插入泥土/>

閑聊天的幾人不由打個寒戰。

茅山獵戶仗著家裡兄弟們多,又有力氣,一向在此地橫行霸道,日常躲還來不及,誰敢主動找麻煩。

後邊的人便縮著脖子溜走了。

「是,是,齊娘子神醫,怎麼敢說她¨」那人忙點頭哈腰的笑。

「知道就好。」另一個年輕些的獵戶瞪眼喝道,「齊娘子為什麼在外行走,還不是為了給人看病,菩薩心腸,你把心眼放乾淨點!小心遭報應!」

「哥,報不報應的不用菩薩操心,我來辦就是了¨」更年輕些的立刻挽袖子吭吭說道。

那人嚇得腿發軟。

「小山兄弟,可別誤會¨」他忙喊道。

還好大山獵戶攔住弟弟,瞪了這人一眼。

「走。」他說道·拔出鐵叉走開了。

「哥,那齊娘子真的被休了?」小兄弟跟上忍不住低聲說道。

「不是休了。」大山回頭瞪他一眼,「我問鎮上的秀才了,說是和離·和離知道嗎?」

「哪有什麼分別。」小兄弟瞪眼說道,「不都是被趕出去了…」

老二呸了口。

「真是蠢,這都不明白,老秀才不是說了,休是男趕走女的,和離是女的不要男的,知道了吧?」二山瞪眼說道。

小兄弟哦了聲·這才恍然。

「原來是齊娘子不要定西候府了啊。」他嘿嘿笑了,「那我就放心了。」

齊悅打了噴嚏。

「誰在說我?」她嘀咕道,又自己笑了,「現在只怕沒人不在說我了…」

不遠處的胡三聽見了。

「師父,山上風涼,你還是避一避。」他忙跑過來說道。

再看後面,那個叫翠什麼的丫頭氣喘吁吁的才跟上來。

胡三身後的葯簍往上送了送。

真是怎麼當人家丫鬟的,離阿如差遠了。

想到阿如·胡三竟忍不住鼻頭有些發酸,再也見不到了吧.

他跟阿如不過是純潔的熟人關係,想到了就還想哭·那齊娘子想到世子爺的話,豈不是夜夜會哭…

真是太慘了…

等胡三回過神,齊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開了,那丫頭也跟在身邊。

學著這些弟子們的樣子采了半簍子松枝的齊悅剛坐在山石上歇息,就見有人沿著山路急急而來。

「齊娘子¨」他看到這邊,忙喊道。

齊悅看過去,見是棺材仔,很是意外。

「小棺,你怎麼也來了?」她站起來笑道。

棺材仔幾步走近,面色潮紅·額頭上密密的汗,顯然是一路跑來的。

「你,你沒事吧?」他喘氣問道。

齊悅愣了下。

「我?」她說道,便想到什麼,「你也知道了?」

棺材仔咽了口口水緩解乾澀的嗓子,點點頭。

「是·是因為我的緣故吧?」他問道。

一旁的翠芝瞪大眼,什麼什麼?這男人·`·她的臉都白了。

齊悅知道棺材仔說的是解剖屍體的事,笑了。

「不是。」她說道。

她說了不是,棺材仔也沒指望她會再說,齊悅卻接著說下去。

「是大家理念不同,所以過不下了,這沒什麼,不是有那句話嗎,道不同不相為謀。合則聚不合則分嘛。」她說道。

是娶平妻的理念,棺材仔鬆了口氣,對著這女子如此坦誠相告,明白她是為了讓自己心安,心裡更有些難過。

「你,別難過。」他憋了半日,最終也只說了這句話。

齊悅笑了。

「我不難過。」她說道,說著拍了拍身後的背簍,「老師說要采松枝,說是什麼什麼露水的松枝,要做藥引子,真是奇怪的藥方,所以我就跟著過來幫忙了。」什麼最終沒說。

「老衲送世子爺。」他說道,一面伸手做請。

常雲成點頭還禮,剛要抬腳邁步,聽的大殿門外有說話聲·聲音傳進來時,常雲成陡然站住了。

「…這個殿便是這裡最大的?供奉的什麼?」齊悅問道。

「..我也沒進去過。」棺材仔答道,抬頭看裡面。

「這是天王殿。」翠芝說道,「供奉是彌勒菩薩。」

齊悅和棺材仔都哦了聲。

「胡三他們呢?」齊悅又問道。

胡三等人從一旁跑過來。

「來了來了,這寺院里的松枝長的比山上的還好。」胡三低聲說道。

「你少打壞主意,佛丨凈地不可胡來的。」齊悅瞪他一眼。

胡三嘿嘿笑說知道了。

「我們進去看看吧。」齊悅抬腳邁步。

棺材仔站著沒動。

「我還是不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