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五章所求

第一百九十五章所求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24 09:24  字數:3486

燭光跳了幾下,常雲成伸手挑了挑,看著這邊倚在引枕上一面看書一面伸手抓乾果子的齊悅。

盤子里的瓜子仁已經沒多少,常雲成忙坐下來,接著剝。

「月娘。」他又小心喊了聲。

「幹嗎?」齊悅皺眉說道,不知道看到什麼哈哈笑起來。

常雲成忙湊過來。

「什麼這麼好笑?」他問道。

齊悅啪的將書扣在身上。

「沒什麼。」她說道。

常雲成看著她。

「月娘。」他喊了聲,沉默一刻,「你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出來。」

「我說是你母親故意找我茬,讓你看我不順眼,你信嗎?」齊悅問道。

常雲成想到范藝林的信,他點點頭。

齊悅倒是意外。

「你真信?」她問道,「你母親在你眼裡不是好的跟菩薩似的嗎?」

背後議論長輩實在是不應當…

常雲成沉默一刻。

「母親不喜歡這個家,不喜歡這個家裡的每一個人。」他開口說道。

「所以她不喜歡我也是正常的。」齊悅嘆口氣,「你說你都明白,幹嘛還衝我發火?」

常雲成抬起頭看她,張了張嘴。

「月娘,換做你是我,那種情況下,你會不會發火?」他說道。

到底是無法昧心說出那些甜言蜜語…

齊悅看著他,嘆口氣。

「這次也怪我。」她說道,「做不到的事不該答應,答應了就該做到,是我授人以柄了。」

這個女人就是這樣的痛快。

常雲成看著她,伸出手。

齊悅看著他,將手放在他手上。

「也怪我,不該這麼急,急著把你往母親跟前推。」常雲成說道。「適得其反。」

齊悅笑了。

「其實也不能全怪你。」她說道,「要怪就怪當初你祖母非要把你我湊成一對。」

常雲成拉住她的手。

「當初是會後悔怨恨。」他說道,「但是現在不會。」

「現在為什麼不會,我有什麼好的。」齊悅笑道,「我這種壞脾氣的人很少見吧?」

「我不知道。」常雲成說道,「大概因為你就是你吧。」

齊悅哈哈笑了,說了一句話。

「什麼?」常雲成沒聽懂,她說的話好像不是話?跟鳥叫似的。

「我說。為什麼我愛你,閃電…從來沒有問過眼睛,當他閃過的時候,它為什麼閉上…」齊悅笑道,倚在引枕上,用手拄著頭,看著常雲成。

什麼?常雲成看著她。

齊悅看著他笑。

「因為他知道,它不能說出,任何理由,因為我看見了。所以,然後。我愛你」她笑道。

常雲成被她說的一頭霧水。

「這是一首詩。」齊悅笑道。

這女人是用詩來表達對自己的愛?常雲成的臉騰的紅了。

「這叫什麼詩,亂七吭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抓起一把瓜子扔向他。

「臭美!」她笑道。

常雲成因為被她看穿心思羞惱的拍打身上,瞪眼。

「你這臭女人,幹什麼!」他說道。

齊悅笑著,把腳一伸。

「捶腿。」她說道,「這幾天累死我了。」

常雲成拉著臉。這女人

他拉過齊悅的腿,開始捶打。

「這力度行不行?」他問道。

齊悅重新拿起書,懶洋洋的嗯了聲。

「這樣呢?」

「這樣呢?」

屋子裡不時傳來男人小心的詢問。

門外侍立的丫頭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裡的笑意。

夜色沉沉的時候,齊悅放下書。

「我不和你說了。」她打個哈欠,「我困了。」

常雲成一晚上等著她這個話,心咚咚的跳,看著這女人往外走。

「你幹什麼去?」他忙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急急問道。

這男人一臉的緊張,齊悅回頭看不由笑了。

「放心,不跑。」她笑道,「我去洗洗。」

常雲成拉著她的胳膊不放。

「哪有總去丫頭屋子裡洗的」他說道。

他拉著齊悅的胳膊,透過衣裳,可以感受手掌的熱度,齊悅不自覺的紅了下臉。

她紅了臉,常雲成不由眼神發暗,心跳的像擂鼓,呼吸也急促起來。

不知道,不知道她上次說的那件事還算不算數…

常雲成這樣想著,就問了出來。

「什麼事?」齊悅問道。

常雲成拉著她的手忍不住用力,摸著那軟軟的小小的骨頭,只覺得百爪撓心。

「沒,沒什麼事。」他最終結結巴巴說道。

以前高興的時候還不肯呢,現如今心情還不好呢。

齊悅看著他笑了。

「那我在你這裡洗了。」她說道,「你可不許偷看。」

常雲成哼了聲。

「誰稀罕!」他說道,鬆開手。

齊悅笑著果然走進凈室去了。

常雲成看著那女人進去了,先是進屋鋪了床褥,逐一熄滅了這邊的燈,只留下夜燈,聽得凈室里嘩嘩水響。

偷看!誰稀罕!

他在床上坐下來,又站起來。

「我的妻子我正大光明的看,誰用得著偷看!」他嘀咕一句,深吸一口氣,抬腳進去了。

屋子裡傳出女聲的笑罵,以及男人理直氣壯的我尿尿回答。

此時京城裡那富貴第一地的皇宮裡,亦是一片夜色籠罩,一個小宮女正沿著路疾行。

小宮女進了一處宮殿,室內層層珠簾後,一位雍容華貴的美婦正對鏡梳妝。

「貴妃娘娘,皇上已經離了皇后那裡,正往這邊來了。」宮女施禮說道。

董貴妃聞言嗯了聲,抬了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