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八章態度

第一百五十八章態度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30 08:44  字數:5223

.

第一百五十八章態度

家裡除了考生還多了一個待手術的病號,齊悅又通知廚房加了一個病號餐,那邊待產的朱姨娘聽說了,也跟定西候說了,於是定西候便來問有沒有孕婦餐。

「少夫人,這個可千萬不能應承。」常春蘭低聲說道。

齊悅正在教燕兒做日常口腔護理,聽見了便隨口問了句為什麼。

「這女人生孩子就是過鬼門關,兇險的很。」常春蘭說道,一面看了眼外邊,將聲音壓得更低,「萬一大人或者孩子出個什麼意外,這吃的喝的被牽扯上就麻煩了。」

齊悅哦了聲,這種事她見過,書上小說里以及電視上….

「多謝大姐了。」她笑道,一面叫過阿如,「你去和侯爺說,因為快要生了,不用特意再大補什麼的,就清清淡淡的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吃飯其實是人的本能,所以身體里缺什麼了就會想吃什麼,那就順從本能便是大補。」

阿如應聲是轉身去了。

「那燕兒想吃糖糕,是身體里缺糖糕了..」燕兒忙拽著齊悅的衣袖說道。

齊悅忙搖頭。

「那可不行。」她說道,「不是有發乎情止乎禮這句話嘛,人要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豈不是亂了套。」

燕兒被說得一愣愣的。

常春蘭忍不住笑起來。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吃我要吃。」燕兒回過神扯著齊悅的袖子搖著說道。

沒想到自己的女兒還有能跟人撒嬌的那一天,常春蘭笑著笑著眼眶又有點濕。

「好吧好吧。」齊悅對小孩子一向沒有抵抗力,只好舉手說道,「吃,吃,我們去吃,所以還有一句話是說世界是屬於孩子們的,什麼真理在他們面前都沒用。」

這都是哪裡來的話,常春蘭又笑了,用手帕輕輕擦拭眼角。

她環視齊悅的屋子,布置的簡單,沒有濃烈的熏香,也很少有各式的擺件,桌子上擺滿了厚厚的紙張以及書,並不整齊,反而有些凌亂,凌亂的充滿了生機以及讓人親近的祥和。

簡單的說,就是人氣。

她的視線落在羅漢床的被子上,微微愣了下,不由看向外間。

齊悅和燕兒在客廳分吃一塊糖糕說說笑笑。

夫妻難道是分開睡的?

常春蘭閃過一絲疑惑。

「世子爺回來了。」門外丫頭們傳到,一面打起帘子。

常春蘭忙站起來,燕兒比正常孩子還要敏感,立刻安靜下來,還慌亂要找面巾。

「你怕什麼,你舅舅膽子可大了,他什麼都不怕的。」齊悅拉住燕兒笑道。

常雲成已經邁進來,清早演武場歸來,頭上還冒著汗。

「別剛運動完就回來,好歹在那邊落落汗,雖然是在家裡一路走來大冬天風焯焯的。」齊悅說道。

燕兒安靜的站在齊悅身後,常春蘭沒有走過來,看著他們說話,面色的疑惑褪去,換上欣慰的笑。

「哪有那麼多事。」常雲成說道,看到這邊的常春蘭。

「世子爺。」常春蘭施禮說道。

「大姐過來了。」常雲成點頭招呼,看了眼燕兒,「的確瘦小,多吃點多補補。」

燕兒站在齊悅身後低著頭像模像樣的施禮。

「謝謝舅父教誨。」她口齒不清的低聲說道。

常春蘭拉著燕兒告辭了,這邊常雲成進去洗過換了家常衣裳出來。

「跟我去母親那裡問安。」他說道。

齊悅皺皺眉。

「我還是不去了。」她說道,「你看上次去了她也不高興還是你自己去你們母子好…」

她的話沒說完就被常雲成沒好氣的打斷了。

「那次是母親歇息了,你這女人亂想什麼?」他說道。

齊悅看著他,忍了忍脾氣。

「常雲成,你不要裝糊塗,你母親不喜歡我,這是事實,不是我跟你去問安說好話幾次她就會喜歡我的,反而會覺得我更討厭…」她耐著性子說道。

常雲成的臉色沉下來。

「既然你知道這是事實,為什麼不肯去讓母親喜歡你?」他喝問道,「你這種態度,母親怎麼可能喜歡你?」

「她不喜歡我不是因為我的態度!」齊悅也不由拔高聲音。

「你這什麼態度!」常雲成也拔高聲音,豎眉喝道,「你這種態度誰會喜歡你!」

齊悅吐了口氣。

「不喜歡我,沒關係啊,我沒求你們喜歡我。」她說道,甩手抓起收拾好的圖紙走出去。

常雲成一把抓住她的書將她拉回來。

「所以其實你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他咬牙問道。

「我有在乎的,也有不在乎的。」齊悅看著他說道,「常雲成,我不想和你吵,我們心平氣和好好的來說一說…」

常雲成一把甩開她,大步走了出去。

門帘重重的掀開又垂下,發出一聲悶響。

齊悅嘆口氣。

常雲成的生氣對她來說沒什麼影響,正如她自己所說,這裡的人喜不喜歡她,對她來說有什麼什麼干係呢?

來到千金堂,齊悅便問今晚去義莊能不能早一些。

劉普成一臉驚訝。

「今晚去不了。」他說道。

齊悅也驚訝。

「為什麼?」她問道。

「那個,找一個..屍體不是很容易的..」劉普成壓低聲音說道。

「那裡那麼多屍體呢,不是讓隨便用的啊?」齊悅問道。

劉普成哭笑不得,怎麼聽這意思,這姑娘以前屍體都是隨便用的?不過也許正因為如此,才能練出那樣嫻熟的手藝吧。

是什麼人能隨便的用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