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章笑話

第一百七十章笑話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8 08:42  字數:3534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屋子裡的悶響、已經有人壓抑的痛呼聲,接連不斷的響起,外間的夥計們眼觀鼻鼻觀心,或者研究這個桌角擦得乾淨不幹凈,或者研究賬房的算籌對不對數,總之如同天聾地啞一般什麼都沒看到也沒聽到,一片祥和。

「世…子爺聽我說」范藝林被常雲成一個胳膊按在地上,軟的如同麵條一般,難為他臉擦著地還能擠出一句完成的話,「誤會誤會…」

屋子裡的小廝滾到在四周,別說出去叫人,連起都起不來。

侄子們還說這定西候世子從來不打群架,范藝林還覺得這人是打架不行呢,原來不是不打群架,而沒必要打群架,人家一個人就夠了。

「誤會?」常雲成手上用力,聽著骨頭嘎巴聲漸漸響起,「小混賬,你以為我是瞎子還是傻子,就你那點爛心思我還不知道?」

范藝林哎呦哎呦連聲呼痛。

「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世子爺我只是愛看美人而已,並沒有動別的心思啊」他喊道,「不信你去問我岳丈,他也知道的…我就是愛看,就跟看花看美景一樣,別的心思不敢的要是敢動了,哪裡還輪到你,早被人打死了」

「看?我的女人你也敢看!」常雲成低聲喝道,「再敢來我眼前晃,我才不管你是王家的女婿還是光祿寺大夫家的公子,打瞎你的狗眼!」

「世子爺,我是為了你好啊」范藝林喊道。

這臭小子竟然還在嘴硬。

「世子爺,我難道不知道說出這句話會有什麼下場嗎?但是為了你,為了你們對我的救命之恩,就算得罪你,惹惱你,我也要說」范藝林接著喊道,難為他側臉挨地還能說得這樣連貫順暢。

常雲成給他腦袋上一下,鬆開手方才一番拳打腳踢,已經散去心中鬱悶,警告了這小混賬便懶得再跟他多說,站起身就要走。

范藝林不怕死的又拉住他。

「世子爺」他一臉真誠的看著常雲成,「你想想,我說出這種話難道不知道什麼後果嗎?但是我還是要說,忠言逆耳啊」

常雲成還是頭一次見這樣厚臉皮的人,有些哭笑不得。

「你到底要說什麼?」他皺眉問道。

范藝林顧不得整理自己的衣衫擺擺手。

屋子裡的小廝用力爬起來,互相攙扶這一瘸一拐的退出去了。

「世子爺,我知道這是難言之隱,但是卻又不得不言,因為我正好有一味祖傳的藥方,所以才忍不住要急著問世子爺」范藝林拉著常雲成,絲毫不在乎這男人剛才揍了自己一頓,對他來說,為了美人吃苦也是比蜜甜的。

「我有什麼難言之隱?」常雲成一把甩開范藝林,嗤笑問道。

范藝林一副你看這就是難言了吧我了解的神情。

他再次伸手搭住常雲成的肩頭。

「世子爺大家都是男人,這種事雖然羞於啟齒但還是要說的」他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行的?是一開始還是後來?」

常雲成深吸一口氣,忍住一拳將這混賬打死的衝動。

「你怎麼就認為我不行呢?」他轉頭看著近在眼前的男人,雖然他已經手下留情注意分寸,但還是難免給這男人臉上留下些印記,嘴角微腫一隻眼大一隻眼鞋看上去很是滑稽。

「這個,這個我自然一眼就看出」范藝林笑道。

「你是打算讓我試試給你看?」常雲成皺眉說道「你才不胡言亂語?」

試試給你看…

這句話范藝林也很熟悉,一般是用在和妻子小妾**時用的。

小美人,你是看不起小爺我嘍,讓小爺試試給你看…

哎呀公子爺不要啦…

這種對話很是助興,范藝林想到就忍不住激動,抬眼看到面前一張男人的臉,頓時一碰冷水澆了下來

他猛地跳開了。

「你,你,你不會是斷袖吧?」他有些驚恐的問道,斷袖這個詞冒出來,這一連串的事便有了解釋,他心裡為美人悲哀同時又驚恐,慌忙的擺手,「你,不用試給我看,我不看,你可別誤會,雖然你長得也不錯,但是,我是只喜歡女人的…」

常雲成已經沒有什麼神情可以表達心情了。

精明一輩子的王同業怎麼會找個這個傻兒當女婿?奸詐的光祿寺大夫家怎麼會生出這樣的蠢兒子?

「你是斷袖!」常雲成看著范藝林一字一頓說道,「所以看別人都是斷袖嗎?」

「我不是斷袖!」范藝林依舊帶著防備說道,「你要不是斷袖,你的妻子為什麼還是黃花閨女?」

常雲成一怔。

這一怔落在范藝林眼裡,更加印證了他的斷定。

「守著那麼個美人,而且還是你妻子,你要不是斷袖,怎麼會…」他說道。

話沒說完常雲成一步邁過來,掐住他的脖子。

范藝林驚恐的叫了聲。

「世子爺,你,你別動怒,這,這不是什麼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京城裡這樣的人多了很…我家我家表兄就是…我沒沒瞧不起你的意思…」他咳咳的說道。

都怪自己太聰明,才惹來這等禍!

「你怎麼知道她她還是…」常雲成低聲吼道,到底是說不出那個字,「是她告訴你的?」

這句話說出更是氣血上涌。

她竟然敢將這種事說給外人聽!

「你瘋了啊」范藝林這才反應過來這男人突然發怒為什麼,瞪眼喊道,「這種事少夫人怎麼會和別人說?再說,我倒是想讓她跟我說,可是我總共才見了她兩回,還都是那麼多人的場合!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