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八章會客

第一百六十八章會客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7 08:42  字數:3895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范藝林坐在定西候的會客廳里心裡很鬱悶,甚至都沒心情對岳父保持尊敬,拉著臉毫不掩飾自己的不高興。

真是討厭,為什麼讓他也過來!

說什麼讓自己道歉,道什麼歉!他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莫名其妙的被個男人親,親了還是自己的錯!

本來他此時應該已經回到自己的家了,正享受母親以及幾個美妾的安撫呢,而不是在這什麼定西候家的客廳里獃獃的坐著,更可怕的是待會還要被那個又丑又凶的女人診治。

想到這裡,范藝林不由伸手掩住衣衫,當年衛介被看殺,他不會也是如此下場吧?

「藝林。」王同業喊道。

范藝林獃獃的坐在椅子上沒聽到。

看著小女婿那呆傻的樣子,王同業很是不高興。

「你瞧,肯定是身體不好。」他沒有再喊,而是對定西候說道,「家裡人都不放心,他鬧著要走,但是我們覺得還是讓少夫人給看看,才放心。」

看到別家的孩子不爭氣,是定西候最樂意的事。

「什麼小事嘛,你還親自上門。」他哈哈笑道,得意洋洋,「這孩子看著是單薄了點。」

王同業翻個白眼,如果我不親自上門,你老小子難道真的會痛快的讓你兒媳婦去診治?

再說我家藝林哪裡是單薄,那是俊秀好不好?你是生不出來這樣的俊秀的兒子嫉妒羨慕恨吧?

看看你家那蠢粗世子…

「世子爺少夫人來了。」門外小廝傳報。

王同業整了整神情,他不能和定西候這樣的草包一般見識,他一定會讚美別人家蠢粗的孩子,哪怕只是表面上。

范藝林獃獃的看著門外,想到將要發生的事就不由悲從心來,然後忽的眼前一亮,有兩人並肩而來,男人自動被范藝林忽略,他的視線落在那個女人身上。

冬日裡。那女人穿著粉藍五彩褙子月白綉梅花百褶裙,挽著單鬢,插著一根玉簪,便走便笑款款而來。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范藝林猛地坐直了身子,眼睛亮亮的盯著這個逐漸走近的女人,看清面容,更是激動不好已。好美人!

這才像是傳言中的定西候府嘛。美人遍地,那個醜女是個意外!

然後他聽到了小廝的喊聲。

「世子爺少夫人來了。」

那美人笑著邁進大廳。

「父親,王大人。」她笑著施禮。

什什麼?

范藝林受驚之下跳起來。

王同業看著眼前的女子也是愣了下,旋即反應過來。

可不是嘛,能讓定西候府老夫人不怕丟臉不顧出身非要娶進門的女人,怎麼也得有過人之處。

那日是晚上,挨了打,又經過了混戰,臉上有傷形容也狼狽不堪,跟此時對比簡直是兩個人也不意外了。

「月娘啊。王大人還是不放心,所以想要讓你看看范公子身體是否有恙。」定西候說道。

齊悅便看向王同業。

「這個。其實你們去找個大夫看比較好。」她笑道,「比如千金堂的劉大夫,比我厲害。」

王同業一愣旋即笑了。

「好,沒問題,等少夫人看過了我們自然會再去的。」他說道,意味深長。

齊悅倒是被他這意味深長弄得一愣,旋即回過神。哈哈笑了。

「王大人,不用這樣的,你誤會了。我和劉大夫是各有所長,並非是要您老給面子。」她笑道,說道這裡沖王同業施禮,「不過,我還是要謝謝大人給我的大大的面子!」

這兩個面子說的是兩件事,定西候沒聽懂,王同業聽懂了。

他之所以不給上門道歉的人面子,而給那些不來道歉人家的面子,說到底都是助漲了齊悅的面子。

王同業也笑了,沖齊悅點點頭。

「這孩子就是實誠,很老實的,有什麼說什麼。」定西候雖然聽不懂說的什麼,但還是很知道及時補充讚揚自己家的孩子。

老實,老實的孩子會帶著下人去圍攻人家的大門?

王同業哈哈笑。

「那我先看看吧,父親,借你這邊的隔間一用。」齊悅說道,一面喊阿如去拿醫藥包。

定西候點點頭。

齊悅這才看向大廳里站著的年輕公子。

「范?范公子,這邊請。」她含笑說道。

卻見那年輕公子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

莫非真病了?

齊悅皺眉,一直站在一旁的常雲成忽的幾步過來,站在范藝林身前,擋住了他的視線。

「哎?」范藝林的眼前美人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堵黑牆,頓時便急了。

「范公子。」那黑牆冷冷的說道,「這邊請。」

范藝林回過神,看到黑牆不善的神情盯著自己。

「還愣著幹嗎,快跟少夫人去。」王同業越發覺得丟臉,低聲喝道。

齊悅已經走向隔間了,范藝林忙深一腳淺一腳的跟過去了,常雲成沉著臉遲疑一下也跟了過去。

范藝林有些獃獃的,讓他坐就坐下了。

「你…是那天的那個少夫人?」他看著齊悅獃獃問道。

齊悅笑著點頭。

「對啊,范公子,我們見過的。」她笑道。

「是啊是啊,我們見過的,我姓范,名藝林,字茂竹…」范藝林忙忙的說道。

齊悅笑著哦了聲。

「那范公子我…」她說道,一面挽起衣袖。

話沒說完,這邊范藝林一驚動作流暢的解開了衣裳,三下兩下就將白嫩的上身展露出來。

「少夫人,來吧。」他沖齊悅柔聲說道,俊目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