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九章氣憤

第一百五十九章氣憤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5-01 10:08  字數:3772

不知道是哪裡的貴公子,街上的人都不認識,但從穿著打扮以及奴僕的囂張行事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

齊悅急的團團轉。

「沒見過啊,真沒見過。」四周被問道的店鋪都給出這樣回答。

看著齊悅又要懸賞,幾個店鋪老闆忙阻攔。

「真沒見過,聽口音不是咱們永慶府的。」一個年長的說道。

齊悅冷靜下來。

「現在是正月里,走親訪友的多,那就是誰家來的親戚了。」她說道。

這要是查的話,可就大海撈針了。

「阿如你回家叫人。」她擺手說道,又吩咐弟子們,「我們一路問,人往哪裡走了,總能問的到。」

黃子喬從酒樓上衝下來,這要一群還在舉杯豪飲的公子哥們很驚訝,以為出了什麼大事,一群人呼啦啦的全跟下來,卻見黃子喬站在酒樓門口望天。

天上有什麼好看的?

一群人跟著看去。

那個女人已經走近了,自己是主動過去打招呼啊還是裝作沒看到?

黃子喬糾結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主動打招呼,太掉份了…

當然如果她主動叫住自己打招呼的話,小爺我也勉為其難應付她兩句。

下定決心,黃子喬整了整衣衫,深吸一口氣邁出門,到門口又停下了。

那是和她迎面走,還是順著走?

「小爺,你到底要幹什麼啊?」有人實在忍不住了,問道。

還有人小聲去問黃子喬的隨從,他家小爺除了肚子被割開過,腦子沒事吧。

「滾。」黃子喬沒聲好氣的瞪他們一眼,「我要買點東西去。」

他說罷不理會他們,邁步出去了。

他晃晃悠悠的走著,除了身後那些嘰嘰喳喳的胡言亂語的狗友們,並沒有女聲叫住他。

「去去,你們站開點,擋住了。」黃子喬回頭揮手。

狗友們低頭看看自己。

「擋住什麼了?」他們不解的問道,一面扭頭四下亂看。

「擋著路了!」黃子喬瞪眼說道,目光看到那女人停下來,拉著幾個路人在說什麼,神情有些焦急..

問了幾句又忙忙的向這邊過來。

黃子喬猛地轉過頭,接著抬腳邁步。

那女人一陣風似得從身邊過去了…..

喂….

黃子喬瞪眼看著,卻見那女人在幾步外停下,招呼一個店鋪夥計。

「你有沒有見幾個人綁著一個人,千金堂的胡三,過去了?」齊悅問道,一面和他比劃著胡三的個頭長相。

千金堂如今很有名了,店鋪夥計搖頭,又忙忙的招呼其他人問。

「街上人多,真沒注意。」最終結果很遺憾。

齊悅有些憂急的吐口氣,追到這裡之後,或許是街上人太多了,又或許那些人已經將胡三捆綁結實沒有掙扎吵鬧了,竟然沒人注意到這一群人過去。

是走錯路了?還是這群人的住處就在附近了?

她轉過頭,忽的眼睛一亮。

「小喬。」她喊道。

伴著這一聲喊,狗友們發現他們正準備要扛著去找大夫的黃子喬終於動了。

黃子喬渾身僵硬,看著這幾步站到面前的女人,只覺得耳根子發熱。

他嗯嗯啊啊幾聲,帶著幾分這女人誰啊我可不認識你的神態。

齊悅沒理會這小屁孩的彆扭神情。

「你知不知道最近誰家來了外地的親戚,是個年輕公子。」她忙問道,一面和他比劃圍觀群眾描述中的貴公子的個頭形象。

黃子喬收起了彆扭,認真聽她說完。

「過年來的人多了。」他皺眉說道。

「剛剛把胡三抓走了。」齊悅說道,「因為在街上發了急診,胡三給他人工呼吸心臟復甦,結果可能被誤會了。」

胡三?黃子喬還有印象,那個賤兮兮的男人,就他那賊樣,早晚有這一天。

「你們快想想,這幾天都有哪家有親戚來了?」他忙回頭對一群狗友問道。

結果一群人你說我說,也說不出個一二三。

「算了,別瞎問了,我回去叫衙門派人,挨家挨戶的搜!」黃子喬小手一揮說道,「反了天了,打大夫的教訓還沒過去幾天呢,就又敢綁架大夫了!找出這孫子,扔出永慶府!」

知府公子開口了,這比他老子還更管用,其他的公子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展現弟兄情義順便巴結神醫的機會,於是各自招呼人馬。

呼啦啦的街上不斷跑過一群又一群拿著棍棒的家丁。

百姓見多識廣,看到這幫人的架勢,就知道又是誰家的公子哥要去打架了,以往打架的也有,但都是小場面,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跑來跑去的,而且幾乎是那些有名有姓的大家族都出來人了,好傢夥,這是要大大的打群架啊!

不知道對戰的雙方是誰?又是因為什麼?最近也沒聽說哪個青樓里來的新粉頭啊?

不過不管為什麼吧,打架自來是民眾喜聞樂見的場面,尤其是正月里,閑人更多,於是不多時起鬨看熱鬧的人擠滿了,跟著這些人從東跑到西,從西跑到東,人越跑越多,乍一看還以為鬧了民亂了。

兩邊縣衙都聽到動靜,派出差役要驅趕,結果在其中各自看到自己大人的公子在內,結果不僅沒驅散人群,反而也被呵斥加入進來。

理由是城裡來了狂徒了,還不速速查明,以保證民眾人身財產安全,還好意思當差嗎?還好意思穿著這身衣裳嗎?回家賣豆腐算了!

一時間店鋪紛紛關門,行人們也紛紛避讓,正月里的永慶府瞬時變得氣氛凝重起來。

范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