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九章路轉

第一百七十九章路轉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14 08:11  字數:4003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時遙遠的京城亦是一般的夜色,不過街上卻如同白日一般熱鬧,京城的夜生活那是相當的奢華靡靡,令人眼花繚亂。

「師父,師父,你看那個…」一個裹著破舊棉袍帶著舊帽子瘦小男子忍不住指著路旁一間店面,其中正堂布置著山水,有瀑布流水從二樓直下,發出嘩嘩的聲響。

男子從來沒想過酒樓還能這樣布置,驚訝的張大嘴。

他的身旁站著一個同樣破袍子破帽子的中年乾瘦男人,見到這景象亦是瞪大眼。

「去去,臭叫花子,看什麼看。」門口的店夥計沒好氣的揮手,驅趕這兩個明顯鄉下人窮鬼的傢伙。

「我們不是叫花子。」那瘦小男子紅著臉又是羞又是氣,喊道,「我們是大夫…」

店夥計啐了口。

瘦小男子還要爭辯,身旁的乾瘦男人拉住他。

「別惹事,快走吧。」他說道,緊了緊漏風的破棉袍,伸手再次將帽子往下拉了拉遮擋住面容,低著頭先一步走去。

走出去沒幾步聽得那夥計們還在身後嘲笑叫花子,他到底是忍不住收住腳回頭看。

叫花子!總有一天他要包了你們的這酒樓,讓你們都跪在地上自稱叫花子!

「師父。」那走出去的瘦小男子回頭不解的喊道。

男人收回視線。

二人佝僂著身形穿行在大街上,幾番打聽之後來到一戶大門前。

「你確定是這位大人說會收留咱們?」臨走近前,乾瘦男人停下腳,低聲問道。

「是,師父,當初那位大人的確這麼說的,還給了我這個名帖。」瘦小男人忙忙說道。

乾瘦男人從袖子里拿出那張名帖,借著門前昏昏的燈光看。

大夏御醫院吏董林。

「好,怕什麼。已經被人害到如此地步了,就是再被人害也不過是一條命了。」中年男人喃喃說道,一咬牙抬腳上前叫門。

咚咚的拍門聲讓這家院子里的燈火亮起來。

在小廝的引路下,兩人終於走到一間屋子前,燈逐一被丫頭們挑亮,溫暖的室內讓兩人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他們摘下帽子,燈光下正是許久不見的王慶春師徒。

只不過相比曾經如今神態困頓,看上去狼狽不堪。尤其是跟來人相比。

門外傳來老爺來了的聲音,伴著門帘響,有人走進來,二人轉過頭,

「大人..」看到來人,吳山頓時忍不住熱淚盈眶,他躬身的連連施禮,「您,還記得我…」

在他矮身對比下,燈光里更顯身形高大的男人帶著幾分倨傲俯視。

「你啊。我當然記得。」他緩緩說道。

聽到這句話,吳山欣喜若狂。忍不住回頭看師父。

「師父,我沒騙你吧,你看,大人真的記得我們..」他哽咽道。

王慶春看著這男人,一撩衣噗通就跪下了。

「大人,請為小民做主啊,小民被那千金堂陷害的走投無路了。」他悲憤喊道。

吳山也跟著跪下來叩頭。

那大人依舊倨傲的俯視他們一刻。才緩緩的伸手一抬。

「起來吧,我都知道了。」他說道,「既然你們走投無路了。那我就給你們一條路。」

他說這話,喚過一個小廝。

「拿著我的帖子,去找御醫院的宋大人,給這兩個人安排個事做吧。」他說道。

王慶春和吳山不可置信的抬起頭。

是說…他們要進御醫院?

「去吧,雖然進去後只能打打下手,但好歹是條糊口的生計,你們就委屈一下吧。」男人帶著幾分漫不經心說道。

委屈?這委屈可真是要嚇死人了!

王慶春這才確信自己沒聽錯,頓時狂喜。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他只能來回說這句話,連連叩頭。

天啊,自己成御醫院的人了!御醫院!一個大夫能得到的最高的地位!

竟然這麼輕易就得到了?

這麼說的話,他是不是還得謝謝千金堂以及那位少夫人?

走出董家,王慶春在街上忍不住仰頭狂笑。

是的,他一定!會!好好的!謝謝千金堂以及那位少夫人的!

吃過早飯,齊悅被常雲成又硬拉著去給謝氏請安。

「我怎麼說你才能明白呢。」齊悅皺著眉說道,「不是我伏低做小,你母親就能喜歡我的,這樣硬去,她反而會不高興的。」

常雲成拉著她走,聽見這話,眉頭也皺起來。

「母親。」他回頭說道。

齊悅看他不解。

「你連母親都不肯喊,你讓母親怎麼喜歡你。」常雲成看著她沉臉說道。

「不是母親不喜歡你,而是你根本就不喜歡母親。」常雲成接著說道。

那倒是,不過,那是因為她犯不著去喜歡不喜歡自己的人啊。

「我..」齊悅張口要說話。

常雲成攔住她。

「月娘,母親脾氣性子是急了點,但是,她心腸是極軟的。」他看著她認真說道,一面握緊她的手,「當初,我母親病著,我因為,我因為做了一些頑劣的事,被父親打,哭著跑的路上撞到她,拉住了她的手喊娘,就這麼一聲娘,喊得她..她再沒鬆開我的手,真的來當我的娘,其實,她原不必如此的,外祖母再三勸她也要堅持如此。」

常雲成說起過往,情緒低落激動,聲音有些發抖。

齊悅靜靜聽完。

小謝氏嫁進來只是因為常雲成?不是別電視上的那樣為了家族甚至對這位侯爺姐夫本就覬覦之類的,而是僅僅為了護住這個沒了娘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