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三章花言

第一百七十三章花言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10 08:26  字數:3546

>常雲成將爛醉的范藝林送回家,謝絕了王家的留飯,回到家的時候,天色已經蒙蒙黑了。

雖然知道齊悅不在家,但看到屋子裡亮起的燈他還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世子爺,可以擺飯了嗎?」秋香問道。

常雲成搖搖頭。

「不用了,我現在不想吃。」他說道。

秋香應聲是就要退下。

「讓廚房準備宵夜,等少夫人回來吃。」常雲成又說道。

秋香再次應聲是退出去了。

常雲成洗漱過後,還是忍不住走到齊悅這邊,點亮燈,照著有些凌亂的桌子。

這女人也是怪,自己不收拾桌子,也不讓丫頭收拾,說什麼一收拾東西就找不到了。

擺著這麼亂才找不到吧。

常雲成笑了笑,在齊悅常坐的椅子上坐下來,鼻息間似乎能聞到淡淡的脂粉香氣。

他翻起一張紙,見上面鬼畫符似得寫的滿滿的字,一陣狂風猛地擊打窗戶上,引得燭火猛烈的跳動。

常雲成伸手攏了攏燭火,低下頭認真的看起來。

風刮過,齊悅將帽子扣緊,看著胡三等人再次擠在一起瑟瑟發抖。

「沒關係,習慣就好了。」她對劉普成說道,一面好奇的問劉普成,「老師你第一次來這裡時,害怕嗎?」

劉普成的鬍子被風吹得亂飄,他伸手捻住。

「害怕啊。」他說道。

胡三等人聽了稍微好了些。

「師父也會害怕啊,我們以為師父什麼都不怕呢。」他們笑道。

氣氛緩和了很多,此時他們也到了義莊前。

冬日大風的夜裡,義莊更加滲人。

一盞燈忽的出現在夜色里,而且沖他們飄過來。

胡三忍不住一聲驚叫。

「劉大夫,你們來了。」棺材仔說道,一面將燈舉高一些,照出自己的形容。

他對著劉普成說話,視線卻落在齊悅身上。

齊悅跟第一次一樣。頭臉蒙上,只露出眼睛。

她看著棺材仔微微一笑。

「快請進吧。」棺材仔忍著激動的心跳帶路。

相比於上一次,胡三等人的表現稍微好一點,但當齊悅劃開屍體的口鼻時,他們還是忍不住一陣騷動轉開視線。

這一次齊悅主要是和劉普成實驗點藍劃線,對於他們的反應沒有斥責。

「要做到精確的解剖對位最關鍵的是口輪匝肌複位,要不然會影響整個上唇運動功能」

齊悅一面說一面操作。

「口輪匝肌是什麼?」

棺材仔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劉普成有些意外,沒注意到棺材仔竟然還在這裡。

齊悅抬頭看了他一眼。

「喏。就是這個。」她說道,用手中的剪子指給他看。

棺材仔見她邀請,立刻走近。

「我從這裡全層斜切開…然後皮膚…肌肉…粘膜…分離劉大夫,你需要在這時候幫我牽拉對,就這樣…」

「…這裡是鼻小柱與鼻翼分離剪斷,我會在這裡分成三個肌肉瓣…三個交叉縫合針」

齊悅伸出手。

劉普成拉鉤,正好在另一側,夠不到針線,胡三等弟子還在哆嗦,阿如雖然不至於不敢看。但身子僵硬,完全動不了。

到時候真做手術時。一定要將針線都放在身邊,要不然就麻煩了

齊悅準備鬆手親自去舀針線。

棺材仔伸手舀過來遞給她。

齊悅對他一笑。

「還有鑷子。」她說道。

棺材仔也笑了,眼睛亮亮,立刻轉頭。

不過,鑷子?

「左邊第三個。」齊悅說道。

棺材仔哦了聲,好奇的舀起那柄奇怪的工具,遞給齊悅。眼睛不肯錯開一步的看著她的手。

齊悅腦子裡回放著自己設計演練好些遍的縫合步驟,手下利索。

z形唇紅縫合薄側唇紅移行部切開唇形唇紅三角瓣嵌入

這期間,棺材仔或者幫她遞手術工具。或者協助劉普成拉鉤夾唇,完全參與到手術中來,除了在面對各種工具時一時迷惑,其他的全無生疏。

「行啊,小哥。」齊悅看著他帶幾分讚歎打量。

「整天跟死人打交道,自然什麼也不怕。」胡三忍不住嘀咕道。

阿如瞪了他一眼,胡三訕訕不敢再說話了。

棺材仔被她這一誇神情有些不自在。

「喂,我請你做我助手吧。」齊悅說道,越發覺得這孩子很好用,光這份在手術面前的冷靜就能幫上大忙。

劉普成忙咳嗽一聲。

棺材仔亮了一下的眼瞬時又暗淡下去。

「娘子抬舉了,我這低賤之人不敢。」他淡淡說道。

「怎麼低賤了?」齊悅瞪眼說道。

怎麼低賤?屋子裡的人神情很複雜,這還用說嘛。

「不過我說真的。」齊悅說道,「小哥你考慮一下。」

棺材仔笑了笑,沒有說話。

說真的?這是世上最假的話了。

不就是為了這些屍體嘛,不用如此討好他的,反正大家各取所需罷了。

劉普成這些人很快離開了,棺材仔隨意的將錢扔在屋子的牆角,舀出自己的針線就再次來到停屍房。

他站在那具屍體前,掀開白布,露出胸膛,舀起刀子劃開肌膚,然後看了眼口鼻部位的縫合線痕迹,舀起了針線。

「這樣的縫合…」他回憶自己方才看到的,一面喃喃自語,一面飛針走線。

這一次踏入家門剛過丑時,齊悅吐了口氣,要是都按照這樣的時間,那麼以後不用編造半夜急診的謊話了。

聽到這邊進門的動靜,常雲成立刻就站起來,有人推門進來,卻是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