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四章害羞

第一百七十四章害羞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11 08:07  字數:3187

這半天,常雲成都在齊悅面前晃,而且帶著那詭異的笑以及詭異的說話腔調,只讓齊悅渾身發毛,趁著他上凈房,齊悅忙招來丫頭。

「昨天下午到我回來,世子爺沒受什麼刺激吧?」她壓低聲問道。

秋香被問的不知道說什麼,倒是鵲枝眼睛一亮。

「少夫人,昨天世子爺回來時,身上有脂粉香氣。」她壓低聲音說道。

秋香和阿如被她的話嚇了一跳,這死丫頭想幹什麼!

「瞎說什麼,家裡女人這麼多,屋子裡都熏香,哪個少爺身上不都有香味。」秋香忙說道。

「可是,世子爺是從外邊回來的,而且是和范家公子吃酒去了,他們在外邊…」鵲枝還要說,被一旁的阿如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及時止住了。

這些小丫頭們的心思小動作怎麼能瞞得過齊悅,她哈哈笑了。

「笑什麼?」常雲成出來了問道。

齊悅揮揮手,三人忙退了出去。

一出門阿如和秋香拉著鵲枝就閃進屋子。

「姐姐們,我也是為少夫人好嘛…」鵲枝被兩個丫頭看的有些害怕,忙說道。

「好?世子爺和少夫人剛好點,你就說這個,你是想讓少夫人和世子爺又鬧嗎?」阿如冷聲喝道。

「就是,就你鼻子尖啊,我聞不到啊,你急哄哄的說什麼說?」秋香也是滿臉氣憤,想到什麼又上下審視她,「還有,你什麼時候湊到世子爺跟前了?」

「我,我給世子爺送茶」鵲枝訕訕說道。

「我不是說過,少夫人不在話的,你們誰都不許進世子爺的屋子嗎?」阿如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上下打量鵲枝。

鵲枝被她看得心裡發毛。

「不是,不是。我真的是想少夫人和世子爺好,我是提醒少夫人一下,免得世子爺被外邊的人迷了眼…」她忙忙的說道,急的臉白了又紅,「我,我怎麼可能不讓他們好,世子爺和少夫人不好,我有什麼好的!」

阿如看著她點點頭。

「你知道就好。少夫人不好了,咱們誰都別想好。」她說道。

鵲枝連連點頭。

「還有,我說過的話不希望你再忘了。」阿如接著說道,沉臉看著鵲枝,「下一次再有這種事…」

「不會了不會了,不會有下一次了。」鵲枝忙忙說道。

這邊丫頭們退出去說話,屋子裡齊悅看著常雲成笑。

「你笑什麼?」常雲成被她笑的渾身不自在。

「你怎麼和范公子喝酒去了?」齊悅笑道,手拄著下頜看他。

「我怎麼不能和他喝酒?」常雲成皺眉道。

「不是說物以類聚嘛。」齊悅笑道。

常雲成要瞪眼,又想到范藝林的指點。

你別總是瞪眼,你的眼大。瞪眼很嚇人的,女人都膽子小。而且最愛胡思亂想,你一瞪眼沒事她們也能想出事來…所以還是眯眼吧,眯眼讓你看起來更親和一些…

常雲成瞪到一半的眼便慢慢的眯起來。

齊悅一直看著他,所以很清楚的看到變化,她先是目瞪口呆然後哈哈笑起來。

常雲成被她笑的頓時漲紅了臉。

「你這臭女人笑什麼笑!好好說話會死啊!」他拍桌子喊道,范藝林的話被他一瞬間拋到腦後。

齊悅繼續大笑。

「你這傢伙,到底搞什麼啊。」她笑道。「你好好說話會死啊。」

常雲成甩袖子就走。

齊悅忙上前拉住他。

「好了好了,我不笑你了。」她說道,繃住嘴。旋即又撲哧撲哧笑出來。

常雲成甩袖子。

齊悅拉著。

「好了好了真不笑了,那個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她說道,「我原諒你了。」

「我用得著你原諒,再說我有得罪你?」常雲成轉頭看她說道。

齊悅笑了,拍拍胸口。

「好了正常了,這才是你說的話嘛。」她笑道,一面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常雲成,「別跟那小子學。」

常雲成臉色青了又紅紅了又白。

這臭女人…竟然一直再看他笑話。

齊悅拍了拍他的胳膊,抿嘴笑著轉身走開了。

「哦對了。」她又停下腳轉頭看常雲成一笑,「我還是喜歡你這樣的。」

常雲成只覺得腦子裡轟的一聲。

她她說什麼…

那種渾身爬蟲子的感覺又來了。

齊悅說了這話自己倒沒什麼感覺,看到這個年輕人有些笨拙的改變討好,心裡也有些說不上來的滋味,或許是年紀大了吧,坦白的表達一下自己的感情也沒什麼,或者是看這男人比自己還容易害羞,所以反而不害羞了。

她笑著才走了幾步,就陡然被身後跟上的人抱住了。

抱的很用力,勒的她不由咳嗽兩聲。

身後的男人渾身熱氣騰騰,如同剛泡完熱水澡。

他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吭吭唧唧的什麼也說不上來。

因為是背對著,不用看各自的臉,感覺倒沒那麼緊張了。

齊悅微微紅臉。

「那個,我打你是有些魯莽,但是也不能算錯,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她慢慢說道。

常雲成哪裡聽進去她說什麼,滿耳滿心在咕嘟冒泡,又軟又香的人滿抱在懷,而且第一次沒有掙扎抗拒。

雖然這女人說不吃自己這一套,但看來到底是哪些話以及表現起效果了…

事情終於過去了吧。

「那,咱們睡覺吧。」他啞著嗓子說道,一雙手上移,準確無誤的蓋住那高聳的肥嘟嘟的兩顆大桃子上,從這個姿勢握住更勝以往,只覺得汁水四溢鮮香滿手。

阿如秋香剛打發鵲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