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零九章落定

第二百零九章落定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797

加更,這個月結束了,順便這個情節過去了,可以放鬆一段了,謝謝大家支持,很感激很感激。

齊悅和翠芝回來的時候,院子里采青已經等得急的不得了。

「齊娘子嚇死我了。」她迎上去,說道。

「你怎麼來了?」齊悅笑道,將手裡的東西交給翠芝,翠芝退下了。

在屋子裡坐定,采青仔細看她。

燭光下女子神情淡然,眉角含笑,沒有絲毫的強顏歡笑。

「不用看了,真沒事。」齊悅笑道,「怎麼我說真話總是沒人信呢?不就一個男人嗎,算什麼事啊,大家成年人」

說到這裡她自己忍不住笑了。

「阿如我想到一句台詞·…」她下意識開口對身邊的人說道。

翠芝捧茶,帶著幾分不解看她。

齊悅笑了笑。

「娘子沒事就好。」采青鬆了口氣,「我今日來,二夫人讓我告訴你,咱們去京城吧。」

京城?

齊悅撫著茶杯皺眉,以前好像陳氏是提過,說要看病什麼的。

「也正好避一避.」采青接著說道。

聽她說了這話,齊悅放下茶杯。

「我現在走不開,千金堂正在修繕,再者¨」她說道,「我為什麼要避呢?我又沒幹什麼丟人的事,哦對了,這和離還有什麼手續沒?這就算完了嗎?」

采青怔怔看著她一刻才回過神。

「不是,是,是要雙方親長坐下來說一下,然後寫下和離書,再去永慶府報備扣上大印,就好了。」她認真答道。

齊悅點點頭。

「我沒有親長,自己來行嗎?」她問道。

「這個,也行吧。」采青也不太清楚·「我回去問問二夫人好了。」

齊悅點點頭。

這邊聽了采青的話,二夫人從床上坐起來。

「她怎麼沒有親長,我就是她的親長。」她說道,抬手吩咐·「取筆墨紙硯來,我寫和離書。」

「夫人,仔細眼睛,還是奴婢來寫吧。」采青說道。

二夫人搖頭,嘴邊含著一絲笑意。

「不,我要親自寫。」她說道,「能做月娘的親長·我¨很高興,我一定要自己寫。」

采青不再說話了,挑亮燈研墨。

夜色搖曳,二夫人伏案提筆,紙上漂亮的小楷流淌而出。

她低著頭,嘴邊含著笑意,久病無神的眼睛閃閃發亮。

沒想到這輩子還有這麼一天,她能替他的骨肉寫下和離書′那麼,她也算是親長了吧,這輩子·也算是不辜負相識一場,相思一生了。

第二日一大早,二夫人就過這邊來了。

聽說二夫人求見,正被門外跪著哭的女兒們煩的沒好氣的定西候更沒好氣了。

當時蘇媽媽帶回來的話,謝氏自然不會一個人挨著,一字不落的全告訴定西候了。

要不是看在她孤寡的份上,定西候早讓人過去罵了。

「你們這些傻孩子們,起來吧,哭什麼哭,這是好事啊。」二夫人看著跪在地上的常春蘭等人·含笑說道。

常春蘭被她的話說的哭的更厲害。

「嬸母,你求求父親,接月娘回來吧。」她哀求道。

二夫人對著她微微一笑,卻沒說話,抬腳邁入定西候的書房。

從來不知道,這女人竟然是這樣的無禮。

定西候看著踏進門的二夫人·一臉的悶氣。

「你病著,好好養著就是了,不該操的心別瞎操。」他冷淡的說道。

「是,不該操的心我自然不會操。」二夫人含笑說道,將手裡的和離書放在桌子上,「這個,侯爺簽了吧。」

定西候狐疑的拿過來,頓時愣住了。

「這是威脅!這是要挾!這是那女人在嚇唬人!」謝氏看著和離書冷笑說道,又看二夫人,「她給你的?」

二夫人笑了笑沒答她的問話。

「那侯爺送去永慶府試一試,不就知道她是不是在嚇唬人了?」她淡淡說道,「侯爺敢不敢呢?」

敢不敢?我敢不敢?定西候臉皮直跳。

「來人,給我送去!」他大聲喊道。

謝氏在一旁對二夫人不咸不淡的笑。

「告訴那女人,如她所願了,要想回頭,可就沒路」她冷笑說道。

話沒說完,二夫人已經起身走出去了。

謝氏沒說完的話被晾在那裡,只覺得一陣氣惱。

這陳氏怎麼變得跟不認識似的.

一上午,定西候都有些坐立不安。

「來人來人。」他喊道。

門外小廝再次跑進來。

「侯爺又有什麼吩咐?」他問道。

「門外是不是有人在哭?」定西候問道。

小廝被問得莫名其妙。

「沒有啊。」他說道。

沒有嗎?我怎麼聽得外邊有人哭呢?

定西候沒好氣的擺擺手,小廝退了出去。

才沒多久裡面又喊,門侍立的小廝們互相翻個白眼。

「你去。」這個看那個。

「你去,我都去過兩回了。」那個瞪這個。

當定西候在內拔高聲音時,一個只得顛顛的進去了。

「要是少夫人回來叩頭哭,你們機靈著點,別立刻就給我放進門來,讓她在大門外好好的給我跪一跪…」

小廝看著定西候,嘆了口氣。

笑話,少夫人會跪?那種人只會把被人打的跪下,自己就是斷了腿也不會跪的吧。

眼瞧到了傍晚,門前始終沒有動靜,定西候坐不住了。

「來人,我親自去趟永慶府!他氣勢洶洶說道。

我親自去,嚇到了吧?

我可不是開玩笑的!

定西候特意吩咐車在街上轉了一圈,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