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零五章其愛

第二百零五章其愛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0

月娘不要這樣硬生生的跟父親和母親鬧,以前母親那樣對你,你不是也忍了,月娘,再忍一忍,我一定會說服他們的.常雲成啞聲說道,輕輕的蹭著這女人柔軟的頭髮.

齊悅閉上眼,身子慢慢的僵硬.

到底是等不來那一句話,那樣簡單的乾脆的一句話,哪怕一個字.

她要的不過僅僅是一句話而已,只要有這句話,她就能陪他堅持,但是….

常雲成發覺她的變化,更加不安,但卻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

齊悅示意他鬆開自己,常雲成雖然鬆開手,但依舊按住她的肩頭.

齊悅看著他,搖了搖頭.

不能了,常雲成.她微微一笑道.

為什麼?常雲成看著她啞聲問道.

因為我不在乎你了.齊悅說道.

我不在乎你了!我不在乎你了!

這世上還有比這個更傷人的話嗎?

常雲成按著她肩頭的胳膊發出骨頭暴漲的咯吱聲.

她還是生氣,是在故意說氣話!一定是的!

以前能,現在,為什麼不能,你不是說,你喜歡我他一字一頓的說道,紅著眼看著她.

是,雖然我愛你,但是,也可以不要你了.齊悅說道,伸手搬下他的手,這沒有什麼的.

這世上果然還有更傷人的話!

我以前忍讓,是因為你值的讓我這樣做.齊悅掰開他的手,看著他神情平淡說道,但是現在,你不值得了.

常雲成看著她,慢慢的挺直了腰背.

是嗎?他啞聲說道.

是的.齊悅看著他沒有一絲猶豫答道.

常雲成轉身走出去了.

齊悅到底是沒有走出定西侯府,家裡的小姐們都來了,燕兒更是哭著抱住她的腿不肯鬆手.

我不要新舅母,不要新舅母…小孩子哭的撕心裂肺.

齊悅忙伸手抱起她.聲色嚴厲的訓斥.

…我說過不許大聲哭鬧,你這麼不聽話自己都不珍惜自己,我白給你做手術了嗎?

燕兒還是頭一次見她這樣,嚇得立刻不敢哭,只是死死的抱著她的脖子.

舅媽,燕兒要變天鵝給你看你不要走…她抽泣說道.

傻瓜,舅媽離開這裡,又不是不能見你了.齊悅笑道.摸了摸她的頭.

月娘.常春蘭流淚上前,你等等,你再等等,我們去求求母親父親.

她身後二小姐三小姐都點頭.

齊悅看著她們,心裡五味陳雜.

這些姑娘們,她知道都是以謝氏為天,半點不敢得罪的,因為她們的命運掌握在謝氏手裡,所以當一開始這些小姐們故意給她冷淡甚至難看的時候,她一點也沒介意.

只是沒想到.今天為了自己她們竟然要做出這樣的決定.

這是要為了自己站到定西候和謝氏的對面,可想而知.對於目前的狀況來說,她們要面臨的是什麼麻煩.

不用了.齊悅含笑說道,伸手拉住常春蘭的手,是我自己要走的,沒人逼我.其實,我早該就走了.

常春蘭流淚搖頭,面上是不容置疑的堅定.

聽到常春蘭等人跪在門外.謝氏冷笑.

跪我?她端起茶杯,面色不屑,那就跪吧.我難道還會怕人跪嗎?

蘇媽媽急匆匆進來了.

夫人,世子爺又去侯爺那裡跪著了,說要侯爺收回成命,不娶二妻.她說道.

謝氏將茶杯砸在地上.

都這樣,他還要為這個賤婢!她恨聲喊道,讓他們都給我過來.

常雲成很快被叫來了,齊悅也被叫來了.

哎呦,你還沒走呢?喊得這樣厲害,我以為你早走了呢.謝氏看到齊悅冷笑道.

齊悅攤手.

正要說呢,勞煩你們家的人敬業一點,我連開門的人都找不到,怎麼連角門都上了鎖,難道我要翻牆頭走?她苦笑道.

這些作死的下人!別急,等這件事過去了,都給你們留著,我好好的跟你們算賬!

謝氏咬牙冷笑.

母親,我不會和離的.常雲成說道.

謝氏和齊悅都看向他.

我也不會娶什麼二妻.常雲成說道,看著謝氏,我也不會和離.

齊悅看著他,神色複雜.

謝氏則抬手就給了他一耳光.

我不會和離.常雲成依舊說道,他跪下來.

謝氏毫不猶豫又是一耳光.

喂,你能不能別這樣,你幹嘛打他!齊悅喊道,一步站到了常雲成身前,有你這樣當母親的嗎?你會不會當母親??

常雲成看向她,對於這女人擋在自己身前很是意外!同時心裡酸澀.

這個女人她心裡是有自己的!是有的!

他不由攥緊了手.

會不會當母親,這句話戳中謝氏.

我不會當母親?她轉頭看向齊悅,你是說我沒生養過,不配當母親?

齊月娘,你能不能不說話?常雲成低聲喝道,聲音里有滿滿的疲憊.

齊悅吐口氣.

我是真替你們這對母子著急啊.她說道,你說你們這是折騰什麼?夫人,你真的覺得這樣是對他好嗎?常雲成,你真的覺得這樣就是孝順了嗎?你們兩個不能好好的說說自己的看法嗎?

謝氏看著她,忽的哈哈笑起來.

我不是對他好?她笑道看著齊悅,我不是對他好?你這個女人,有什麼資格這麼說?我不是對他好?你知道什麼?我為了他嫁到這侯府,我為了他,殺掉了我的兒子,我的兒子??

此言一出,常雲成和齊悅大驚,齊齊的看向謝氏.

什麼?

我不配當母親,你說得對.謝氏看著齊悅.情緒有些癲狂,她伸出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