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九章無恥

第一百八十九章無恥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21 07:28  字數:3129

劉老太爺活了如今,從來沒見過如此無恥的人!

還是個女人!

定西候看著老頭的神情,終於忍不住舒心大笑。

笑聲拂袖就走,劉成陽左右看看,他可推不動擋著的常雲成,再說,這個大舅子頑劣的很,真敢打自己呢。

而且父親也沒再說讓自己拉燕兒

他忙抬腳也往外走。

「慢著。」齊悅又喊道,「劉老太爺,你忘東西了。」

劉老太爺的腳步停了下。

齊悅幾步過去從地上撿起那張休書,團起來扔給劉成陽。

「拿著。」她說道。

劉成陽面色漲紅,不知道拿還是不拿。

劉老太爺冷笑一聲,他要說話,齊悅已經先開口了。

「別擔心,我們不會賴在你家的。」她說道,臉上沒有笑意,冷冷看著劉老太爺,「等我給燕兒做好手術,我們會親自上門,送和離書。」

劉老太爺看著她,胸口劇烈的起伏。

「你們現在,可以滾了。」常雲成淡淡說道,伸手指門。

「送客!」外邊的小廝立刻大聲喊道。

不知道是被這一聲驚的,還是氣的,劉老太爺邁門檻的時候竟然被絆了一下,還好劉成陽慌忙扶住他,才不至於跌倒。

「好,咱們走!」劉老太爺面色青紫,回頭恨恨的看了三人一眼,乾澀聲音說道。

他甩開劉成陽,疾步而去。

不過身形不再似進來那時挺拔如松穩健威重。

看著這父子二人倉皇而去,定西候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老東西,這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活該!

怎麼會這麼巧呢?真的是這麼巧嗎?

定西候也忍不住催問齊悅。

「真的是巧了。」齊悅笑道,「我又不是劉老太爺肚子里的蛔蟲,事先知道他推崇安老大夫,就提前找安老大夫來。只能說,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他如此欺辱父親你,讓他偏偏說出安老大夫,要是說的是別的大夫,孩兒我可就沒辦法了。」

這話說的定西候渾身舒坦。

聽到沒,這都是老天有眼,這都是他定西候福澤深厚吉人天相!

「你不要哭了,你弟妹說的沒錯。這個劉家,咱么不回了。」他站起來,看著相依的常春蘭母女,「不過,不是他們不讓咱們回,而是咱們不回!你現在安心的在家住著,等燕兒治好病。」

常春蘭抱著燕兒哭著給定西候跪下喊了聲父親。

「起來起來。」定西候做出不耐煩的樣子說道。

齊悅伸手拉她起來。

「出了這事,今日手術就不做了,咱們等明日。」她說道。

送常春蘭下去,又和定西候告退。

「什麼時候又搭上這姓安的?」常雲成問道。

此時他和齊悅一併走在去往定西候書房的路上。

「昨天。」齊悅笑道。一面將當時的事講了。

常雲成笑了,都不知道用什麼表情看她。

「你可真是…」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齊悅沖他笑。

「我可真是受天百佑。萬事大吉。」她笑道。

常雲成大笑。

「不過你可真會順桿爬。」他笑道,一面抬手拍齊悅的頭。

齊悅要躲開但是沒躲開。

「人家非要給我杆子我不怕怎麼對得起自己!」她說道,一面瞪眼,「別拍我頭,你這小屁孩!」常雲成哈哈笑了,再次伸手拍她的頭。

「誰小!」他笑道。

姐姐我今年二十十四!齊悅憤憤心裡喊道,喊完了又忍不住紅了臉。

大四歲啊…

這個這個老牛吃嫩草不太好吧…

常雲成見這女人紅了臉。有些莫名其妙,但看著日光下這女人白裡透紅粉膩膩的脖頸,心裡不由一熱。他左右看看,見因為知道要去書房,並沒有很多丫頭們跟來。

「真的不小。」他低頭湊近,低聲含笑道,同時拉住齊悅的手。

「什麼?」齊悅沒明白,抬頭看他。

見這男人微微一笑。

「晚上你可以看看。」他再次湊近低聲說道。

大齡女青年齊悅騰地紅了臉。

「你這個沒羞沒臊的!」她抬手擰他的臉,說道。

常雲成自然不會被她擰到,站直身子大笑。

齊悅抬手在後捶他肩膀幾下,自己也忍不住紅著臉笑。

常雲成沒有和她一起進書房,也不知道齊悅和那個安老大夫怎麼說的,不多時她便回來了。

「怎麼這快回來了?」常雲成很意外,又忍不住笑,「不用急,跑不掉,晚上給你看」

齊悅正喝茶,聽見了一口嗆了。

「你個小混蛋!」她放下茶杯沖常雲成撲過來。

還好丫頭們都習慣他們夫妻在屋子裡時都不進來伺候,要不然此時肯定會紅這臉倉皇往外退。

對於投懷送抱的齊悅常雲成雙手抱緊,一面大笑。

「你要是等不急,現在就看。」他笑著,將這女人隨手就抱起來。

齊悅伸手扯他臉,誰怕誰啊。

「看就看。」她瞪眼喊道。

這臭女人就跟個小母老虎似的,常雲成渾身發熱,眼神暗了又暗。

「好。」他啞著嗓子說了聲,抱著這女人就向卧房而去。

「世子爺。」外邊傳來丫頭秋香的聲音。

「滾!」

屋裡傳來男人被打擾的惱聲。

「世子爺,夫人有些不好了。」秋香只得再次說道。

常雲成齊悅忙忙的趕過去,謝氏屋子裡大家已經都來了。

但都站在外邊,,謝氏也只讓常雲成,連齊悅都沒讓進去。

「媳婦來了正好讓她看看」定西候不高興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