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四章爽利

第一百六十四章爽利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4 08:47  字數:368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家的人自然不會想到什麼穿越俯身,他們徹底被這一巴掌震撼到了,也打清醒了。

定西候就算再無能,也是朝廷封的公侯勛爵,別說王同業現在無官身,就是依舊在任,禮節上也不能慢待,兩軍對陣,必須地位實力對等,否則就沒有打的必要。

這個年輕人在定西候眼裡還真什麼也不算,地位實力完全不對等。

年輕人自然也知道,但一則自己家勢在此,二來定西候好歹是侯爺,怎麼也得自持身份,誰想到今天的定西候完全變了個人,似乎豁出去臉都不要了。

一個臉都不要的人,誰還能把他怎麼樣?

更何況王家的人還想要臉。

「滾下去。」王同業忍著心肝疼,呵斥道。

後輩捂著臉道歉退下了。

「虧的是我祖父不在了。」定西候還得理不饒人,一臉氣憤的說道,「要是我祖父還在,知道家裡的孩子們被你們這樣欺負,哪裡會想我這樣多話?直接帶人砸了你們王家了。」

對於第一代定西候王同業還是有印象的,那個出身低賤馬背上殺敵不要命的老頭,還真敢這麼干!

「是,是,侯爺到底是讀書多了,這性子儒雅的多了。」王同業再次伸手拉住他,帶著和藹的笑,「這事到底是誤會,說開了就好了,大過年的動什麼肝火,快,跟我來,我新得了一個好茶壺,侯爺你來幫我鑒賞鑒賞..」

「不是我說你老王,你這也太過分了,哪有這樣欺負孩子的,想當初你小時候,還不是常常跟人打架,說我家孩子堵了你家的門,當初你還不是往西城高家的門前埋了一連串爆竹,差點嚇死人家的娘。當然後來你被高家那小子按到馬尿里….」

「哈哈哈,侯爺說笑了,哪有這樣的事,當著孩子們的面,快別亂說…這茶壺是富金春做的,侯爺不嫌棄的話就拿去把玩..」

「既然這樣,我就勉為其難紫砂壺一把孤單,兩把一起養才好啊。看來,老王你還是不懂這行啊…」

「..咳咳咳咳…是..還是侯爺知道得多..正好有兩把,侯爺都拿去…」

聽著兩人說笑著走出去了,大廳里剩下的人面面相覷。

這事..就算過去了?

「帶下去。」王大公子忽的說道,看了眼地上癱坐的管家。

立刻有小廝架起他,事到如今管家已經知道說什麼都沒用了。

「算了,他說到底是失職,失職之罪按你們的規矩該怎麼罰就怎麼罰好了,千萬別砍手了。」齊悅說道。

小廝的們停下腳,看著王大公子。

「少夫人這是慈善施恩嘍?其實沒必要。」王大公子淡淡一笑說道。

齊悅也笑了。不過笑的有些不屑。

「我是個大夫,救死扶傷為任。不願意損傷好好的肢體罷了。」她說道。

大廳里王家的子弟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

「再說,我有必要施恩嗎?一個知錯知恩的人,那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自然也不會有今日的衝突,這個管家既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想來他也不是什麼知錯知恩的人,你們心裡怎想的我也明白。」齊悅含笑看著他說道。接著說道,目光掃過大廳諸位王家人。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為了你們舒服,我就不舒服嗎?我沒錯。非要低聲下氣嗎?反正今日我把話撂這裡,你我打了打了,誤會也說開了,反正我對你們是沒什麼想法了,當然,你們要是對我,對我定西候府,有什麼想法,我也不介意,就跟方才我父親說的那樣,你們老爺當初炸了人家的門,人家就把他按到馬尿里」

說到這裡她看了眼一旁的常雲成。

常雲成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閉嘴..」他低聲喝道。

但齊悅已經笑嘻嘻的開口了。

「今日世子爺打了你們的門,你們日後要是想報仇就把世子爺按到馬尿里,不就扯平了。」她笑道。

這話說出來,大廳里的人竟忍不住轟聲笑起來,就連一向嚴肅的王大公子面色都浮現一絲笑,他畢竟克制,很快恢復神情。

「當然,你們得有那本事才成。」齊悅也笑道,一面看了常雲成,帶著幾分驕傲,「我家男人,可是很厲害的,到時候,誰把誰按到馬尿里還不一定呢。」

王家的人又笑起來。

「不一定哦。」

還有年輕的子弟大著膽子起鬨道。

大廳里沉悶緊張的氣氛至此消散了。

常雲成看著這女人,又是氣又是好笑還有些莫名的激動。

她說…我家男人…她的男人…

那樣驕傲得意炫耀的說出來…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說起自己時,會有那樣毫不掩飾的炫耀得意,那是發自內心毫不做作虛假的引以為傲,母親也常常以自己為傲,但那種傲多是溺愛以及為了和那些人作對。

原來他也可以讓別人引以為傲。

原來讓自己在乎的人引以為傲會是這樣的幸福。

原來,護短的感覺這麼好。

聽到大廳里的笑聲,借著兩把紫砂壺達成表面上和氣的定西候和王同業忽的對視一眼。

「看,我說孩子們的事,你瞎操什麼心..」定西候帶著幾分得意說道。

這一定是自己那寶貝兒媳婦做的,圍攻了王家的大門,竟然還能讓王家的人這麼短時間內笑起來!

王同業也很驚訝,但也明白這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自己已經低頭了,孩子們自然不會再強硬。

「侯爺,我二十四歲離家外出為官,這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