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四章商議

第一百五十四章商議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7 22:52  字數:4083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吃過飯,齊悅拉著燕兒過來這邊做進一步的檢查。

阿如習慣性的拿起紙筆在一旁記錄,阿好和鵲枝也過來了認真的聽。

被這麼多人圍觀對於常春蘭母女也不是第一次,只是跟以前不同,這些圍觀女兒的人神情是那樣的專註,沒有絲毫的好奇厭惡以及惡意的興奮。

「….這種病呢,幾個月大的時候是最佳的手術時機,因為一次手術是做不好的,必須隨著年齡要做兩三次修補。」齊悅摘下手套,將燕兒攬在懷裡安撫,一面對阿如等人說道。

「那少夫人,需要什麼?現在可以做嗎?」阿如問道。

齊悅略一沉默。

常春蘭的心立刻提到嗓子眼,緊張的看著齊悅。

「能是能,只是還有問題,比如麻醉啊抗感染啊還有助手。」齊悅說道。

阿如有些慚愧,想起那兩次手術基本上都是齊悅一個人忙,她還是克服不了見血見內髒的恐懼。

齊悅說著站起身來。

「走吧,咱們去千金堂,我和劉大夫好好商議一下。」她笑道。

她們出門的時候,遇到風塵僕僕歸來的管家。

「少夫人,小的從劉家回來了。」他恭敬的沖齊悅施禮。

「哦,怎麼說?」齊悅停下腳帶著幾分興趣問道。

管家扶了扶沾滿晨霜的帽子,帶著幾分得意。

「還能怎麼說,當著我的面,劉老太爺狠狠的責罰了那幾個婦人。」他笑道。

這輩子還是頭一次在別人家他能挺直腰桿說話,那感覺真爽啊。

「我把侯爺的話問了劉老太爺,劉老太爺當時就變了臉色。」管家接著說道,「他竟然說,既然侯爺覺得大小姐在他們受到苛待,那就讓大小姐在咱們家住著吧。」

果然,齊悅哼了聲。

「那就住著唄,誰怕誰啊。」她說道。

管家嘿嘿笑。

「我也是這麼說的。」他帶著幾分得意說道。

「先這麼扔著,等治好燕兒,再跟著老傢伙算賬。」齊悅說道,一面沖管家擺擺手,「去吧,幸苦你了,去給侯爺回話吧。」

管家歡快的應聲不辛苦,高高興興的走了。

且不理會家裡的這些事,齊悅來到千金堂,和劉普成說了兔唇的事。

「諸病源候論里說過人生下來唇缺,好象兔子的嘴唇,所以叫兔缺。」劉普成說道,「是因為吃了兔子肉的緣故。」

齊悅哈哈笑了。

「不是,跟兔子沒關係。」她笑道,「這是一種病,基因突變的引起的病。」

「基因?」劉普成不解的問道。

基因這個東西可是不好解釋的,齊悅搓搓手笑。

「引起的原因很多,比如藥物比如環境,但是不管哪個原因,肯定是跟兔子無關的。」她說道。

劉普成點點頭,鬆了口氣。

「那也就是說孕婦還是可以吃兔子肉的?」他問道。

齊悅點點頭。

「至於修補,晉書中倒也有記載,割肉補之,百日食粥不語不笑,但是親眼見過的卻不多。」劉普成接著說道,面色難掩興奮,「少夫人,你可以做?」

「當然可以,這不是什麼難的手術。」齊悅點頭笑道,「只是這孩子耽誤的時間太久了,而且葯..」

她說到這裡,見劉普成露出笑,便也笑了。

「好,沒問題,我打算做這個手術。」齊悅笑道。

對這種手術,劉普成自然很感興趣,連忙問她需要準備什麼。

「燕兒的唇裂是單側完全裂,雖然未至鼻底,但上唇開裂,手術時間長,創口大,出血也會多,這孩子的身體發育不良,對於術後感染我有些沒底。」齊悅皺眉說道。

「那些沒問題,上次那個獵戶清創用的消毒消炎湯藥,我這些日子又研配了一下,大黃、黃芩、黃柏、梔子、銀花配置的用在清創消毒效果最好。」劉普成說道。

齊悅鬆了口氣,對於劉普成的葯她是百分百的放心。

「那麼就剩下一個問題很要緊。」齊悅說道。

「齊娘子你說。」劉普成說道。

「麻醉問題。」齊悅說道,自己拿出一張紙寫下來,「燕兒六歲,小孩子麻醉與大人麻醉不一樣。」

劉普成捻須,對於這個說法很是不解。

「麻醉還分大人小孩?」他問道。

「我不知道中藥分不分,但是西藥..哦就是我師傅用的那些葯,有很大的限制。」齊悅說道,一面簡單的和他講了兒童麻醉的問題。

劉普成聽的似懂非懂,但他點點頭。

「好,我會再研究一下這個。」他說道。

「那就有勞老師了。」齊悅說道。

劉普成點點頭。

「哦,對了,這手術要求很精細,每一步都關係後手術後的整形效果,所以拉鉤縫線等等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完成的。」齊悅說道,一面有些遺憾的搓搓手,「更何況,我以前沒做過這種手術…」

沒做過?

劉普成沉吟一刻。

「雖然沒做過,但是齊娘子你會做是不是?」他問道。

齊悅笑了。

「對,我會。」她點點頭很有信心的說道。

劉普成便也笑了。

「那這個也就不是問題了,我可以做助手。」劉普成說道。

齊悅點點頭。

「好。」她笑道,「又辛苦老師了。」

「什麼話,多少人想要親自看還沒機會呢。」劉普成搖頭笑道,「這是我的福氣啊。」

說到這個齊悅眼睛一亮。

「說起來這是一次很好的臨床學習機會,到時候讓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