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七章歡喜

第一百九十七章歡喜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25 08:20  字數:2784

看這裡看這裡~~~~>_<~~~~

br/>

齊悅是睡到半夜迷迷糊糊醒了的,半個身子被男人壓著,身上都是黏黏糊糊的。

她一動,常雲成就醒了。

齊悅嘶嘶的吸了口涼氣,被下身的痛刺激的。

「怎麼了怎麼了?」常雲成忙問道,一面大手渾身摩挲,他知道自己急了些,下手重,只怕哪裡給弄傷了,床上的斑斑血跡把他嚇了一跳。

「廢話。」齊悅沒聲好氣的回了句,忍著初為婦人的百般不舒服,「要洗澡洗澡!」

常雲成骨碌就起來了,光著身子跑進凈室,不一會兒又光著跑回來。

「好了,水好了。」他說著伸手就將還躺著的齊悅抱起來。

雖然已經魚水之歡了,可是這樣光溜溜的接觸,齊悅還是紅了臉。

「我自己洗,你等會兒。」她說道。

「我幫你洗我幫你洗。」常雲成一疊聲的說道,光溜溜的又進了凈房。

凈房裡自然亮著燈,常雲成將齊悅放進浴桶,便小心的幫她揉搓。

齊悅閉著眼靠在浴桶上緩解一下酸疼,睜開眼見這男人光著身子小心翼翼給自己洗澡像模像樣,忍不住笑了。

「看不出啊,你還會伺候人啊。」她笑道。

常雲成將她的頭髮小心的盤起來,揉了揉。

「我小時候喜歡從外邊撿小狗…」他低聲說道,「給它們洗澡餵食」

齊悅揚手用水撩他。

「小混蛋!」她瞪眼說道。

常雲成笑了忙按住她。

「沒有我說真的,不過他們都不喜歡,我只能偷偷養。」他笑道,一面給齊悅撩水擦洗。

齊悅伸手拉住他。

「快進來,這大冷天的。」她說道。

既然女人主動邀請,常雲成大老爺們自然不會客氣,立刻抬腳進來了。小小的浴桶裡面對面的兩人就貼住了。

「還疼嗎?」常雲成低聲問道。

這話問的讓齊悅警惕。

「疼。」她瞪眼說道。

常雲成看她防備的樣子又笑了。大手摟過來就親額頭。

齊悅要掙扎,可是這裡面就這點地方,她這掙扎反而讓兩人接觸的更多,然後男人的本能反應就起來了,硬邦邦的頂著她的身子。

「別動,別動,我不了。」常雲成撫摸著懷裡女人的背,忙忙的說道。

他說到做到。果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兩人泡了泡,常雲成起身擦乾淨,依舊不穿衣裳,就這樣把齊悅又抱了出去,沒有回羅漢床,而是來到卧房這邊,扯過被子裹住二人。

齊悅是真累了,任由這男人抱著,一會兒就睡著了。睡著之後她就不老實了,很快掙開這男人的懷抱。自己滾到一邊了。

這女人…

常雲成覺得不舒服,伸手把她撈回來,重新在懷裡抱好。

她是屬於自己的,完完全全的屬於自己一個人的…

常雲成蹭著齊悅的頭滿足的閉上眼。

此時已經出了正月,可以動土了,齊悅一大早就趕到千金堂。

一大批工匠進駐千金堂,亂鬨哄熱鬧鬧的開工了。

「我們的定位就是外科。嗯,還可以加個婦科。」齊悅和劉普成商量。

劉普成看著眼前女子亮晶晶的充滿希望的神情,含笑認真聽。

「…他們會不會看病目前不是最迫切的。我們先要加強消毒護理的技術培訓,外科的傷病,三分治七分養…住院部當然是必須的….」齊悅一邊說一邊比劃。

「少夫人的師父的醫館就是這樣的嗎?」劉普成忍不住問道。

「是。」齊悅笑了笑說道。

「少夫人的師父,還在世嗎?」劉普成小心問道。

在世,但不在這個世界。

齊悅笑了笑,帶著幾分惆悵,現代社會的事,就如同夢一場。

她看向外邊,忙碌的工匠,來回奔走的弟子,眼前的場景不由與前世醫院重合。

她要在古代開醫院了,沒有醫學器材,沒有最基本的藥物…

「…消毒劑呢?熬好了沒?」

「…止血…師兄,止血帶是多長時間鬆開一次啊…」

外邊弟子們的嘈雜聲傳來,齊悅眼前的現代醫院的景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忙碌的這些古代的醫者。

她雖然缺這個少那個,但是,萬幸的是她有人,有這些對醫學有著極大熱情的人。

現代所有的那些東西,到底也是隨著人的努力一點一點出現完善的,所以其實最重要的最關鍵的還是人吧。

「是大出血嗎?」齊悅走了出去,大聲問道,一面挽起袖子,「我來。」

忙忙碌碌的幾天一眨眼就過去了,工程步入正軌。

常雲成每日都會留在謝氏那裡陪著吃晚飯,齊悅從千金堂回到家的時候,他還沒回來。

齊悅直接就去洗漱了,現在她自然不用阿如的屋子裡,剛進去脫了衣裳,常雲成就進來了,嚇了齊悅一跳。

「你出去,我還沒洗呢。」她慌忙用手擋住上邊,卻又露出下邊,忙又擋下邊。

看著這女人上上下下的折騰,這擋著比不擋還要誘人。

常雲成一步上去就把人抱住了。

「你急什麼啊」齊悅氣道,這男人怎麼這樣啊。

「我都一天沒見你了…急死我了。」常雲成低著嗓子吼道,一把穩住齊悅的腦後,狠狠的吻上去。

好一陣才氣喘吁吁的分開。

「你一天到晚的想的都是什麼!」齊悅還記得他說的話呢,氣道。

「月娘,我忍了好幾天了」常雲成啞著嗓子說道。

那一次初夜後齊悅這具身子不舒服,說什麼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