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七章壓驚

第一百六十七章壓驚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6 08:46  字數:4003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實看到人敬畏恭敬不算什麼讓人得意的,最讓人得意的是那些本來等著你宣判死刑的人突然看到你來給他免罪,那種驚喜震驚措手不及之下的反應,才是最讓人得意的。

現在管事老爺就如願的在劉家人臉上看到這種神情,他不由舒坦的渾身發癢。

那種決定人喜怒哀樂的感覺簡直太棒了。

劉長青一家已經完全傻了。

他們已經聽不到這管事在說什麼了。

直到人家告辭走了還是木木的,回過身看著客廳里擺著的兩個禮盒。

劉長青忍不住失態的掐了自己一把。

疼…

「王大人要給小少爺壓驚…」他喃喃重複著從那管事嘴裡聽到的那句話,還是有些搞不懂。

不是明明是自己兒子衝撞了王家吧,怎麼王家還要反過來給自己兒子壓驚呢?

這是為什麼?

這還沒完,第二日,縣衙里一個交好的官吏急匆匆的衝來告訴他一個好消息。

「老哥,東陽縣的補缺下來了!老哥!是你啊!」那官吏抓著劉長青的手激動的搖著喊道。

劉長青還沒恢復過來的腦子再次糊塗了。

這這…

這補缺他不是沒動過心,但上頭說了競爭的人太多,怎麼也輪不到他…

這這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我告訴你啊,是王老大人給你說了句話」那官吏壓低聲音說道。

瘋了…

劉長青完全不能再思考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兒子,我沒記錯吧?」他拉著小兒子問道,「是你們圍攻了王家,不是王家打了咱們吧?」

發出這樣疑問的不止劉長青一家,這次沒有去王家的還有三家。他們同時也收到了王家送來的號稱給孩子壓驚的禮物,而那些參與這件事的其他人家要瘋了。

怎麼他們上門去道歉被攔住趕回去,這幾個不識好歹沒去道歉的傢伙反而讓王家親自上門了?

壓驚?

誰給誰壓驚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王老爺難道是被這一場事鬧得傻掉了嗎?

而與此同時,定西候府也送出壓驚的禮物了,不過比王老爺家周到,並沒有挑揀,而是當晚所有參與的人家都收到了。

謝謝他們仗義相助。

仗義…

是因為這個嗎?

當得知王家和定西候當時就握手言和的消息後,這些人家都明白了。

誰知道事情會這樣啊!

內宅里知府夫婦有些失魂落魄。相對無言。

怎麼會這樣呢?這兩家到底是鬧哪樣啊?!

「原來老師是這個意思啊。」知府大人喃喃說道。

「你說王老大人是什麼意思,是故意的吧?是給那定西候府難看?老爺要不你再去王大人那」知府夫人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說道。

「夠了!無知的婦人!」知府大人猛地吼道。

這是他第一次對妻子如此態度,知府夫人嚇了一跳,怔怔看著丈夫不敢說話。

「都是你這無知婦人!」知府大人想到這次的事,又是氣又是惱羞,「我還有什麼臉再上老師面前去!你怎麼,你怎麼你怎麼就不學學那定西候少夫人呢!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他的意思是看看人家的膽識氣魄運氣,知府夫人愣了下,眼前浮現那女子嬌媚的面容。

兒子被蠱惑,老子也五迷三道了…

「你這個負心人。我和你拼了!」她尖叫著起身伸手就沖知府大人端莊的臉去了。

而引起知府大人內宅混亂以及很多人家糾結的罪魁禍首齊悅卻並不知道這一切。

雖然有定西候相護,謝氏還是懲罰了媳婦。在家禁閉不許出門,每日在佛前罰跪。

不出門齊悅很樂意執行,正好養養臉上的傷,至於罰跪嘛,自己院子里誰敢管她跪不跪。

「我覺得還是有點腫。」鵲枝端詳著齊悅說道。

齊悅照著鏡子左看右看。

「沒呀,好了嘛。」她說道。

阿好仔細的給她上妝,鵲枝在一旁指點著這邊補點粉那邊擦點胭脂。齊悅笑著任她們折騰。

常雲成進來了。

阿如忙揮揮手,阿好立刻施禮告退,鵲枝有些不捨得。看了常雲成好幾眼,見世子爺看都不看自己,只得悻悻的出去了。

「你去哪裡了?」齊悅轉過身問道。

常雲成沒理會她。

「你想吃什麼?我閑著沒事給你做好吃的?」齊悅笑道。

常雲成抬眼看她。

「你閑著沒事才給我做吃的消遣是吧?」他問道。

齊悅哈哈笑了。

「行了,你還生氣啊。」她笑道,一面走近幾步,「好吧上次的事是我說的有些過了。」

「有些?」常雲成看著她問道。

齊悅抿嘴一笑。

「我下次注意啊。」她沒有回答而是說道。

她這樣一笑,再加上語氣微微帶著撒嬌,常雲成看的不由心跳加快。

他忍不住伸手將這女人一把拉過來。

齊悅猝不及防跌坐在他懷裡,頓時臉色通紅。

「幹嘛!」她慌張要起身。

但她的力氣在常雲成面前就如同撓痒痒。

「你不是說想和我…」常雲成看著貼近的齊悅,聲音低沉說道。

「我什麼都沒想!」齊悅斷然否認,一面撐著他的胸膛要起來。

雖然嘴裡依舊強硬,但這紅著臉的模樣實在是比以前那樣張牙舞爪的更要誘人的多。

常雲成才不肯鬆手。

門外有低低的咳嗽聲。

常雲成怔了下,一臉不悅。

齊悅趁機掙開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