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六受驚

第一百六十六受驚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6 06:14  字數:3794

趁著雙倍還想投票給我的就投吧,過了這個機會,以後再投,名次也追不上了,當然,要是已經投完沒有的話就算了哈哈,也不求前幾了,掛在首頁就好了。嘿嘿。

************************

雖然是知府大人,但在王同業面前還是畢恭畢敬的。

「老師。」他恭敬的喊道,「昨天逆子的事學生特來向老師請罪。」

他說著就深深的施禮。

王同業看著他,哦了聲,知道什麼事了,審視知府大人一眼,想起昨晚衝進大院里的確有個孩子與他面容相似。

「哦,你家孩子也來了?」他哦了聲說道。

因為已經和定西侯府沒有芥蒂,昨晚的事對王同業來說已經揭過去了,根本就沒去讓人查昨晚都有誰來鬧。

王同業這輕鬆的隨口一說,卻讓知府大人汗如雨下。

「老師。」他噗通就跪下了,「逆子我已經懲罰過了,今日特地來向老師請罪..」

王同業搖搖頭,伸手要扶他。

「無妨,都過..」他還要說道。

知府大人卻接著說話了。

「老師,請念在逆子年幼無知,受人蠱惑做出這等荒唐事…」他拉著王同業的衣袖說道。

王同業要攙扶他的手一頓。

「受人蠱惑?」他皺眉反問道。

「是是。」知府大人如同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點頭忙忙說道,「都是定西候府的少夫人,當初她曾近醫治過犬子,犬子年幼,受其蠱惑所以才做出此等妄為之事..」

王同業看著他,面色沉下來。站直身子。

「當初那位齊少夫人是救了你兒子的命吧?」他問道。

知府大人遲疑一下。

「當初好幾位大夫醫治呢,學生不懂醫,至於是誰的功勞,不太清楚…」他說道。

王同業冷笑一聲打斷他的話,將袖子一甩。

「你兒子的確受了她的蠱惑。」他淡淡說道。

知府大人大喜,看著王同業。

「你知道他是受了齊少夫人什麼蠱惑嗎?」王同業看著他問道。

知府大人一愣,這是..這是什麼問題?

王同業看著他再次冷哼一聲。

「都說子肖父,虎父無犬子,如今看來,此話也不盡然。」他說道。

知府大人更楞了。這是..這又是什麼意思?

知府大人被毫不客氣的送出王家大門,還是沒明白自己的恩師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那自己兒子這次惹的禍事是摘清了還是沒摘清呢?

知府大人獃獃向自己的轎子走去,剛要上轎。見門裡走出來一個管事,對著門房吩咐。

「這是昨晚上那些人的名單,老爺說了,只要這上面寫的的人來的,一概不許進門。」管事對門房吩咐道。

門房恭敬的接過去。

知府大人在一旁聽的嚇了一跳。

萬幸萬幸自己來早了。他鬆了口氣,坐上轎子催著安心的回去,一路上見好幾家人急匆匆的向王家這邊來,他還特意讓轎子停在路邊,果然見不一會兒那些人就垂頭喪氣的回來了。

「我這老師脾氣我再清楚不過,那可是記仇的很。」知府大人回到內宅。帶著幾分得意捻著鬍鬚說道,「當初李長史不過是在酒後說了句老師性傲目無尊長,老師得知了面上沒什麼。過了三年了,到底是尋個機會將他貶出京城…」

知府夫人提了一晚上的心總算也放下了,同時不忘得意一笑。

「什麼你清楚,還不是我催著你快去的。」她笑道。

知府大人笑著與妻打趣玩笑閨房之樂一番。

「你說,這定西候府怎麼出了這個少夫人?」知府大人感嘆說道。

「這有什麼稀奇。原本就是出身粗鄙,又運氣好診治了咱們子喬。名氣大了,那本性驕縱便自然壓不住了。」知府夫人嘆息說道,一面帶著滿滿的不屑厭惡,「真是的,一個已婚的婦人,怎麼偏偏鼓動咱們子喬做出這樣的事,簡直太不自重了!」

她說著又忙伸手拉知府大人的衣袖。

「去王大人家道歉還不行,你還得去趟定西侯府,告訴他們,讓女人自重些!」她說道。

知府大人面色猶豫。

「這個,不好吧。」他說道。

「怎麼不好,一則讓定西候府好好的管那女人,二來讓王大人更加知道咱們的誠意。」知府夫人說道。

知府大人點點頭。

「還有你管著點子喬…」他又說道。

「這可不是咱們子喬的錯,都是那女人蠱惑的。」知府夫人立刻說道,見不得半點說自己兒子不好,「再說,咱們子喬是重情義知恩圖報,才聽那女人的話…」

這句話傳入知府大人耳內,他不由愣了下。

子喬是重情義知恩圖報….

怎麼這句話聽起來有些乖乖的…

如果說兒子這是重情義知恩圖報的話,那麼他這老子現在的算什麼?

他不由打個機靈,王同業說的話在耳邊再次閃現。

不會吧….

而就在知府夫婦糾結,城中東街劉家也正在糾結。

劉家,算不上什麼高門大戶,如今劉家的老爺劉長青為永慶縣縣丞,這個正八品的小官是靠自己寒窗十年讀書讀來的,因為沒什麼背景親戚相助,在這位置上一干就是五年了,雖然為人清正,在百姓中頗有好命,但至今沒有機會升遷,劉長青雖然表面上看淡這些,但作為一個自負滿腹才華的中年官吏怎麼不想做出一番事業呢,但苦於無人提攜。

除了仕途的不順外,劉長青又遇上這件麻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