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四章溫暖

第一百九十四章溫暖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23 14:18  字數:3489

常雲成剛出門,就見常春蘭帶著兩個丫頭急匆匆的進來。

「世子爺。」她看到常雲成忙喊道。

「大姐,你怎麼回來了?燕兒她?」常雲成問道。

「沒事,她剛醒了,月娘看著她呢,我…」常春蘭遲疑一下說道,「我回來拿些東西。」

常雲成看她臉色有異,但既然她不說,他便也不問了,點點頭不說話了。

「世子爺,你,你別怪月娘,都是因為燕兒的事,她才常常出門費心,沒有好好的侍奉母親,失了媳婦的規矩,所以,所以」常春蘭眼,「都是我,都是我和燕兒給她找來的麻煩¨你,別怪她¨」

她說著又掉眼淚。

常雲成神色複雜。

「大姐,你這是說什麼呢。他說道。

常春蘭知道這是他不願意多談,自己這個弟弟本來就是從不與人多談話的,更何況還是自己惡私密事。

「二弟,你是個好人,月娘她也是個好人,好人就該有好日子過,人這一輩子,能找到一個合心意的人,是幾世才能修來福分。」她嘆口氣,哽咽說道。

合心意¨

這女人是自己合心意的人嗎?

那種臭脾氣!

「大姐你快忙去吧,別多想了,這件事跟母親,跟侍奉不侍奉的其實也不相干。」常雲成說道。

常春蘭看著他,欲言又止,最終沒說什麼。

「是,我知道了。」她說道。

常雲成點點頭這才大步走開了。

常雲成沒有騎馬,千金堂離這裡也沒多遠,臨近的時候,他的步子放慢了。

身後的兩個小廝不由提心弔膽,不會又反悔了吧?

「她在你們眼裡就那麼好?」常雲成忽的回頭問道。

兩個小廝被問的一愣。

常雲成問了又笑了,搖搖頭·自己問的什麼!議論主子,這些小廝又怎麼會答。

「世子爺,少夫人真不錯,對咱們都很好¨」一個小廝遲疑一下′說道。

「對對,特能給咱們壯膽氣…」另一個也忙跟著說道。

常雲成的臉色黑了黑。

「當然,當然,那到底是因為有世子爺您。」說話的小廝忙又補充道。

常雲成忽的哈哈笑了,街上路過的人不由嚇了一跳,待要罵一聲有病啊,看到常雲成的穿著打扮又忙咽回去·挨著牆角紛紛走開了。

兩個小廝更加心驚膽戰。

這好好的,怎麼又笑了?

世子爺拉臉發脾氣倒是習慣,這笑,反而少見。

家裡人上上下下,都這麼喜歡她…

就算自己走了,她又惹出什麼禍,想必也能平安無事。

只是母親那裡…

常雲成收了笑,輕輕嘆口氣。

千金堂里·已經恢復了往日正常,看病的抓藥的。

常雲成邁進去,看到他的雜工嚇了一跳。

「閉嘴。」常雲成制止雜工的準備的大呼小叫·又簡潔明快的問道,「在哪?」

病房裡,窗帘拉開,清晨的日光投進來,一個弟子拿著花灑噴散藥水到邊邊角角,他才退出去,阿好端著一碗水進來了。

「少夫人,鹽糖水熬好了¨」她說道。

齊悅坐在病床邊,正聽診心肺,聞言摘下聽診器。

「燕兒·咱們喝點水啊。」她說道。

躺在病床上燕兒醒了,麻藥已經過去了,她正在忍受傷口的疼痛以及不適,眼裡含著淚水,卻牢牢的記著齊悅的祝福,並沒有哭鬧。

「少夫人·我來吧。」阿好說道。

「不用,我來吧,你先看著我怎麼做。」齊悅摘下手套,說道,「取針筒來。」

阿好忙應聲是。

「..你現在身體里缺體液,咱們先吃點鹽糖水,等過了晌午,就可以吃些牛奶了…燕兒吃過牛奶嗎?」

齊悅一邊用針筒慢慢的喂,一邊說道。

燕兒一口一口的吃了兩針筒,雖然幾乎不用張合,但這吃下去也是會很疼的,齊悅滿意又憐惜的點點頭。

「消毒藥水和棉簽。」齊悅說道。

阿好忙從一旁的桌子上端過來,看著齊悅彎身輕柔的用沾了消毒湯藥的棉簽擦拭燕兒的口唇,因為懼怕燕兒緊緊閉上眼,渾身繃緊,發出隱忍的嗚嗚聲。

「燕兒真勇敢!」齊悅誇讚道,擦拭完,親了親她的額頭。

燕兒睜開眼,眼淚往下掉,眼

「好,現在是獎勵時間了。」齊悅笑道,在床邊坐下來,「舅媽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

燕兒點點頭。

「…從前有個農場,農場里一隻母鴨正在孵蛋,天氣特別的好,高高的樹,深深的池塘,陽光撒在水面上像金子一樣.鴨媽媽累壞了,但是看著鴨蛋一個一個的裂開,她還是很高興,一個兩個三個小鴨子毛茸茸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哎呀,怎麼這隻小鴨子這麼丑啊.」

不止燕兒,連一旁的阿好都聽得入迷。

休息過後的阿如從另一邊的屋子裡出來,一眼看到站在病房門口的常雲成,她張口要打招呼,但想到什麼又及時掩住嘴,慢慢的退了回去。

鵲枝正往在走,被她撞上。

「姐怎麼了?」她不解的問道。

阿如沖她噓聲,指了指外邊。

「世子爺來了。」她低聲說道。

鵲枝的眼立刻亮了。

「世子爺來了!」她立刻往外走,「我看看去」

「你看什麼看。」阿如一把拽住她,沉臉說道,「一晚上沒睡,現在快休息吧。」

「可是我剛睡醒¨」鵲枝嘟嘴說道,指著床。

「那就接著再睡,今天晚上你值班。」阿如不容拒絕的說道,將她一把按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