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五章得意

第一百六十五章得意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5 10:44  字數:3601

從王家大院出來天已經很晚了,原本圍在王家門外的那些半大孩子們已經一個不剩了,夜風捲起門前安靜祥和,就像什麼也發生過。

回到定西候府,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在門口,更有管家召集了全部護衛全副武裝,當看到定西候一行人出現在街口時,忍不住一陣騷動。

「都在這裡站著做什麼?」定西候高高昂著頭,努力要嚴肅淡定一點,但那不由自主裂開笑的嘴實在是忍不住,也破壞了那故作的淡定風淡雲輕。

除了嘴裡說的話,一舉手一投足每一個神情都在狂喊,快來崇拜我迎接我我好得意啊….

管家自然明白自己老爺的心意,幾步就撲過來。

「侯爺,您可是太衝動了,怎麼能這樣啊….」他大聲喊著,似乎定西候去斬妖除魔一般。

同時沖身後做了個手勢。

頓時所有的僕從護衛亂亂的跟著喊起來,不外乎侯爺您太厲害了侯爺這太危險了侯爺以後可別這樣。

「侯爺,以後這種事讓小的們來,您是一家之主,只要你站在這裡,就足以為我們擋風遮雨了,要是再讓你親自出面,就是要折煞我們了。」管家哽咽說道。

「說什麼呢這是,我不過是去和王家交涉一下,那王家算什麼,又不是什麼惡虎猛獸哈哈哈哈哈哈…」

定西候擺著手,終於抑制不住大笑一搖三晃的進去了。

跟在後面的常雲成和齊悅不由低頭。

謝氏站在院子里看著他們進來,心情複雜,兒子平安。侯府無礙,都是她念佛祈禱的,但那個女人…

那個惹禍的女人為什麼總是要和她的兒子以及侯府綁在一起!

所以次次才能化險為夷!

謝氏緊緊攥了攥手,迎著常雲成過去了。

「先吃飯。」她關切的說道。

定西候哈哈笑。

「不用了,已經在王大人家吃過了。」他帶著幾分炫耀說道。

謝氏等人聽了更是大吃一驚,都鬧成這樣了,竟然王家還留飯?

定西候就是等著看大家的驚訝的神情,渾身毛孔張開舒坦的不得了。

原來出頭露面的感覺這麼好啊!

齊悅站在後面。第一次看定西候那種滑稽的得意沒有想笑,她又轉頭看被謝氏拉住的常雲成,當常雲成趕到,定西候也突然出現的時候,她心底同樣是震驚,震驚之餘還有一種酸澀的感覺,這種酸澀的感覺並不讓人難受,反而很溫暖..

在這裡,終於有人會為自己出頭。會為自己不顧一切了么?

這一次,這個家的人不會躲避,而是站出來維護。

他們把自己當家人了嗎?

自己在這裡也有家人了嗎?

「父親。」常雲成忽的喊了聲。

正享受聞訊而來的通房俏婢安慰的定西候被兒子這一聲喊的一愣。

當然,常雲成喊父親沒什奇怪的,只是今日這一聲父親。感覺怎麼有些怪?

常雲成卻沒有說什麼,而是低頭施禮。

「父親受累了。早些休息。」他低聲說道。

定西候正忙著享受美人們的恭維,隨意擺擺手,示意他可以告退了。

「父親。」

又一個人喊了聲父親。

這次是齊悅,

才抬起頭的常雲成看過去,面色微怔。

這女人是自從那次大夫打賭后,第一次用父親這個稱呼….

定西候看過去,他可沒注意過兒媳婦對他稱呼的變化,對兒子嚴肅,對兒媳婦可不能擺著臭臉。

「你也快去休息,臉上的傷..」他關切的說道。

「謝謝父親。」齊悅沖他一笑。只不過此時的笑可算不上沉魚落雁。

「說什麼話呢。」定西候哈哈笑道,「一家人,說什麼謝,快去快去。」

齊悅再次低頭施禮,然後又沖謝氏施禮。

「你可知錯?」謝氏沒有讓她起身。而是冷冷問道。

常雲成張口要說什麼,齊悅已經先開口了。

「我知道錯了。」她答道。

這回答讓已經積攢了無數斥責話的謝氏憋了一口氣沒上來。

常雲成則看著齊悅神情更加緩和。

「我不該自己貿然行事,當時應該回來找父親母親和世子爺的,要不然,也不會鬧成這樣。」齊悅又說道。

謝氏那句你錯在哪裡只得再次憋回去。

「只是這個?這都是你不守婦道…」她沉聲喝道。

「行了,知道錯了就行了,還帶著傷呢,快去下去。」定西候在一旁打斷她的話說道。

「侯爺。」謝氏回身看著定西候皺眉。

婆婆教訓兒媳婦他這個當公公的本不該插話,定西候哈哈笑了。

「今日都累了,有什麼話明日再說。」他一擺手說道。

既然定西候發話了,謝氏便不能再反駁,常雲成和齊悅低頭施禮告退了。

謝氏看著兒子和那女人一起退去,只覺得心裡煩躁無比。

「侯爺!」她回頭看著被一群女人圍著笑的春光燦爛的定西候,喊道,「摺子你寫好了沒?」

齊悅和常雲成回到院子里,自然於是一陣混亂。

「不用忙,這過兩天就消腫了..」齊悅笑著說道,「哭什麼啊,破了相也沒事啊,再說也沒破相啊..」

阿如阿好鵲枝擦眼淚。

「行了下去。」常雲成洗完出來看到屋子裡還擠著一堆丫頭,皺眉說道。

他的丫頭都忙聽話的退下了,阿如阿好鵲枝站著遲疑。

「去。」齊悅笑道,一面囑咐鵲枝,「這幾天你歇著。別當值了,被那糟老頭踹一腳,也傷著了。」

鵲枝揉著腰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