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六章兵擋

第一百八十六章兵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19 08:45  字數:3374

因為來客是男人,自有外院接待,內院里的女人們都不知道。

齊悅醒來的時候很早,常雲成有晨練的習慣,雖然很小心但還是驚動了她,再者也是因為今天要手術。

坐在書桌前最後一次翻看手術規劃,阿如急匆匆進來了。

「…少夫人,剛才胡三來過了。」她說道。

「怎麼了?」齊悅有些緊張,這麼早過來做什麼,不會是手術要出什麼意外?

「他說,善寧的那個安老大夫…」阿如說道。

聽到這個,齊悅鬆了口氣。

「要找麻煩是吧?」她接過話說道,笑了笑,「隨便嘍,我仗勢欺人嘛,不怕。」

「不是。」阿如笑道,「胡三說,那人要拜你為師。」

「什麼?」齊悅驚訝的瞪大眼,「拜我為師?」

「對,劉大夫也不知道怎麼勸他,所以讓胡三來和你打個招呼,讓少夫人有個準備。」阿如說道,她也是難掩驚訝,「少夫人,那安大夫,想幹什麼?」

「秘方。」齊悅說道,一面放下手裡的圖紙。

「是外老夫人家孩子那個病」阿如也明白了。

「是啊,看到沒,說實話沒人信。」齊悅笑道,「我都跟他說了,我沒秘方,這個是大夫們一起努力的結果,他到底是不信,為了得到秘方,那就只有拜入我門下了,真是想得太多了。」

「那少夫人怎麼辦?」阿如問道,「收他做弟子嗎?」

她們說到這裡時,丫頭進來傳管家的話了。

「大小姐夫家來人了?」齊悅說道,一面嘖嘖兩聲,「真是來得巧,怎麼趕上今日來了。」

「但願別影響了小小姐的手術。」阿如擔心說道。

「他敢!」齊悅哼聲說道,說罷一伸手一擺頭,「更衣!」

齊悅來到外院客廳時,定西候正在大發脾氣。

「吃!讓他們吃!」他大聲喊道。

「可是咱們沒有這東西啊…」管家為難說道。

「父親。怎麼了?」齊悅問道。

「月娘,你來了,稍等一下,劉家父子還在吃飯,等吃完飯,你再給他們解釋解釋。」定西候對兒媳婦和顏悅色。

說著話,這邊常春蘭也過來了,不過她沒敢進屋子。心驚膽戰的站在門外。

「他們要吃什麼?廚房不會做嗎?」齊悅問道。

「要吃麵餅子和鹹菜。」管家說道。

什麼?

「…這是幹什麼?」齊悅笑了。

「說是他們家就吃這個,他們吃慣了粗茶淡飯,享受不了咱們家的油水,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今日吃了咱們家的美食佳肴,回家會惦記,便不能安心享受清貧了。」管家低聲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

「是不是父親說大姐在人家家裡受委屈了?」她笑問道。

定西候在一旁哼了聲。

「這老東西是故意的!他吃粗茶淡飯!說他吃素都比這個可信!」他瞪眼喝道。

一面喊外邊的常春蘭,「你進來,你這老不死的公爹在家都是吃餅子就鹹菜嗎?」

這樣稱呼公爹常春蘭惶恐不安,她自然不敢這樣說。也不知道說什麼,自從聽到公爹和丈夫來了。她就嚇得慌了神,再加上本就害怕的父親,她還能在這裡站住已經是不錯了。

這種公爹親爹吵架的事,女人家自然不能說話。

齊悅忙接過話。

「且不管他在家吃什麼,他們來了就是咱們的客,主隨客願吧。」她笑道,「父親別動氣。」

「我不是生氣。我是看不慣這老東西裝!」定西候氣呼呼的一甩袖子坐下來。

齊悅沖管家擺手。

「咱們家沒有?」她低聲問道。

「沒有,就是最低等的下人吃的也沒這個。」管家低聲說道。

「那最低等的下人家裡應該有。」齊悅說道。

管家一拍頭,急糊塗了!一句話不多說。轉身忙出去了。

齊悅拉著常春蘭進來說話,讓她情緒緩和一下,但常春蘭實在是緩和不了。

「瞧你窩囊樣!有什麼好怕的!是你受了欺負,不是他劉家受了欺負!」定西候沒好氣的說道。

常春蘭站著都有些發抖了。

外邊一聲輕咳,劉老太爺來了。

定西候轉過頭不說話了。

「父親。」常春蘭忙向他施禮。

劉老太爺威嚴的看了她一眼,邁步進來。

劉成陽在後邊,看到妻子,常春蘭看著他喊了聲夫君,最終在劉成陽的怒目下低下頭,有眼淚掉在地面上。

「我別的話也不多說了。」劉老太爺坐下來,從袖子里拿出一張紙,「這是休書。」

此話一出,屋子裡的人都大吃一驚。

而常春蘭更是掩面哭起來,跪在地上喊了聲父親。

定西候氣的跳腳,這老東西,這時候把休書拿出來,他要是早拿出來,就是麵餅子鹹菜也休想吃到!

「休書,我問你,她犯了哪一出?」他瞪眼喝道。

「口多言。」劉老太爺淡淡答道。

定西候呸了一聲。

「多言!要是她多言!你們父子幾年前就休想在踏入我定西候府大門了!」他大聲說道,「她多言?她多什麼言了?你跟我去官府說一說,她骨肉要被迫分離,她能不能言一聲?她幼女要被親人送去等死,她能不能言一聲?她要不是這都不言一聲,姓劉的,不用你休妻,我就直接親自綁她回來溺死,虎毒尚且不食子,我還要這等畜生都不如的東西做什麼?」

定西候說出這一番話,屋子裡的人都瞪眼看著他,就連一向持重的劉老太爺都面色微微變了下,那定力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