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七章舌毒

第一百八十七章舌毒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20 07:54  字數:2847

定西候頓時漲紅了臉,就來常雲成臉色也很是難看。

這,這混賬老東西說的什麼!

「你這老混蛋,這是我兒媳婦,定西侯府少夫人,睜開你的眼好好看看。」定西候咬牙說道。

劉老太爺眼皮抬了一下。

「哦,原來是少夫人啊,恕我孤陋寡聞,原來侯府是侯爺和少夫人協力內外家事啊。」他淡淡說道。

真是惡毒!

這話及時傳入內院,謝氏放聲大笑。

當劉家老太爺來之後,作為侯府夫人,她第一時間接到消息,但因為是男客,沒有邀請她不用去見,可是沒想到很快聽到消息,定西候竟然讓人請了少夫人過去,這不是告訴所有人她這個侯夫人是個擺設嗎?她還沒死呢!

謝氏氣的在屋子裡茶杯掀桌子。

如今家裡所有人都把這女人當成主心骨了嗎?上上下下老老小小,但凡有事沒事第一個要找的就是這賤婢嗎?

她雖然沒去前邊,但丫頭們被派去了,那裡面說的什麼第一時間給她傳回來,待聽到劉老太爺的話,謝氏笑的幾乎岔氣,只覺得滿腹的悶氣消散。

「好,說得好!」她大笑道。

對劉家老太爺她原本沒什麼印象感覺,庶女的公爹,那是跟她的,但今日之後,她決定日後逢年過節給劉家的禮一定要豐厚一些。

當然,如果還有這個做親家的機會的話。

不要臉的賤婢!活該被打臉!

這邊常雲成及時攔住舉起凳子的定西候,丫頭們都忍不住迴避到牆角,常春蘭抱著燕兒再次哭起來,燕兒被屋子裡的氣氛也嚇得毛獃獃的。

相比之下,端坐在椅子上的劉老太爺越發顯得越發肅正安詳,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如松。

行啊,能拒絕美食。單啃麵餅子就鹹菜的,果然是牙口厲害啊。

齊悅看著這老者,笑了。

這邊定西候已經開始破口大罵,喊著管家帶人將這父子兩個扔出去。

「父親,不知者不罪。」齊悅笑道,「劉老太爺不知道咱們家情況,好好跟他說就是了。」

定西候聽了稍微收了收脾氣。

「姓劉的,你給我聽好了。這是…」他瞪著眼說道。

話沒說完,劉老太爺眼皮一抬,哼了聲。

「少夫人說話還真管用啊。」他淡淡說道。

一句話讓定西候一口氣差點憋死。

「早聽說你們家牝雞司晨,我還不信,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劉老太爺說道,自始至終他的神情都保持肅正,坐在堂與不屑。

「還是個晚輩!」劉老太爺又加上一句。

定西候再也顧不得什麼了,被這老頭氣的死去又活過來又死去,將手裡的凳子狠狠的砸出去。

幸好常雲成擋了下。在劉老太爺身前跌落。

劉成陽稍微嚇了一跳,劉老太爺則無動於衷。

齊悅忽的邁上前一步。站在劉老太爺面前,劉老太爺從來沒被女人這樣直直的站在身前過。

「你.」他肅穆開口。

「你這老者,看起來挺知書達理的,怎麼這麼不懂禮數啊?」齊悅皺眉說道。

這老頭說話毒舌,但講究腔調沉穩所以便慢了些。

「我」劉老太爺再次肅穆開口。

「我父親的話也沒說完,你就這個那個的,難道你從小沒被教過別人說話的時候不要打斷嗎?」齊悅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再次說道。

劉老太爺兩次被堵住話,面色微微有些漲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憋的。

什麼人家!男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女人插嘴!

這個女人真是不知羞恥!

還不要打斷別人說話。你現在是在幹什麼!

「這家裡還輪不到你跟我說話!」劉老太爺一呼一吸間恢復了情緒,淡淡說道。

這邊定西候又要開口罵,被常雲成攔住了。

「要說家事呢,有父親母親和世子在,老太爺你要我說我也不敢說。」齊悅也恢復了情緒,含笑說道。

「那你說的也不少了。」劉老太爺淡淡說道。

「因為我要說的不是家事,老太爺,你能聽我說了吧?」齊悅問道。

「那你還有什麼可說的?」劉老太爺淡淡說道,眼皮也不抬一下。

「姓劉的,你能好好聽人說話不?」定西候再忍不住喊道。

「那你這麼說,我到現在聽到的都不是人在說話嗎?」劉老太爺撩了下眼皮看定西候肅容問道。

定西候氣的差點背過氣,他手點著劉老太爺又開始找東西。

齊悅吐了口氣,穿越來這麼久,她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可氣的人,比王慶春還要氣人,王慶春是行動氣人,而這老頭完全是靠嘴就能氣死人。

「我是大夫,我現在要告訴你,我要給你的孫女治病,也就是這個兔唇。」她提高聲音壓住屋子裡的亂糟糟,一面伸手拉過燕兒,「我要和你說的就是這件事,你能聽明白嗎?」

屋子裡靜了一刻。

「剛才我已經說過一遍了,不過我想您沒聽。」齊悅快刀亂麻的說道,「燕兒這個不是邪祟,而是病,一種先天性的疾病,就跟我們所有人都會生的病一般,是病不是…」

劉老太爺聽到這裡回過神。

「所有人?你怎麼沒長成兔唇呢?」他肅穆問道。

剛平靜下來的定西候深吸一口氣,抓緊桌角。

如果他砸死這老東西,老天爺不會怪他的吧?

說得好,我就等你這句話呢。

齊悅看著這劉老太爺。

「因為這是家族遺傳病。」她說道。

家族遺傳病?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