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三章禮物

第一百五十三章禮物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7 22:52  字數:2905

錦盒裡包裹著三個小葫蘆,上面雕刻人物山水,栩栩如生。

「哇哦真厲害,這雕工絕了。」齊悅小心的拿一個翻看,心裡狂喊的是值錢啊。

她曾經見過導師收藏的一個葫蘆,據說是清朝甘肅刻葫蘆,可值錢了,那麼現在她手裡拿的這個可是比清朝要古舊多得多的。

看著齊悅毫不掩飾誇張的驚訝歡喜,常雲成忍不住帶著幾分得意。

「那是,這可是清河王的寶貝,我好容易才要來的…」他說道。

齊悅愣了下。

「你,是特意去要的?」她疑惑問道。

「什麼啊。」常雲成立刻否認,帶著幾分不自在,「我哪有那閑工夫,人家硬要送的,我不愛這個,花里胡哨的有什麼好的,過年隨手給小孩子們玩吧。」

「別呀,你懂什麼呀。」齊悅忙小心的將葫蘆放好,「這可值錢了。」

我當然知道,要不然耗了一天那清河王才肯給這個三個,常雲成微微吐了口氣,算你識貨。

「哎,對了,胡三那天給我的那幾個葫蘆呢?」齊悅想到什麼忙扭頭去找,「怎麼記不起來放哪裡了?」

常雲成一口氣又憋了回去。

「沒看到。」他說道,低頭又舀了一碗羹。

決定待會兒洗澡時將那幾個塞在浴桶下的葫蘆趁黑扔外邊的灶膛里徹底燒掉。

「哎,我和你說,今天可熱鬧了。」齊悅將葫蘆收好,坐下來帶著幾分興奮說道。

「什麼?」常雲成問道,看著這女人眉飛色舞的面容,只覺得渾身暖和。

「你知道唄,你的大姐在婆家過的簡直不是人的日子,我從千金堂回來,看到了簡直氣炸了…」齊悅盤腿坐好。連說帶比劃的。

「真是太過分了!」常雲成聽完了一拍桌子,「明日就去砸了劉家!還用管家去問!問什麼問!」

「那可不行,我們做事要有理有據,就是砸也得是對方的錯。」齊悅笑道,看常雲成吃的香,忍不住伸手。「給我一碗。」

常雲成瞪了這女人一眼,使喚起自己來這麼隨意,連給自己倒杯茶都不肯!這女人太沒規矩了!

他盛了一碗遞給齊悅。

「太甜了,你少吃點。」他說道。

齊悅笑著接過說了聲謝謝。

「以後晚了就別回來了」她一面說道。

常雲成拉下臉。

「…趕夜路不好,晚上又冷。你要是吃了酒被風刺了頭疼。」齊悅接著說道。

常雲成又瞬時換成笑臉。

「我又不是嬌娘娘。」他哼聲說道,一面帶著幾分炫耀拍自己的胸膛,「你瞧。結實的很…」

齊悅抬頭看了他一眼,笑著呸了聲。

燈光下這一笑一瞥格外誘人,里里外外都暖和的常雲成別的心思便忍不住了。

「你看看啊。」他乾脆解開衣裳再次說道。

齊悅抬頭看見這男人竟然真的寬衣展露胸膛,嘴裡含著一口湯羹噴了出來。

「你這個臟女人!」常雲成抖著解開的衣裳,氣急敗壞的喊道。

齊悅放下湯碗笑著連連抱歉,一面起身推他。

「快去洗洗,快去洗洗。」她說道。

常雲成也只能憤憤的去洗澡了,等他洗完澡。摸出胡三那日送的葫蘆,打開窗戶,後院里守著灶火裹著棉襖正打瞌睡的小丫頭嚇了一跳。

「把這個燒了。」常雲成低聲說道。

小丫頭不敢多問忙接過塞進灶膛。一陣噼里啪啦聲,常雲成滿意的插上窗戶。

常雲成出來時看見齊悅那邊已經熄燈了,不由一陣焦躁。再看自己這邊,雖然燒了爐子,但怎麼都覺得冷冰冰的,在屋子裡站了站,一咬牙大步向那邊走了去。

齊悅已經閉起眼準備睡了,聽到腳步聲又睜開眼。

「怎麼了?」她剛開口問道,男人就掀起了被子,人就上來了…

「你又想幹什麼!」齊悅嚇得一個愣神,大晚上的跟一個男人貼的這麼近,嚇得她慌忙扯被子往裡躲去,一面抬腳就踹,「下去下去」

常雲成抓住亂踢的小腳,齊悅睡覺不愛穿襪子,又軟又滑的小腳丫一隻手就攥住了。

略有些粗糙的手,與這從不見天日包裹養的柔嫩腳,兩種不同的肌膚相碰,兩個人不由都哆嗦一下。

常雲成的呼吸頓時炙熱起來,手上不自覺的用力,幾乎要將這小腳揉爛在手裡。

「月娘,你現在想不想」他啞著嗓子低聲說道。

黑夜裡這聲音太刺激人了,齊悅的腳太敏感了,這驟然的揉捏讓她要尖叫,卻控制不住的身子發軟。

男人將手一帶,女人的腿腳便被甩在腰間,瞬時就壓了上去。

沉重結實的軀體壓過來,薄薄的裡衣透出肌膚的炙熱。

齊悅被這陡然的一壓發出一聲悶哼,差點窒息,也清醒過來。

「常雲成,我不想,你快滾出去。」她尖聲喊道,伸手死死的揪住男人兩側的腰肋。

這是人身上最薄弱的地方之一,常雲成架不住,收勢躲避,齊悅也趁機從身下翻出來。

「你這臭女人,能不能別鬧了。」常雲成氣道。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說過話都吃了嗎?」齊悅扯過被子抱在身前,低聲吼道。

常雲成一陣氣悶。

「你不想嗎?」他亦是低聲吼道。

「你哪隻眼看到我想了!」齊悅有些抓狂。

「那你又是等我又是笑的…」常雲成氣道。

「你就這麼見不到別人對你好嗎?」齊悅裹著被子又踹了他一腳,急道,「哪個女人對你笑一笑你就要和人家上床嗎?」

「你胡攪蠻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