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二章躊躇

第一百九十二章躊躇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23 07:12  字數:3456

夜色深深,常雲成邁進屋子裡,屋子裡早已經點亮了燈,但卻顯得空蕩蕩冷冰冰的。

齊悅不在家,帶走了三個丫頭。

常雲成不由回頭看了眼院子,亦是感覺空蕩蕩的。

跟他後邊的秋香察言觀色。

「少夫人今晚不回來了,和大小姐她們都留在千金堂了,丫頭們已經送了鋪蓋過去了。」她低聲說道。

常雲成轉過頭。

「我有問你這個?」他拉著臉說道。

秋香低頭,並沒有害怕。

「世子爺,奴婢不是知道你擔心燕兒嘛,燕兒小姐的手術很順利,剛才丫頭們回來取東西時說了,已經嗯那個麻醉蘇醒反正就是醒過來了…」她含笑說道。

那你不先說這個,常雲成看了眼這丫頭,什麼也沒說,嗯了聲。

他看著屋子站了一刻,轉身出去了。

「世子爺。」正要幫他解下斗篷的秋香不解的忙跟著喊道。

「我去書房。」常雲成說道,大步走出去了。

千金堂里,就在手術室隔壁是新布置的病房。

「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抬。」齊悅說道。

「少夫人我來吧。」一個弟子說道,想要接過齊悅手裡抻著的/>

「不用,第一次,我來吧,以後你們來。」齊悅說道。

雖然是簡單的移床,各自抻著一角的胡三、棺材仔以及張同也有些微微的緊張。

伴著齊悅一二三,燕兒被穩穩的移動到推床上。

常春蘭已經在病房裡等候了,看著昏睡的女兒被推進來,忍不住掉眼淚。

再一次用如帶著鵲枝阿好幫燕兒蓋好被子,安置血壓計和溫度計。

「會很疼的吧?」常春蘭對齊悅哽咽道。

親眼看著手術過程,常春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早知道這樣嚇人。她都寧願不做這個手術了…

「醜陋的蠶蛹經過破繭而出的痛才能變成美麗的蝴蝶。」齊悅笑道,「手術不會痛的,就是手術後….」

常春蘭眼淚汪汪的看著她。

「可是痛,也是好事嘛,痛了才能成長,先苦後甜,先痛後喜。」齊悅笑道。拍了拍常春蘭的肩頭,「好了,你晚上可以在這邊陪床,我也在這裡,沒事別擔心,半個月後,你就能看到一個新的燕兒了。」

走出屋子,院子里的弟子們還沒散去,劉普成正指揮著幾個弟子在做器械消毒,室內消毒。安老大夫在一旁認真的看,偶爾問一兩句。

看到齊悅出來大家忙停下手。

「辛苦了。」齊悅看著大家。笑道,然後習慣性的拍拍手。

這聲辛苦了說了眾人都有些慌亂。

「我們辛苦什麼…」

「是少夫人你辛苦了」

有弟子反應過來亂鬨哄的說道。

「手術不是一個人能做好的。」齊悅笑道,一面喊胡三,「胡三,去,看哪個酒樓還開著,包桌晚宴送來。我請大家吃宵夜。」

從來沒有過這種待遇,弟子們一時都不知道該什麼反應,胡三已經知道齊悅的脾氣。大聲的應了聲就換衣服跑出去了。

「齊娘子,你這以後讓我都沒法做了。」劉普成搖頭笑道。

齊悅哈哈笑。

「沒事,老師你做你能做的,剩下的我來做。」她笑道。

劉普成搖頭笑了。

安老大夫一直安靜的坐在一旁,聽到這裡也微微一笑。

齊悅走過來。

「安大夫,不早了,你快回去歇息吧。」她說道。

「只恨弟子身殘,不能侍奉師父」安老大夫說道。

齊悅噗嗤笑出聲。

「安大夫!」她拔高聲音喊道,「你還來真的啊。」

安大夫笑了,只聽那些言辭,這個姑娘,沒錯,是個姑娘,這個姑娘在他印象里是個粗鄙無知陰暗的女人,待親眼看到,雖然聽到的那些話,依舊囂張尖銳,但卻感覺倒是爽朗率真坦坦蕩蕩。

真是奇怪的感覺啊。

「今日少夫人勞累了,我先告辭了。」他沒有回答,而是說道,一面拱拱手。

齊悅不以為意,笑著點頭說聲好。

她說過,她一向是個有禮貌的人,只要對方有禮貌,自始至終安老大夫都很有禮貌,這個老者給她的感覺和劉普成一樣,至於那個安小大夫

「安小大夫還不能走嗎?」齊悅忙問道,「給他熬了糖水喝了沒?」

安小大夫有點虛脫,齊悅覺得不應該是暈血,畢竟他是大夫嘛,就是不是主治創傷的大夫,也不可能沒見過血,那就是受了驚嚇。

一個弟子忙答道熬了熬了也吃了。

「沒出息,齊娘子,不用理會。」安老大夫搖頭說道,「幾位小哥,勞煩你們把他給我架到車上去。」

自從有了齊悅以後,千金堂的弟子們越來越覺得自己受尊重了,以前常做的那些越開越多的被加上一個勞煩啊,請啊,有勞啊,真是真是感覺太好了。

幾個弟子嘿嘿笑著應聲忙忙的去了。

街角邊,常雲成已經站了好一會兒了,千金堂外懸掛這燈籠隨風搖晃,就如同他的心一般,進去?不進去!不進去?進去!……

做手術的是他外甥女,他這個當舅舅的去探視再正常不過了!

常雲成終於抬腳,卻聽得聲響,千金堂的門開了,他慌忙往黑影里躲了去,看到先是兩個弟子架著一個男人上了馬車,接著推出一張輪椅來,然後便看到那女人的身影。

常雲成心不由狂跳兩下,大紅燈籠下映照這那女人含笑的形容….

似乎已經很久不見了一般,常雲成不由盯著她的臉,沒捨得移開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