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零二章如何

第二百零二章如何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1970-01-09 17:19  字數:3693

加更求票

******************

「你說什麼?」謝氏以為自己聽錯了,她放下手裡的日曆牌子。

蘇媽媽也嚇了一跳,她倒是沒認為自己聽錯了,只是常雲成的話太過意外,而一時不敢相信。

「母親,兒子不想再娶妻了。」常雲成再次說道,一面撩衣在謝氏面前跪下。

「為什麼?」謝氏聽清了,怔了怔,問道。

「兒子不想。」常雲成低頭說道。

謝氏看著他,冷冷一笑。

「是你不想還是那女人不想?」她問道。

「是我不想。」常雲成答道,沒有絲毫的猶豫。

啪的一聲,謝氏摔了一個杯子。

常雲成跪在地上沒動。

「母親息怒。」他說道。

謝氏要說什麼,外邊有丫頭喊定西候來了。

「又幹什麼呢?」定西候進來看到這樣子,皺眉問道。

丫頭們忙忙的收拾了碎裂的茶杯出去了。

「你來得正好。」謝氏說道,「你的好兒媳婦可是急了」

「母親,是我,是我不同意的,不關月娘的事。」常雲成忙說道,打斷了謝氏的話。

謝氏揚手就給了他一巴掌。

定西候嚇了一跳,謝氏打孩子,還真是頭一次見,平常自己喊兩句就跟揭了她的皮似的,怎麼這次自己動手了?可見一定是氣的不行了!

「到底怎麼了?大喜事當前的,鬧什麼啊?」他不高興的說道。

真是的,自己求來了皇帝的親筆摺子,這麼榮耀的事,偏偏里里外外一點歡喜的氣氛都不見!真是鬱悶的很!

別人不知道也就罷了,這知道的難道不該笑容滿面喜氣洋洋對他感恩戴德嗎?

瞧瞧,這都是什麼…

「常雲成,你雖然不是我生的,但是我養你這麼多年。我連你這點心思都看不透,我真是白活了。」謝氏冷笑道,看向定西候,「你的好兒媳婦,不同意雲成再娶妻。」

定西候愣了下。

「說什麼呢,她怎麼會不同意?」他問道,一臉不信,「月娘她最懂事了!」

「是。是,她同意的,是我不同意。」常雲成接過話說道。

「你不同意?」定西候啪的拍桌子,瞪眼喊道,「有你什麼事!輪到你來做主!滾出去!再敢跟我胡鬧!打斷你的腿!」

這話謝氏不愛聽了,她的兒子她怎麼喊怎麼打罵都沒事,但別人不行。

「你喊什麼喊!我不是說了嗎?不管雲成的事,是齊月娘那賤婢鬧得!」謝氏也是提高聲音喊道。

「母親…」常雲成又忙喊道。

「你給我閉嘴!常雲成,你再替那女人說句話試試!我立刻休了她!」謝氏冷聲喝道。

常雲成看著她,動了動嘴沒有說話。

這話定西候不愛聽了。

「好好的說什麼。月娘她才不會呢,她最明事理。」他皺眉說道。

謝氏冷笑。

「侯爺。在這種事上,還真沒幾個女人能明事理的,要不然當初姐姐為什麼會被氣死?」她說道。

此話一出,定西候陡然變了臉色,看著謝氏神情陰沉。

他一向是溫,從來講究春風細雨的神情,這種陰暗的神情屈指可數。

「謝正梅!」他沉聲喝道。「你是說我逼死髮妻?」

大謝氏的死是定西候府不能提的隱秘,其實大謝氏原本身子病弱,亡故的話本也沒什麼。只是偏偏是在定西候和周姨娘花園私會之後,那時候周姨娘還不是姨娘,而是小表妹,謝家一口咬定大謝氏是被氣死的,這是定西候絕對不肯承認的事!

且不說他不承認謝氏的死跟他有關,就算是有關,那也是大謝氏自己妒婦心腸狹窄自尋死路,男人不風流還算男人嗎?如果真是因為男人風流女人就要氣死的話,那這天下死的女人多了!

「母親。」常雲成也被謝氏的話嚇了一跳。

謝氏之所以說這個要的就是定西候的惱羞成怒,她也不急也不慌,哼聲一笑。

「侯爺倒沒有。」她說道,「不過,侯爺倒是馬上能看到了,不信,你試試,只要前腳咱們定了和饒家的親事,你的好兒媳婦明事理的媳婦就會以死相逼的。」

定西候冷笑一聲。

「好啊,我倒她敢不敢。」他說道。

「她如果敢呢?」謝氏問道。

「那就休了她。」定西候毫不猶豫的說道。

女人什麼都可以慣,驕縱頑皮粗鄙都無所謂,但就是這個善妒的毛病決不能容忍!絕不!

善妒的女人死了也活該,跟他沒關係!

定西候攥緊了手,神情陰沉。

謝氏聞言露出笑容,看向常雲成。

常雲成面色微微發白。

「雲成啊,你現在願不願意啊,你是想要兩個妻子啊,還是只要一個?」謝氏含笑問道。

常雲成慢慢的垂下頭。

「是。」他澀聲說道。

聽到門帘響動,院子里丫頭們歡悅的問好聲,齊悅將整理好的書利索的打了個結。

常雲成邁入室內,看過來,齊悅也看過來,看到常雲成的神情,她便明白的差不多了。

「又白跪了?」她笑道。

「月娘,你相信我,我會對你好的,只對你好」常雲成走過來,澀聲說道。

齊悅嘆了口氣,拍了拍自己面前的書。

「雲成,這種話是沒什麼意思的。」她說道,「再說,人家一個好好的姑娘家嫁進來,憑什麼要守活寡?如果不守活寡,你要怎麼辦?」

她說到這裡看著他。

常雲成也看著她。

「我說過,我有潔癖,我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