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零七章送迎

第二百零七章送迎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4375

加更求票,回答dhanar0912,可以,但是僅此一回哦,因為●更已經極限了嘿嘿

蘇媽媽看著齊悅。

「多謝媽媽提醒。」齊悅沖她一笑,「要不然我都忘了,我還有不少我的東西要帶走呢。」

她在提醒,以及我的東西上加重語氣。

鬼才想提醒她呢!

蘇媽媽看著她,神情微微獃滯。

嫁妝?

她還真敢說!

謝氏聽了蘇媽媽的話,氣極而笑。

「她這是想空手套白狼啊!」她笑道,「她是不是忘了她是怎麼進來的?這家裡有她什麼!她赤條條進來,我沒讓她赤條條滾出去就不錯了,還嫁妝!啊呸!不要臉!」

齊悅當然沒有真的此時此刻就要拿走嫁妝,她嚇退蘇媽媽之後,便抱著自己的東西邁出門。

阿如阿好在她的勸阻下不敢跟出來,扶著門站在那裡哭。

管家則親自送出來。

「少夫人。」他喊道。

此時天色已經是傍晚,夕陽西下,紅彤彤一片,齊悅正眯著眼看夕陽,聞言含笑看他。

「管家爺,後會有期了。」她笑道。

看著這女子夕陽下紅艷艷的面容,管家爺又覺得眼睛發澀。

「少夫人,老奴送你。」他說道,躬身施禮。

「多謝。」齊悅看著這老者含笑回禮,「多謝你有心了。」

特意換上了新衣,這是送客最大的禮節以及心意。

「能認識你們這些人,這個家我不白來。」齊悅笑道,回頭看了眼,見倚門哭的二個丫頭,再看那些整整齊齊站在那裡看著自己的小廝們,抬手抱了抱拳,「後會有期。」

她說罷抬腳邁步·一直蹲在一邊牆角下的元寶蹬蹬跑過來,有些害羞有些笨拙。

「你要幫我拿行李?」齊悅笑問道。

元寶紅著臉仲手。

齊悅也沒再說什麼將行李遞給他。

這孩子是誰?管家爺不由愣了下。

「元寶,照顧好少夫人。」阿如追出來喊道。

元寶回頭嗯了聲。

是阿如的兄弟,管家想起來了·點點頭嘆口氣。

這邊齊悅剛走兩步,從一邊又來了四五個丫頭婆子,帶著一輛車。

「少夫人,地方都準備好了,二夫人讓我們送你去。」為首的婆子施禮說道。

二夫人?齊悅和管家都愣了下。

「不用了,我找好地方住了。」齊悅說道,「替我謝二夫人。」

這邊剛說完話·從另一邊又有一輛車來了,也是跟著三四個僕婦。

是從門前經過的吧¨

管家心裡想著,然後看著車停下來,而馬車上懸掛著一個大大的王字標記。

王!

管家眯起眼,王家!

「齊娘子。」一個模樣周正,神態和藹的婦人下了車疾步過來,沖齊悅含笑施禮,「奴是王大人家的·姓周,這是名帖。」

管家眼睛再次眯起,齊娘子…稱呼已經變了

他心裡忽的一陣悲哀。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幾乎都知道少夫人這一次走出去就不會再回來了·可悲的是當家的兩個主子還以為少夫人是在要挾在鬧!

這個少夫人是這樣驕傲的人,難道他們看不出來嗎?

這樣驕傲的人,一旦說出了話做出了決定,就絕不會回頭。

齊悅也愣了下,這是¨來求醫的?

「可是王大人有什麼需要?」她一面問道,一面接過看了眼,沒錯的確是王同業的名帖,證明來人是真。

「不是,王大人聽說齊娘子要出門,擔心齊娘子準備不周全·一個婦人家吃穿住行都不方便,因此,特意收拾一處宅院,請齊娘子先落腳,再慢慢的安置。」周婦人含笑說道。

王同業也聽說了?這麼快?

齊悅有些意外,不過·想來這些官場之人耳聽,這點事應該逃不過他們的眼。

「我已經找好¨」齊悅笑道。

「老爺說,還請齊娘子不要推辭,這是打架打出來的緣分,齊娘子落落大方,恩怨分明,光明磊落,該出手時就出手。」周婦人含笑說道。

這些話聽起來亂七聽懂了,這是王同業要給她撐面子,她哈哈大笑。

沒錯,她怎麼會灰溜溜的離開,她怎麼會是受人欺罵而不還手的人?

「好,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齊悅笑道,對元寶一擺頭,「元寶,把東西放車上。」

元寶沒有絲毫遲疑,立刻遵從。

周婦笑著側身做請。

看著馬車沿街而去,管家以及二夫人的丫頭婆子都還愣在原地。

走了¨

少夫人走了…

「什麼?王家的人接她走了?」

消息傳進去,定西候和謝氏都怔了下。

「是王家有人病了吧?」謝氏立刻說道,一面看向定西候,「請她診病,還不是看在咱們家的面子上,侯爺,去告訴王家的人,以後少理會這女人…」

定西候點點頭。

管家在一旁實在聽不下去了。

「夫人。」他開口說道,「王老爺的人親口說了知道少夫人今日出門,所以特來相迎。」

他在知道出門上加重語氣,帶著幾分悲哀看著謝氏。

謝氏愣了下。

什麼意思?

「你是說,王家的人知道…」定西候猛地站起來,只覺得腦子裡轟的一聲。

可不是,這是皇帝批的摺子,這些朝廷的人哪一個不是鬼頭鬼腦的,有什麼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更何況,這件事又是皇帝擺明要給他難看的

「知道就知道!我怕什麼!這等婦人的行徑,擱在誰家也不會縱容的!」他氣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