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二章底氣

第一百五十二章底氣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6 15:33  字數:2968

屋子裡齊悅的聲音還在繼續。

「什麼出嫁從夫,什麼狗屁規矩,這是打人,這是受氣,這是羞辱,打的是大姐,羞的是咱們,還上趕著去求他們?啊呸,自己人都不把自己人當人看,這不是明擺這作踐自己嗎?休妻?我看他們敢休妻,說不出個一二三來,我砸了他們劉家!」

屋子裡謝氏和定西候都聽傻了,獃獃看著眼前這個女人。

她在說什麼?

砸了劉家?

奇怪的是,定西候突然覺得有些激動,砸這個粗俗的詞,怎麼聽起來挺挺帶感的?

「好大的底氣!」謝氏冷笑,看著齊悅,坐直身子,「你說得好痛快啊,可是這日子不是說著過的,你是不知道你大姐為什麼在劉家如此地位吧?」

齊悅的確不知道,怎麼堂堂一個公侯家的女兒,就算是庶女吧,那也是名門大小姐啊,趕不上公主下嫁,也不至於連一個僕婦都能隨意推搡吧?

「因為她不詳。」謝氏淡淡笑道。

看著眼前這女人終於露出驚愕神情。

不詳,這一點足以將一個人打入深淵永不翻身,哪怕你再高貴的出身血統,都抵不過這一句天譴。

你以為有定西候府這個靠山就可以隨心所欲橫行霸道了嗎?

臉掉在地上,看你怎麼撿起來!

謝氏冷冷笑著。

以為什麼嚇死人的秘密呢!

什麼狗屁啊!

「他們說不祥就不詳啊?他們是老天爺啊?」齊悅嗤笑道。

謝氏亦是嗤笑一聲。

「他們倒沒說,還真是老天爺說的。」她笑道,「你那大姐生了個兔崽子」

齊悅沒忍住噗的一聲笑了。

「你笑什麼笑!」謝氏被她笑的有些焦躁,不知怎麼的,原本篤定的心突然有些不安起來…

「月娘,你是沒看到,說起來真是丟人,我也沒臉見劉家的人。」定西候嘆氣插話說道。他的臉上是真切的懊惱與喪氣。

首先沒想到會生出那麼一個姿色平平的女兒,這對於自詡風雅的定西候來說太打臉了,一件失敗的作品,時時刻刻的提醒他的失敗。

沒想到這還不算完,這個失敗的作品竟然還給他帶來一個更大的噩夢。

「她生個了兔缺兒!」定西候帶著滿滿的厭惡惱恨以及悲傷說道。

二小姐和三小姐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大小姐,知道了這個。那個女人便不會再管了吧

還能怎麼管啊…

卻見大小姐面上絲毫不見絕望凄然,反而是平靜。

已經接受現實了的平靜吧。

二小姐嘆口氣,心裡有些複雜,想要看著女人說大話自打了臉好證明她其實就是嘩眾取寵腦子一時發熱才做出的這事,但同時又不想看到這個結果。物傷其類,她雖然篤定自己不會想大姐這麼壞命,但如果知道身後有這麼一個肯時時刻刻相護自己的家人。那一定是很安心的吧。

「侯爺。」齊悅笑了,「我當什麼大事呢,就這個啊。」

這還不叫大事嗎?定西候和謝氏都看著她。

自己那麼引以為恥的事,她竟然笑成這樣,定西候面上隱隱几分惱羞。

謝氏自然看到了,帶著幾分得意的冷笑,剛要張口說話,齊悅接著說話了。

「這不是什麼天譴。不詳,這是病。」她笑道,「很簡單的病而已。」

病…

定西候怔住了。要說話的謝氏也愣住了。

「可是天生的下來」定西候忍不住說道。

「這個呢就是先天的,病因呢雖然沒有確切的認證,但大多數可以確認為多基因遺傳性疾病。說到這個,咱們家沒有這樣的孩子吧?」齊悅說道。

「當然沒有。」定西候沒聽明白前邊的話,但聽到後邊這一句問話,立刻斬釘截鐵的答道。

「那就更對了,這種病多數是遺傳的,既然咱們家沒有,他們劉家說不定以前有過這個樣的孩子,這個更沒理由說是大姐不詳了。」齊悅笑道。

定西候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神情激動。

「月娘,你說的是真的?」他顫聲問道。

齊悅點點頭。

「這個孩子我看過了。」她又說道。

讓屋裡屋外的人都再次大吃一驚。

二小姐看向大小姐,怪不得她如此的平靜,原來…

「其實不算嚴重,是單側一度唇裂,未至鼻底…」齊悅接著說道,同時搖頭,「真是可惜…」

聽她說聲可惜,所有人又都提起心來,當然,所有人不同。

謝氏放在膝上的手死死的攥起來。

可惜不能救治了吧…

「…這要是擱在幾個月大時就動手術,現在完全就跟沒事人一樣了….」齊悅說道,「耽擱太久了」

「那就是還是不能治是吧?」謝氏忍不住問出聲。

齊悅看著她,笑容散開。

「很抱歉。」她說道,看著謝氏臉上抑制不住的驚喜,咧嘴一笑,「我能治好。」

謝氏臉上的驚喜頓時僵住,然後如同被砸碎的石塊一般落下來。

這個賤婢!這個賤婢!她竟然敢故意消遣自己!

「你這孩子,能治好,說什麼抱歉啊。」定西候抹了把臉上的汗,嗔怪道,「嚇死我了。」

大小姐此時再也忍不住了,也不顧父親不喜,闖進屋子裡來,沖齊悅就跪下了。

「少夫人,求求你救救燕兒,我願意給你做牛做馬結草銜環…」她哭著叩頭說道。

齊悅忙伸手拉她起來。

「大姐,快別這樣,一家人,就是你不說我也是要給她治療的。」她說道。

「謝謝,謝謝。」常春蘭看著她。緊緊抓